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脚伤

    窗外。

   “今儿晚上来的这可是有钱的主儿,看起来也不好惹,你们药下的重不重,里面的娘们可是咱哥几个今晚的美餐了”。

  卉香昏沉的大脑忽然听到这几句话瞬间清醒了许多,为了让自己别那么快失去意识,卉香用头上的簪子用力的扎住大腿,眼睛闭着装睡。

  此时的卉香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平儿和赵子靖的安危。

  几个歹徒进房把卉香的包袱翻了一遍,把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其中一个歹徒走到卉香床边,伸手摸了摸卉香的脸。俯身准备扯卉香的衣服。

  “老四,别那么猴急,我们先把那两个老的和一个小的解决掉在来分这块美食”。

  “哼,,,,,,”老四极不情愿的出门去了。

  卉香看着他们离去后,便悄悄的跟随其后,想去救平儿和赵子靖。

  四名歹徒进入赵子靖的房间后,搜刮了一堆宝贝,高兴的到厢房去分脏,并没有急于灭口。

  卉香看着他们进入厢房后,便来到厨房后侧的柴堆边,把柴点燃,瞬间火势蔓延,浓烟肆起。

  四名歹徒闻到了烟味,迅速跑出来救火,这个客栈可是他们打劫最好的掩护,一定要保住它。

  卉香拖着被扎伤的腿来到赵子靖的房间。把茶壶的水全倒在赵子靖的脸上。

  “你在搞什么鬼”赵子靖醒来后看着卉香拿着茶壶,而自己满脸是水。

  “我们被人下药了,这是个黑店,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赵子靖把车夫也弄醒后抱着平儿和卉香离开了此店。

  火势甚大,四名歹徒很有可能在救火过程中丧命。

  上了马车之后,卉香便放松警惕昏睡过去,加上药力,卉香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醒来之后卉香发现自己躺在客栈的床上。便起身着衣穿鞋去找赵子靖。

  刚打开门,就看着端着鸡汤的赵子靖站在门外。

  “你醒了,脚脖的伤和大腿上的刺伤,感觉好点了没”。

  卉香低头看看了脚脖贴的有药膏,大腿也上了药。回到:“好多了”。

  “这是我刚刚才炖的鸡汤,你趁热喝点吧”。

  “谢谢”。

  “鸡汤先搁这儿,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养伤,等伤好了我们在出发”。

  卉香看着桌上的鸡汤,想着这是赵子靖亲手熬的,眼眶中泪水泛滥。

  在客栈休息了七天后,卉香的伤这才都痊愈了。

  临走前,卉午听到客栈摘菜的厨娘说到。“那姑娘真是好命,生病了,他夫君还亲自己为他煲鸡汤,熬中药,可真是羡慕”。“是啊,我家那个老鬼连碗水都没有给我端过,哎,命该如此啊”。

  当卉香听到“夫君”这个词的时候,脸唰的一下红了。

  想到每天喝的鸡汤和中药都是赵子靖亲手熬的,心口像是被蜂蜜泡过的一样,甜甜的。

  虽然卉香表面上显得对赵子靖不在乎,可是在内心里还是对他有感觉的。

  又经过两天奔波,卉香终于来到黄山了。

  看着眼前巍峨的黄山,卉香暗叹到:还是纯天然的山蓬勃气派,在现代的时候虽然来过黄山,但是和眼前的这座山还是有些许不一样。现代的黄山或多或少还有有人工的修造。

  赵子靖一手牵着平儿的手一手拉着卉香的手,三人就这样一步一个阶梯的向上攀登。

  当三人气喘吁吁的来到山顶之后,都被山顶的风景所震撼住。感觉就像置身于天空中一样,山的周围都是浮云。

  山顶有几间小草屋。看来这是为了游客休憩用的。

  小草屋后方有一片天然的温泉。很小,只能容纳五个人的小温泉池。

  三人在小草屋中安放好了行囊便在山顶中游走,观赏着这天工造物的绝景。由于带来的干粮不是很充足。赵子靖则带着平儿去山中狩猎。

  傍晚的时候,赵子靖提了一只野兔和一只小山鸡回来了。

  堆好火堆,赵子靖和卉香平儿都围在篝火面前,平儿看着赵子靖手里快烤好的山鸡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赵子靖把山鸡的鸡腿扯下,一只给了平儿一只给了卉香。三人在黄山的山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凌晨,卉香转醒,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着屋后面的温泉,便拿着换洗衣服来温泉边,准备泡个澡,来回奔波了十几天,也就只在途中沐浴过一次。

  解开衣服后,卉香趁着月色,缓缓的踏入池中。享受着温泉带来的暖意。

  卉香在温泉中肆意的游着,想着赵子靖和平儿应该都睡着了,更是未着衣衫站在池边慢慢的起舞,殊不知这一切都落在了赵子靖的眼里。随着卉香的舞动,更加深了他眼底的欲丨望。随手摘下一片树叶,在嘴边吹起了悠扬的音乐,缓缓的向卉香走去。

  卉香听闻声音看向赵子靖,面露害羞和惊慌,迅速拾起衣服遮住裸丨露的身体。

  赵子靖抚摸着卉香的脸,道:“别遮,这样很美,你的舞姿摄人心魄,把我的魂都给勾走了。”抬起卉香的脸便吻了下去。

  赵子靖搂着卉香躺在她丢在温泉边的衣服上,膜拜的吻着她的全身,手也没闲着,来回的在卉香身上抚摸着,像是洒下魔咒般,卉香产生阵阵的晕眩。

  卉香克制着咬住自己的下唇,避免让呻丨吟声流露出来,在嘴唇上咬上齿印。

  “乖,别咬住唇,我喜欢听你的声音,叫出来。”

  赵子靖趁着卉香意乱情迷的时候,用迷惑的声音问道:“卉香,你喜欢我么。”

  当听到卉香口中溢出“喜欢”二字。赵子靖心满意足的更加快了节奏。

  赵子靖整整要了卉香一夜,天微亮的时候,赵子靖抱着卉香踏入温泉内净身。

  初秋的季节,白天虽然还有些热闷,但是晚上还是有丝丝的凉意。

  一夜放纵的结果是卉香感冒了。

  两人的关系随着温泉池边的一夜缠绵升温了,赵子靖更起了要娶他的念头。

  赵子靖带着卉香和平儿下山去给卉香治疗。

  下山的途中,卉香停留了几次,感觉胃里不舒服。吐了好几次。

  来到医馆后,大夫为卉香把完脉之后道:“恭喜恭喜,尊夫人有喜了,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但是体内寒气太重,加上这次又是感冒,要小心调养才是,要不然这个孩子可能保不住”。

  听了前半部,赵子靖面露喜色,整句听完,却是一脸凝重,他当然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

  知道有卉香有身孕了之后,赵子靖便吩咐车夫赶回府内。

  在回去的途中对卉香更是照顾有加。生怕她出了一点闪失,这可是他生命中的第二个孩子。一定要好好保往。这可是他生命中的第二个孩子。一定要好好保往。更是加强了要娶卉香的打算。

  回府后,赵子靖便吩咐管家张罗婚事。府内一片喜庆,张灯结彩。

  卉香从最初的错愕到慢慢的接受。

  成亲当天,赵子靖宴请了城内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让卉香这个小丫鬟也着实风光了一把。

  当众宾客目睹了卉香之后,都在窃窃私语…….“这个女人怎么和她的前任福晋长的差不多啊。”“是啊,不会是那个女人的妹妹吧。”“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这赵王爷怎么又娶一个晦气的女人上门啊。”各类言语刺激着卉香的耳膜。

  她并没有在意,她能感觉到自己是个替代品。但是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她只是穿越到古代一名小小的女子,能在前世遇到自己今生的丈夫与儿子,已经感到莫大的幸运,也不知道会在哪一会回到现代,对自己的未来还是个未知。

第六章 脚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