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吃海鲜

    “刘涵,拜托你别这样好不?我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从KTV包厢出来后,刘涵便用暧昧眼神扫射我。

  若不是被闵东浩禁锢在怀里,我真想拉着她到没人地方,好好教训她一顿,谁让她的眼神使我浑身冒火,讨厌的谷伟也莫名其妙,目光在我和闵东浩之间回旋,搞得我仿佛是从动物园来的。

  “别理他们,小丫头饿了么?我们去吃海鲜。”

  经闵东浩提醒,我才记起早就空空的肚子,我傻呵呵地对他点点头,“嗯”。

  “以后在别人面前不许笑那么甜?”皱眉,闵东浩霸道地宣布。

  “凭什么?”我笑不笑管他什么事?这人太可恶了,在KTV就不准我笑。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你你——,霸道。”一时想不到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他了。

  “嗯哼。”他什么态度。

  气急推开他暴走。

  某海鲜餐厅洗手间内,两个女孩子交头接耳。

  “晓云,你不是说要上洗手间吗?干嘛还拉着我不放。”

  “嘘——,小声点,也不知道这儿的隔音好不好,不要被人听到了。”

  “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刘涵,我问你,那个耿哥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疑问困惑了我一路,几次想问闵东浩,结果话还没出口,那家伙总是有办法转移我的注意力。

  “原来你是想知道他啊!嘻嘻……。”要不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呢?刘涵骨碌着大眼兴趣盎然,比我还要谨慎几倍的看了看周围,拉着我躲到洗手间最后一格内。

  “说说看。”

  “哦,我想想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嗯——,他是本市某位政协独子,从小就玩转社会,混的风生水起,据说,他老爸本想让他从政,可惜他不是那块料,既不好好读书也想找份正当行业,只会跟着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家里人实在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任他在外逍遥了,……”

  “原来如此,你还是简单点吧!说说重点,你们怎么会和他认识?”这才是我关心的重点,对于耿哥成长歪曲生活史我不感兴趣。

  舔舔嘴唇,刘涵摇摇头,“我也不清楚。”

  “啊!”

  “你别啊呀,具体事宜表哥最清楚,你可以问他。”

  朝她翻了记白眼,这孩子比我还天真,闵东浩要是肯回答我,我还有必要在这里听你瞎唠叨么?算了,问点实际的吧!

  “知道谷伟给耿哥那个信封里装的是什么吗?”伏在墙壁上听听外面没有人走动,我转头声音压得极低问道。

  “你不提我差点忘记了,等下出去我一定要找谷伟那个王八蛋算账,他钓了我足足两个小时的胃口,竟然只字不提,气死我了。”刘涵握着拳头像是在宣誓,发狠模样真有大姐大的范儿。

  这样的她自知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耷拉着耳朵在刘涵骂骂咧咧声伴随中回到餐厅。

  “掉厕所去了,这么长时间?”谷伟咧着嘴笑呵呵问道。

  “你才掉进去了呢?讨厌。”我嘟哝嘴,回了句。

  “吆喝,谭晓云我哪儿惹到你了,竟然骂我讨厌。”

  横了他眼,坐到闵东浩旁边位子,端过桌上柠檬水喝了口,“谁叫你用词不当。”

  “就是,我要是晓云,讨厌一词才不会用在你身上,那样会侮辱了它。”嘴可真够毒的,刘涵式骂人法绝对不容小视。

  “唉……”被刘涵的话激到,谷伟长长叹口气,挑眉直视闵东浩,“浩,我真怀疑涵涵不是你亲妹。”

  “谁知道呢?也许是大马路上捡的吧!”俊帅少年状是扶额思考。

  谷伟摆出一幅了然表情道,“怪不得性格跟你差那么多?一静一动,相差十万八千里。”

  “哥,你说什么呢?连你也怀疑我?”瞪大眼睛怒视闵东浩酷酷俊颜。

  太可气了,刘涵拍着起伏不定的胸部,她知道表哥打小不待见她,每次看见她都会冷冷冰冰丢句,“我不跟小屁孩玩。”然后消失无踪,次数多了以后,以为表哥不疼她,可是每当有小朋友欺负自己时,表哥总是适时挡在她面前,酷酷帅帅的面庞夹杂严厉,眼神犀利说道,“她是我妹妹,谁要是欺负了她,我会让他双倍奉还。”慢慢长大后,明白了很多事才释然。

  “喂,涵涵你干嘛拧我耳朵,痛啦!”

  “叫你以后说话不过脑子,我要把你耳朵拧下来做个见证。”

  “有人看着,快住手啦!”

  两人小打小闹见识多了,做为看客还是先填饱肚子重要,餐厅工作人员将食物陆续摆好,我早已饥肠辘辘,举着筷子犹豫该先吃哪一样好,看起来每一样都很好吃。

  “能不能不要摆出一副饿死鬼投胎样,会影响食欲的。”闵东浩在说这句话时,我筷子正好落在一盘看起来色泽鲜美令人食物大开的蟹肉上面,记得这盘菜好像叫蟹肉粟米奠。

  “唔——,若是看不惯,你可以不吃呀!”嘴里包的菜太多,说起话来不清晰。

  “怕你一个人吃太多,撑着,只能勉为其难帮忙解决些了,不用太感激我。”他坏坏地挑起眉梢,习惯了他高高在上霸气十足的王者模样,难得看到另类表情不免有些愣神,于是夹着食物的手停留在半途中被“打劫”。

  

吃海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