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共犯(1)

    “少奶奶,有人找你。”李嫂的轻轻敲着房门说道。

  “是谁知道吗?”许诺做了个轻声的动作,小声问道,瀚瀚才刚睡着,可不能吵醒了。

  “是您娘家的人。”李嫂意会的压低声音。

  “我这就下去。”把怀里的孩子放到摇篮上,仔细的盖好被子。

  看着坐在沙发上明显憔悴很多的陈澄,许诺叹口气,对于她的到来,她并不意外,毕竟陈澄对徐子杰用情至深。

  “小诺。”一见她从楼上下来,陈澄就站起来,有些急切的说道:“我知道我来找你,可能不合适,但是你能不能原谅子杰,他已经得到教训了。”

  “你先坐下吧。”这样低声下气的陈澄她是头一回见到,没有了盛气凛人,没有了咄咄逼人,却反倒让她的心里泛起酸涩:“李嫂,倒杯茶过来。”

  “不用麻烦了,小诺只要你答应我,我马上回去,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她根本就是如坐针毡,一想到徐子杰在牢里还不知道要被判几年,心里就像针扎一样痛苦,她知道自己原来对许诺很差劲,但是毕竟徐子杰的心里一直只有她啊。

  “小澄,上次我误会了你,我先要向你道歉,我知道这一切你都是被蒙在鼓里。”是自己太不成熟了,没有确切的证据就跑去舅舅家质问一通,恐怕舅舅也很伤心,应该找个时间好好向舅舅道个歉。

  “你恨我没关系,但是你能不能放过子杰,让他少判几年也好。”只要子杰能少受几年苦,她愿意承受这世上的所有痛苦。

  “不是我不放过他,而是我不能原谅他,上庭的时候,我会如实的说,他要承担他犯下的错误,这是他要还的债。我可以不计较他对我做的一切,但是他害了两天人命,拆散了一个本来应该幸福的家庭,你让我怎么能够昧着良心给假口供?”每次看着瀚瀚可爱的小脸,她就会想到死去的大刘和文秀,他们是怎么死的,她都历历在目,为了她这个陌生人他们都可以付出所有,她更不能让他们枉死。

  “我知道他是犯了很大的错误,但是这一切难道你能说你没有责任吗?他会变成这样难道你不是最大的原因?”

  对于她声声的指控,句句字字都想针刺进她的胸口。

  “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我难辞其咎,我的惩罚就是我接下来的人生都会受内心的煎熬,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说出事实,让犯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她明白让陈澄接受徐子杰要坐牢这件事是有点困难,也知道她对于子杰是怎样的心情,但是既然是他犯得错就要付出代价。

  “你口口声声说这是他应得的惩罚,但是你怎么没有想过他的痛苦?我清楚的知道,就算是你已经嫁作人妇,他心里想得还是你。”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在自己的心里捅刀,她心里一直明白就是不想承认,她可以忍受他想着别人,只要她能天天见到他,陪在他身边。

  看着陈澄眼中闪动的泪光,许诺无奈的轻叹:“你这又是何苦,其实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主谋并不是只有子杰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到现在都不肯把另一个人说出来,你应该去劝劝他。”她不知道为什么徐子杰没有把王玲供出来,他宁可承担所有罪名也没有说出王玲的原因她想不出来,但是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她所不了解的事存在。

第七十九章 共犯(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