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归来

  “萧腾,你这次回来得刚好,擒拿恐怖分子这个案件,可能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已经到处搜索他们的踪迹,却一无所获,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匿藏地点,经过四个月前的事,他们做事好像更慎重更小心,而且在四个月前抓获到的那一群犯罪分子,无论怎么审问,他们始终不肯透漏一点信息。现在我们就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只能到处打探。”谢胤慎实在头疼得厉害,自己要忙谢氏的事已经很吃力了,现在还要捕捉恐怖分子,剿灭恐怖组织,那还不打紧,可现在什么头绪都没有,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张萧腾轻挑了眉,一脸悠闲地说道:“他们都不肯透漏信息?嗯?那你们为什么不逼供,对于他们是不必留情的。”丛尹叶张大了樱唇,谢胤慎更是一脸地震惊。这是从张萧腾口中说出的话吗?“可是……若对他们动刑,只怕他们更不愿开口。”丛尹叶看着张萧腾,他的脸顿时冷了起来,半眯着漂亮的桃花眼,缓缓开口:“他们对冥布朗那么死心眼,还不是因为冥布朗尚在人世,怕冥布朗要他们性命,如果……冥布朗死了的话,一切就好办了。”萧腾阴深深地语气让在座的两人一阵寒颤,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吞了吞口水。“可是……冥布朗的匿藏地点我们都还不知道,怎么杀他啊?而且要杀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时,萧腾却笑出了声,轻快地扬扬手:“不一定要杀冥布朗,他们出不去,又预料不到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我们说冥布朗已经死了,他们就会卸下一直拷着他们的枷锁,毫无顾忌地告诉我们。”尹叶和胤慎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禁拍手叫好,这也是个极好的办法,怎么之前没想到呢。尹叶和胤慎便照着萧腾的办法去做了。

三天后,张萧腾、丛尹叶、谢胤慎带着一大批人包围了仍然用器械制作而成的基地。丛尹叶正想带人冲进去,却被张萧腾阻止了,“不要轻举妄动,我们现在处于优势,我会有办法逼他们乖乖出来的。”说完便扬了扬手指,示意后面的人将武器拿出来。这武器不是别的,而是经过研制的超强炮机。丛尹叶瞪大了双眼,不禁赞叹起张萧腾的聪明,果然,他和梓寒是天生的一对,总能在最主要关头发挥才智和勇气。

基地里面,冥布朗研制毒药,一个小弟莽莽撞撞地冲了进来,又急又喘地说道:“主、主人,外面被、被包围了,他们要炸了我、我们的基地。”冥布朗手中的实验杯随之摔落,怒不可遏地揪起小弟的衣领恶狠狠地吼道:“你说什么?要炸了我们的基地?该死,他们在哪里?我去会会他们。”小弟被吼得耳鸣,却也不敢有半点怠慢,急忙带路往外走。而他们没注意到背后的人影,便是饱受苦刑的来靳,他满脸狰狞,恶毒地瞪着冥布朗这个残忍暴虐的人,他朝他吐了一口水。之前的俊逸神色不复在。“你这个老不死的,我咒你下十八层地狱去。”他也不忘偷听冥布朗刚刚和小弟的对话,深知此地不宜久留,便偷偷开启了暗门偷溜而去。

冥布朗走出了基地便看到远处密密麻麻的人。好几十台炮机的炮头都指向他,他暗暗低咒。张萧腾在远处拿着扬声器对他说道:“冥布朗,你最好乖乖投降,不然要几十台炮机都打向你,你死得也十分难看。还是跟我们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不然……只要你动一根手指头,我手上这支枪,就会无情地打向你,同时,几十台炮机也会打向你的基地,让他们都随你下地狱去吧!”张萧腾无情地说着,好像那场面已经在眼前发生了般,冥布朗气得全身发抖,但却什么都不能做。他气得浑身发抖,面部抽筋。“好小子,你这招够狠够绝!”张萧腾冷笑了一声,将随身带着的新型麻醉剂安在枪里面,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射向冥布朗,冥布朗随即倒下。

张萧腾对李警官使了个眼色,李警官随即领会,接近冥布朗,正欲拿出手铐铐住冥布朗的双手时,却被丛尹叶喝住了:“等一下!李警官,我希望我能亲手铐住他,我曾发过誓,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亲手送我父亲冥布朗·富克斯……进监狱!”丛尹叶的一字一句都深深地撼动着所有人,她是伟大的,她不会为父亲求情,更不会济私,何等深明大义,敢于大义灭亲的女子。李警官毫不犹豫地将手铐拿给丛尹叶,丛尹叶双手颤颤地紧紧握住冰冷的手铐。然后亲手给自己的父亲戴上了手铐。这时她却笑了,看哪!妈妈——爷爷——奶奶——还有众多无辜被害死的人,冥布朗·富克斯他终于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了,我终于做到了,我不负众望啊,妈妈……

“我做到了,我终于做到了。妈妈——爷爷奶奶——我……我真的亲手将父亲送进监狱了,哈哈哈……”众人一声不吭地静静看着丛尹叶,谁不知道这是多么难以做到的事,而她却真的做到了,想必她的内心也是百般难受。胤慎一想到这里,便无声无息地走到她的身后,用自己温暖的臂弯环住了她。“你很勇敢!”胤慎低语,尹叶破涕而笑,垂下眼帘,“谢谢!我还了自己的心愿,满足了!”胤慎紧紧地搂着她,一份情愫在他们的情意中不断扩散……

两年后,又重现一番情景:机场里走出一个阳光俊逸的男子,他的笑容好像就是阳光般,总是一片温暖。他带着墨镜,身穿笔直的白色西装,额前长长的刘海让他看起来也有几分桀骜不驯,棕色的发色颇有几番异国风味。他有一双极其美丽又大的双眼,又巧又挺的鼻翼,他的嘴比起一般男子来讲就小上许多,而且还泛着嫩红的色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女扮男装的女生,并不像男生。他的举止行为十分妩媚妖邪,但脸上的阳光笑容却让人感觉他是天真无邪又豪爽大方的男生。他极其不雅地舒展了他的四肢,发出舒服的低吟:“哇!真好,还是国内的空气让人感觉舒服了许多。”谁知他才一清净了一下下,又有许许多多的人朝他涌来。“哇——gill在那里,哇,好帅哦!”原来这一大群人都是gill的仰慕者。gill,世界上于叶夫根尼之后的顶级设计师,不喜上电视上报刊,一切采访都拒绝。他是叶夫根尼的得意学生之一,还有一个便是维克多,俄罗斯人。叶夫根尼毕生就只收了这两个学生,对他们都极其满意,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说破了,gill和维克多的设计甚至比叶夫略胜一筹。

许多人闻gill即将回国,仰慕者一大早便在这里等候。只有gill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名扬世界,看着一大群朝的涌来的仰慕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哇,什么时候我这么出名了?别一直追着我跑啊,求求各位大哥大姐了……哇,还来!”gill连跑了几个圈圈,累得趴下了。“好热情,热情得疯狂!”gill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他一抬眼便看到了远处的一个女生,戏谑之色爬上他的脸上。他走到女生身边,极其绅士地询问道:“请问我可以搭一下顺风车吗?我是从国外来找亲人的,可是这里的路我并不熟,你可以帮我吗?”女生犹豫了半响,直盯着他瞧,“我们是不是见过面?我怎么觉得你很熟悉啊?”gill干笑了几声,“怎么可能呢?我们才认识啊。那个……可以帮我吗?”尹叶看着他哀求的神色,也不忍扔下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人在这里,她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生很眼熟,第二眼觉得很绅士,第三眼他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她很喜欢他,也不知何故。

“可以的,那你上车吧!”gill高兴地笑了,“谢谢,小姐你真是好人!”尹叶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认为帮你的人就是好人?你就不怕我载你去卖了?”尹叶戏道,觉得这个男生十分好玩。gill楞了一会儿,笑道:“我相信小姐不会的!”尹叶爽朗地笑了。“对了,我叫丛尹叶,你呢?”

“我叫gill。”gill?尹叶嚅嗫着这个名字半响,才恍然大悟:“呀!原来你就是世界顶级设计师gill,久仰久仰了,你设计的风格真的很独特很别具韵味,我可是仰慕你许久了啊。”gill也笑了,“我也没那么好啦,是你们不嫌弃。”就这样,两人在这个话题上一路聊到伊利亚公司(张氏)。

“原来你要来的地方就是这儿啊!告诉你哦,这伊利亚公司以前是张氏公司,现在可是扬名滚滚的大集团,跨海的政商集团,国外的名集团都比不上它,在世界的政商界,它可是名列前茅!”尹叶自顾自地夸着伊利亚公司,全然没有注意到gill的表情。他十分震惊,他暗暗摘下墨镜,这真的是张氏吗?整个公司的构造和外观全然不一样,跟之前的伊利亚公司(谢氏)一模一样。“可……为什么要改名呢?”gill戴上墨镜,看着尹叶问道。尹叶的笑容却消逝了,换上一脸哀伤的神色。“因为思念一个人!伊利亚公司建立有两年多了,公司的总裁张萧腾,因为思念自己的爱妻,也为了她将以前的所有都改成跟他妻子有关的,只要是跟她有关的……就好了。”gill暗暗地流泪,可沉迷在过去的尹叶却没看到。“他、他妻子怎么了吗?”gill哽咽地问道,虽然他很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却抵不过思念他的一颗疼痛的心。

“她叫谢梓寒,在两年多前,她的好朋友被恐怖分子抓去当试验的对象,她为了救她的朋友,用自己来交换,在跟恐怖分子搏斗的时候,我跟她的丈夫都前去,但是他们是在太厉害了,我们身中几刀数枪后,便倒下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孤独奋战,我……我们被安全救出,可是她却陷在里面被一个狠毒的女人虐待,我们前去营救,谁料那个狠毒的女人把我们骗到一片又远又宽的空地,因为她早就在囚禁着梓寒的地方埋下了定时炸弹,等我们知情后,已经来不及了,梓寒她……我们都一直相信她还没死,终有一天她会回来,可是……两年多了,她始终没有回来。她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三个人的感情很要好的,我真的不想失去她……萧腾一直都很想她,没日没夜地盼她回来。”丛尹叶说着说着情绪激动流下了眼泪,gill也满脸泪痕。对不起……对不起萧腾,对不起尹叶,对不起贤君,对不起,许许多多的人……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你们的梓寒回来了。

“尹叶!我回来了。”尹叶不解地抬头,那声音是梓寒没错,是梓寒!gill缓缓地摘下了墨镜,一张绝美靓丽的脸庞随之映入尹叶的眼瞳。她欣喜若狂,捏了捏自己的脸。“疼!会疼,不是梦,梓寒……你,你真的是梓寒,老天,我们终于盼到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呜呜呜……”梓寒爱怜地抚着尹叶的头,满脸歉意:“我真的很抱歉,让你们等了那么久,对不起,对不起……”

第一次写这么多,希望亲们能够多多推荐!!!

第六十一章 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