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谜案.薛青(1)

    ……痛……好痛……他的牙好痛……

  韩沙微睁开眼,迷蒙之中,一个模糊的身影近在眼前。

  “韩先生,你醒啦!”略带惊喜的口吻,君不归腾出一只手,俯身擦去韩沙嘴边流下的药汁。

  视线逐渐清明,韩沙愣愣地看着那张与自己靠得极近的脸,雪色素颜,干净清透,一时间竟能晃去人的心神。

  “这药果然管用。”君不归边说着边抽身离去。

  视线跟着牵移,随后韩沙才发现君不归的另一只手中正托着一个碗,碗中正荡着一个汤勺。

  “刚才是你在喂我喝药?”韩沙说着,就挣扎着要坐起来。

  君不归忙放下碗,上前扶持一把,接着点点头,“是我。”

  韩沙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而此刻君不归扶着他,他竟也不觉恼火,反而是因为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冷香而微微一怔……这香气似乎是从君不归身上飘出的……

  君不归见韩沙已经坐好,便转身去拿一旁的药汁。

  岂料韩沙正处于失神之际,不由自主地将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靠在了君不归身上,君不归一离去,他就自然而然地撞上了一旁的床架。

  只听一声闷响,君不归诧异地回头,“韩先生?”

  有些赧然,韩沙靠在床头,借着旁边低垂的青纱帐掩去自己的尴尬,静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当日也是你喂我汤喝的?”

  君不归一愣,转而一想就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了,还是点点头,“是我。”继而又小心翼翼地问道,“有什么不对么?”

  有什么不对?!其实韩沙很想伸出手轻抚自己的唇齿问她一句——你是不是从未照看过别人啊?有这样灌汤的么?不过话到嘴边只成了闷闷的两个字,“无事。”

  君不归似松了一口气般,端着药碗重又走到床边,“韩先生,还剩下些许药汁,请趁热喝了吧。”

  韩沙没有拒绝,只是一双眼直直地看着君不归。

  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的君不归又将药碗向前送一送,期盼着他韩大先生能高抬贵手,接了这碗勺去,只可惜某人无动于衷仍是看着她。

  “那个,韩先生,这药快凉了……”

  “你喂我。”

  “啊?”君不归的脸立马皱成了苦瓜形。

  其实她知道自己在有些方面是很笨手笨脚,让她喂药,这喝药的痛苦,她这喂的人也苦不堪言啊!

  看着君不归一脸为难的样子,韩沙忽然觉得恼怒,挑眉道:“怎么,不愿意?”

  “岂敢?”君不归说着,长吁一口气,索性将自己的顾虑全盘道出,“只是,韩先生,在我喂药的时候,您千万不要紧皱着眉头,千万不要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要知道这是补药,不是毒药,这药是甜的,不是苦的……”不要用一副承受万般折磨似的表情来打击她的自信心啊!

  韩沙:……

  七手八脚终于将最后一滴药汁送进韩沙嘴中,君不归心中已将熬药的人责备了几十遍——没事熬这么多干嘛?

  而韩沙却只是看着君不归的背影,一时的恍惚,好像有什么念头呼之欲出,却又摸不着边际。

  “韩先生,今日刘知府前来找你,”君不归拾掇好碗勺,转身说道,“他说时日无多,韩先生身体好了,还请赶快过去,他在知府衙门候着。”

  “你是怎么回答他的?”韩沙问道。

  “我说待韩先生醒来立马过去。”君不归看着韩沙一字一句道。

  “我好像说过不会去管那什么案子。”韩沙声音转冷,眉眼也开始凝上霜痕。

  君不归默然低下头去,伸出一只手指摩挲着碗的边沿,半晌才又开口:“韩先生可知方才那药是哪来的?”

  韩沙闻言扬眉,薄凉的唇角抿成一条细线。

  “是金班主交给我的,金班主说韩先生平日里饮食毫无规律,因此时常需要一些药物来调剂,临别前他将黎班所珍藏的补药全都交给了我,”君不归慢条斯理地说道,视线转移,看向一边那被束之高阁的凤栖梧,“外人都道韩先生曲艺精湛,却不知琴艺也是一绝,而金班主知晓,柳先生也知晓,因此当洛王赐下凤栖梧时,他们毫不犹豫地想到了你……我初入黎班,得韩先生赏识,能留下照顾韩先生本应是我莫大的荣幸,可金班主却说黎班欠我一个大恩……”

  “够了!”韩沙怒吼道,“他们给了你什么,饶得你如此为他们说话?!”

  “我如此的胡言乱语,韩先生竟也能听出是在为金班主他们说话,”君不归不禁微笑,“到底谁比谁清明?”

  人生若棋,子在棋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匪迷也,子不愿多想尔。

  君不归知道,纵使她什么都不说,韩沙也不会舍下黎班,就像她不会舍下青花谷一样……

  知府衙门,威严肃穆,仪仗整齐,纵观下来,最格格不入的,当属那个顶着皮球肚的刘知府了。

  于是,当韩沙见到刘知府,首先谦和有礼地问出一句:“不知刘大人是如何坐上这知府之位的?”君不归也就不以为奇了。

  当刘知府全然未曾领悟韩沙言外之意,乐呵呵地吹嘘着自己如何从一个小小县令一路攀爬到知府的宝座之时,君不归对着府衙卷阁之中那大捆大捆未破案卷更加的不以为奇了。

  相互寒暄几句,韩沙问道:“不知那四个女子的尸身现在何处?”

  “这……”刘知府迟疑一下,问道,“韩先生想去查看?”

  “确有此意。”韩沙道。

  “这尸身已经仵作仔细检查,韩先生若想看的话,只需去寻了那些调查卷宗来即可。”刘知府建议道。

  “大人,在下只是想凭自己的查证去还黎班一个清白,”韩沙拱手道,“大人面露迟疑,莫非有难言之隐?”

  “这……”刘知府摸摸自己的肚皮,“也不算什么大事,那些尸身如今都在后院停尸堂内,只是这停尸堂是薛仵作的栖身之所,这薛仵作吧……”说到此处,刘知府不由地缩缩脑袋,明显地打了个冷战。

  韩沙与君不归对视一眼,说道:“大人只需指明方向,我们自己去便可。”

  “这样好!”刘知府闻言,立马一喜,随即伸出一只肉滚滚的手指,向着府衙最偏僻的角落一指,“就在那!”

  韩沙远望了那停尸堂一眼,也不再搭理一旁刘知府的碎碎念,转眼看向君不归,思索片刻,方轻声说道:“你留在这里吧。”

  君不归闻言一愣,转而就想点头。谁知那刘知府立马跳了出来嚷道:“不可!不可!还是多个人去比较好!”

  看着刘知府一副惊惶万分的模样,君不归微微顿了一下,终说道:“我还是陪韩先生一起去吧。”

  这里委实隐僻,青黑色的瓦片,青灰色的墙壁,枯木萧索,虬枝盘错,黄叶一地。即便阳光几经辗转反射到此处,也成惨白一片。

  韩沙伸手推开停尸堂那破旧的门扉,但闻“吱呀”之声绵延悠长,荡在这空寂的地方,牵得人牙酸齿寒。

  随着门板幽幽地开启,一阵阴风夹杂着浑浊的气息扑面而来,满目尽是冥纸翻飞,惨白的,苍黄的,连城一片。

  君不归心下生出几分寒意,也有几分惊叹,居然能有人以此处为家。

  走进停尸堂,但见屋脊横梁,招魂幡幽幽飘荡,阴风飒飒,又有数座香炉,袅袅生烟。环视一周,除去那横七竖八的黑色棺材以及床板之上白布遮盖的几具尸身之外,了无生机。

  “不是说这里有位仵作的么?”君不归轻声嘟哝道。

  韩沙沉着脸,也有些许不解。

  就在这时,一股劲风席卷而来,落地的冥纸,灰烬复又洋洋洒洒弥漫一屋,等到风罢烟散,一名身材高挑的青衫男子出现在他们眼前,脸上挂着分外温和的微笑,道,“两位要买棺材么?”

  

第三十八章 谜案.薛青(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