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凤栖梧桐生死诀

    话一出口君不归就后悔了,特别是看到韩沙那清雅的面容极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之后,君不归想着接下来她是不是应该自觉地卷铺盖走人,虽然自己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然而韩沙只是带着略显僵硬的神情看了君不归两眼,最终一语不发的扭头。

  明明是他自己带着一副不想欠任何人的情的神气的,明明她只是提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并不过分的要求,何必这么小心眼呢?君不归暗自嘀咕一下,转而看着手中断了一根弦的桐琴,这下好了,不知道柳小生会有怎样一番惊天动地的举动。

  长夜漫漫,雾重霜浓,荷塘莲叶互相依偎,随着潺潺水波,浮浮沉沉。

  哭,不稀奇;男人哭,也不稀奇;可是,若一个男人能边哭边吊嗓子,并且妙语连珠,抑扬顿挫,那可真就稀奇了。

  一大早柳小生就抱着那断了一根弦的琴嚎啕大哭起来。本来君不归心中有些内疚,毕竟是自己将琴弦弄断,而现在她更内疚,不为别的,就为自己一时失算导致柳小生扯着那个破嗓子将整个院子的人都惊醒了。君不归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大家。

  看到君不归在一旁垂首沉默,季小武有些不忍心了,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小君,柳小生之所以这样歇斯底里,只是为了让金班主知道他对这古琴很有感情,间接地只是为了表明自己对黎班很有感情而已,所以你根本不必自责。”

  “谁说的!小生岂是那种故作姿势之人,”柳小生于百忙之中抽空驳斥道,“想这桐琴虽然破旧,也跟了小生这么多年,如今它壮烈成仁,小生岂有不痛心之理!”

  “算了吧,柳小生,弦断了可以续上,你这样哀嚎,只是想博得金班主的同情为你换一具新琴罢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季小武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你,你这是折辱小生……”柳小生气恼地抹一把不存在的眼泪,忽然眼角余光瞥见朝这里走来的金班主,干涸的老眼登时蓄上盈盈光圈,“金班主,这可如何是好?!小生的琴坏了,不能再用了啊!……金班主,听说丝竹居现今正在打折,金班主……”

  “……”

  “出了何事?!”石瑞几乎是一路飞奔而至,一大早听到这里的悲鸣,他心中一怵,就赶了过来。

  金班主横了柳小生一眼,然后一脸歉意地看向石瑞,“无事,只是班中门生在练习吊嗓子,扰了石总管,真是对不住。”

  无事?石瑞面露浓浓疑色,看向因金班主一记白眼而乖乖闭了嘴的柳小生,吊嗓子用得着像哭丧一样吗?害得他还以为黎班有人遭到刺杀。在王府之中,他可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季小武一手捂着嘴,强忍着笑意,憋红了脸。

  金班主期期艾艾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然后,众人看到向来以沉稳形象示人的石总管,脸上终于浮现了另一种神情,眼睛睁大,瞳眸紧缩,难以置信之余外带一点面额抽搐,可归纳为两个字——崩溃。

  事后不久,石瑞又来了一次。

  这一次,他的手中多了一个长形红木方盒,说是洛王送给黎班的礼物。

  木盒之上,雕刻着精致的绘画,五彩纷呈,并缀以价值不菲的珠宝,乍看之下,璀璨生辉。打开木盒,一股文香气息迎面而来。

  柳小生惊愕地看着静静地躺在那盒中的古琴。

  黝黑的琴身,无言地述说着平生的沧桑,梅花断纹,欹曲纠结,开裂处,一根根殷红的丝线仿佛渗入体内的血液,恍若流溢。

  “凤栖梧,竟然是凤栖梧!”震惊良久,柳小生才颤声开口。

  “不错,此琴的确名为凤栖梧。”石瑞颔首道。

  “凤栖梧?柳小生,很特别吗?”季小武一脸不解地看着过分激动地柳小生问道。

  “当然!”柳小生看也不看季小武一眼便答道,“古有凤凰,雄为凤,雌为凰。凤凰乃九天神鸟,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传说很久以前,有凤凰栖于梧桐,鸾凤和鸣,不久,凤殁,独余凰。凰不忍离凤而去,遂守其尸骸,日夜嘶鸣,直至咯血而亡,其血液渗入梧桐,固其心。后人将这梧桐砍伐,制成一具古琴,并命名为凤栖梧。”

  “如此说来,这凤栖梧岂不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古琴!”季小武惊道。

  “岁月如梭,转眼经年,小生以为这凤栖梧只存在于古籍之中,不想今日竟能得见真身,此生无憾,此生无憾矣!”柳小生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石总管,此琴如此名贵,黎班怎能收下,还望……”听完柳小生的讲述,金班主只觉心中一阵惶恐,于是转向石瑞说道。

  只是话未说完,就被石瑞出手止住。

  “王爷送出的东西是断没有收回的道理,金班主,王爷一番美意,你不是要忤逆吧?”

  “这……金某不敢,”金班主连忙拱手道,接着俯身下跪,“还望石总管转告王爷,王爷这拳拳美意,黎班上下定铭记于心,感怀五内!”

  “金班主快起来吧,”石瑞上前虚扶一下,接着说道,“王爷说过良琴当配良主,日前他偶遇这凤栖梧的真正主人,现下将其送出,也算成人之美。”

  一席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

  石瑞环视一眼周遭,“怎么,韩先生不在?”

  “韩沙性喜清静,若石总管有事,金某可将他寻来。”金班主说道。

  “无事,只是随口一问,若无其他事,在下先行告辞。”石瑞说着,微一抱拳,转身离去。

  石瑞走后,金班主看着这凤栖梧,脸上瞧不出悲喜。

  即便连柳小生也失了往日的开朗。

  意识到气氛有些沉重,季小武挠挠脑袋,不解地看着众人,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嗳,那洛王口中的‘良主’到底是谁啊?”

  “反正不会是小生。”只是一瞬,柳小生恢复本性,嘻哈道,同时操起一边那断弦的琴,“凤栖梧生性高贵,即便欣赏小生也已抱了一颗惴惴之心,遑论有朝一日能弹奏得了了……看来,还是老朋友和小生最配啊……”

  “那是谁啊?”季小武仍是不解。

  这时,金班主上前一步,将琴盒盖上,然后双手托着凤栖梧走到君不归跟前。

  感到有人走近,君不归立马睁开双眼,茫然地看一下四周,然后就听到季小武哇哇地大叫开了,“小君!大局当前!你,你,你竟然又打瞌睡?!”

  无视季小武的叫嚷,君不归看着金班主。

  “小君,将这个送去给韩沙。”金班主递上凤栖梧。

  “是。”君不归乖顺地接过。

  “还有,以后就由你来负责韩沙的起居饮食。”停顿一下,金班主又说道。

  “是……啊咦?”大惊之下,瞌睡全无。

  

第三十章 凤栖梧桐生死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