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犹记楼阁初相遇

    当今天下,百废待兴,方兴未艾,百姓生活似乎已逐渐脱离水生火热的煎熬。

  然而回想起数十年前,各国分立,战火连年的景象,若没有开国皇帝唐明尧率领千军万马,左征右战,开辟疆土,平乱天下,又有谁能料想会有今日这一番安稳世道。

  唐明尧一统江山之后,建立东兴王朝,改国号为兴,年号万圣。

  然而,万圣八年,即东兴建国后八年,唐明尧因感染重病,不治而亡。

  因为谁也没有料到,曾经叱咤风云,威震八方的国王陛下会突然离世,甚至连唐明尧自己也不曾想到,所以他并没有来得及立下遗诏,仓促之下,就决定由唐明尧的大皇子唐澈登基为王,即当今天子,丞相元左尉辅佐前后。

  然而,这里又是一个转折,世人万万不曾想到,当今天子竟然会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国君,不但如此,还贪恋美色,虽不至效仿商纣王兴建酒池肉林,但也可称得上荒淫无度了。

  万圣九年,各大臣为迎合天子喜好,网罗天下美女,以讨圣恩。其中,原属皇帝表亲且曾私下与皇帝交情甚好的洛迎秋,不辞劳苦,远赴东海,为皇帝觅得一绝代佳人。

  绝代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三顾之后,当今天子二话不说,立马册封其为皇后。从此,温柔乡,帝王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为嘉奖洛迎秋的良苦用心,皇上钦封其为洛王,统领各藩王部落,并任他留驻京师之地,天子脚下。

  万圣十年,又特例加封洛王爵位,使得他的后代也可坐享如今的威望。

  此后八年,封赏不断,延及今日,万圣十八年,东兴王朝大权几乎全落到洛王手中。在京师,洛王更是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玩弄谋权,党同伐异,所以说起“天下太平”这四个字,人心难免有些动摇。

  再加上西疆边远之地,残留国家始终对着东兴王朝虎视眈眈。现下虽然没有举兵侵犯,难保将来不再起硝烟。

  然而将来之事毕竟遥远,放眼这京师内外,绝大多数百姓还是安于这来之不易的稳定。

  只是……

  稳定归稳定,但也太不安全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手中拿个馒头也能被人抢掉,这是怎么一回事?

  “哇!你,你……”街道一隅,一个脏兮兮的小孩,一手抓着馒头,一手指着出现在他眼前的君不归,声音发颤地惊叫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已经……”

  “我有一个问题,”君不归俯下身来看着那小孩,一点儿也不恼火地开口问道,“从那馒头铺到这里明明就是一条直线,为什么你要钻进大街小巷绕这么多圈?”

  “……”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别离情绪……”头顶上方,似有有人在唱曲,声音幽婉凄迷,只一句,竟将人心扰动。

  君不归不禁抬头,只见她的身后正矗立着一座豪华的茶楼,名曰“邀月楼”,而这曲声,正是从这邀月楼飘扬出来的。

  “这里是京师最大的一座茶楼,也是客人最多的一座茶楼,”一手掰开馒头,忙不及往嘴里送的小孩,看到君不归愣愣地看着邀月楼,一脸迷惘的神色,好心地讲解道,“因为这里有京师最好的戏曲班——黎班,现在登台唱戏的是黎班的台柱,韩沙韩先生,只是可惜了,这是黎班今年最后一次在邀月楼登台了,过了今天,他们就要进入洛王府为恭贺洛王的亲事做准备了……明明冬季才成婚的,竟然这么早就将黎班包下……”

  说了半天,没有听到身边人的插话,叽叽喳喳的小孩终于抬头瞥一眼旁边,“咦?人,人呢?不见了?!真是怪人!”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拼,悔不当初留住……”幽婉的声音仍在唱响,觉得见鬼的小孩老成地叹一口气,转身蹦跳着离开。

  “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邀月楼内,戏台之上,唱曲之人,轻装淡抹,衣裳素雅,水袖轻扬之间,愁云浮动,眼波流转之际,哀思万千,缱绻满座心扉。

  他是韩沙,京师黎班的台柱,赫赫有名的韩先生,同道中人所膜拜的对象。他所演绎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入木三分,深入人心,他所唱的每一首乐曲,都会让人回味无穷,三月不知肉味。

  比如说现在的这一首,曲罢舞毕,万籁皆寂,短暂的静默,掌声雷动。

  “各位,各位,”韩沙唱完,转入后台,一个年过四旬的男人走了出来,对着邀月楼内的所有观众摆摆手,压下气氛的狂热,“各位,相信你们也有所耳闻,此次是黎班今年在邀月楼的最后一场演出,为了对大家长久的支持表示感谢,金某人决定最后再为大家献上一曲。”

  “好!”

  “金班主果然仗义!”

  台上那个男人刚说完,下面便又叫嚣起来,喝彩声一片。

  “好说,好说。”金班主满脸笑意地边说着,边退下台去。

  一阵紧锣密鼓之后,忽有一人踏步上台。

  战甲凛凛,剑影生寒,鬼魅的面具,遮不住一身的肃杀,一世的豪情,台上演绎的正是兰陵王入阵曲。指麾击刺,干净潇洒,英姿飒爽犹酣战;抵挡御守,天衣无缝,从容不迫定军心。

  他是兰陵王,貌柔心壮,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他是高长恭,音容兼美,豪放阔达,壮志凌云。

  只可叹,舍身为国成大业,君王不顾畏功高。英雄末路,一声长恨,“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鸩也?”

  兰陵王已逝,台下长长的寂寥……逝去的还有时间,还有流年,还有人的心……

  君不归有些怔忡地看着戏台上曲终落寞的兰陵王,一时间,也觉震撼。

  “怎么样,韩先生名不虚传吧。”边上一个充满敬佩的声音响起。

  什么?那人也是韩沙?!

  先前的柔弱温婉,现在的铁骨铮铮,相差万千的性格,竟能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这下君不归是真的佩服了。

  

第二十二章 犹记楼阁初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