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好事尽,美人误(3)

    略显宽厚的手掌,拿捏起一个青灰色的菱角,稍一用力,“嘎嘣”一声脆响,露出白嫩的果肉,薄唇微启,轻轻咬下一半,鲜嫩的汁液即刻溢出,“嗯,果然美味。”长长的尾音,意犹未尽,体现出享用之人是多么的满意。

  拜托,要不要吃得这么惬意啊?君不归心中郁闷,脸上却神色自若,只是那视线却一刻不离石桌上那所剩无几的菱角。

  “连辰兄难道从未吃过这菱角?”听他的口气好像并不知道这菱角的味道。

  “的确未曾尝过。”水连辰很坦率地说道。

  “是么,”君不归应道,“不过这菱角就生长在水秀山庄,连辰兄想要品尝随时都可以。”就是不要这么不厚道的来和她抢啊,心中补充一句。

  水连辰又岂会不明白君不归的意思,他看着君不归那言不由衷的神情,不由地轻笑出声,现在的她分明就是一个孩子。

  “咦?”君不归抬头,赫然对上水连辰那盈满笑意的眼眸。

  是错觉吗?君不归努力回忆着,她见过水连辰的冷笑,阴笑,假笑,就是没有见过他笑得如此开怀,这是不是就是他真心真意的笑?那为什么要对她笑?

  “不归,”他叫她,然后问道,“为什么你没有拉住云岫?”

  为什么要拉住她?如果不曾见过夜明珠上那张笑颜,她或许还会多事一次。只可惜见过了,就难以忘怀,第一映像啊……不佳。君不归只是想知道傅云岫是不是真的会跌入水中?如果跌入水中,那么接着会发生什么事?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事,那么谁会被牵连进去?

  没想到啊,被牵连进去的竟然是自己。不过到了自己身上,君不归觉得有三种可能:第一,那个丫鬟一时情急,看错了眼;第二,那个丫鬟怕主子事后责罚自己,随便找个替罪羔羊;第三,傅云岫与那丫鬟联手演了一出苦肉计,而自己则是被算计的对象。

  君不归觉得第一种可能极高,高到可以直接忽略其他两种可能。不管怎么说,她与傅云岫未曾相识,更别说结怨了。何况,她还一直紧记着一句话:人之初,性本善啊。

  “我一时手起痉挛。”思索片刻,君不归一本正经地答道,同时注意到水连辰听完她的话后,俊美的面庞似乎也轻微地痉挛了一下。

  暗吸一口气,轻轻吐出,水连辰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自制力是如此坚强。这样简单到离谱的解释,他也可以平心接受。忽然想到山庄中知道她左肩受伤的人并不多,那么她先前的一番简明的辩解只是对他一个人说的?或者说她认为只要有一个人了解真相就行?

  “傅小姐醒来以后,一切自会明了。”君不归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说辞有些牵强,考虑到别人的适应能力,她还是好心地再补了一句。

  “云岫已经醒来,她告诉我是丫鬟心急看错了。”水连辰一边说着,一边注意观察君不归的反应,只见她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这个表情好真挚,真挚到竟然让水连辰开始疑惑:君不归其实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连辰兄是否还有话想要对我说?”君不归毫不介意地迎上水连辰探究的目光问道。

  “方才听你提到拾得,”水连辰移开自己的视线,淡看一眼周围,“怎么他竟然没有护在你身边?”

  “说来见笑,因为昔日有人想要杀我,为保我安全,拾得便去探查四周是否还存在对我不利的人物。”君不归合情合理地说道。

  “能被青花谷的人追杀委实不简单哪。”水连辰别有深意地说道,青花谷三个字,对于那些江湖中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世事难料嘛。”君不归淡然一笑,似乎全然不放在心上。

  这是看破生死呢,还是本性使然?从对话中,水连辰知道君不归绝对听说过青花谷,然而却未露丝毫异样神色,或者……一个疑虑在他心中升起,眼神开始幽邃……

  “少主!少主!你在这里啊……”伴着一阵破铜烂嗓般的哀嚎,远处闪现老管家服德那步履蹒跚的身影。

  人越来越多,山庄上下也越来越忙,水连辰不由自主地揉一揉自己的额角,一刻不得闲啊。有时候他真想跑去指着那对无所事事,撒手逍遥的父子破口大骂,但是,忍耐,他必须忍耐,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弟弟……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个少主的位置啊?

  “连辰兄有事要忙,我就不打扰了,”乘着服德叽叽喳喳向水连辰禀告事务的当会儿,君不归随手剥了一个菱角,本想送进自己的嘴里,但似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便递给了水连辰,在水连辰一片讶然的目光中,淡然一笑,“听说这个也可以滋补脾胃,建力益气。”

  水连辰手持菱角,看着渐行渐远的君不归,一时间竟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恍惚的错愕,他是否对她太过关注了?

  奇怪?拾得不在这里么?

  绕过几道回廊,穿过几座小桥,君不归停在西园内,隐身在一簇花丛中。还以为在这里能找到拾得,只是,君不归看着眼前那间黑黢黢的房间,冥神静听,里面似乎什么人都没有。

  倒是,那个房间对面,传出一些细碎的响动。

  破碎的呻吟,如潮的喘息,床架的摇晃……

  哇!非礼勿听!君不归正想很君子的起身离开,只是出口处又一个身影火急火燎地奔了过来,一边伴着怒气冲冲地声音:“爹!爹!”

  叶玲?!君不归不禁一怔,又急忙半蹲下去藏好。

  “爹!爹!”叶玲一路走,一路叫着,方向直指刚才那个令君不归有些尴尬的房间。

  没有听说叶高阳带夫人来的啊,君不归心中小小地无聊地八卦了一下。

  紧接着,房门被人打开,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灯火通明处。

  “玲儿,这么晚了,还在吵闹,也不怕扰了客人的休息。”叶高阳语带轻微的责备。

  这就是叶高阳啊,君不归不禁打量起那个商界巨擘来。刚毅的五官,轮廓分明,深邃的瞳眸,难掩其中精光湛湛,年岁不过四旬,衣襟整齐,丝毫不见凌乱——好快的穿衣速度!君不归暗自小小地佩服一下。

  “爹,”叶玲似乎憋了一肚子气,一见叶高阳便噼里啪啦地说开了,“爹,你知道么,连瑾走了,又离开水秀山庄了?!”

  叶高阳微叹一声,无奈地伸手摸着叶玲的脑袋,安抚道,“玲儿,不日便是老庄主六十大寿,生为儿子的他是不会远离的,走了还会回来。”

  “可是,可是……”两个可是之后,叶玲的声调陡然转低,竟有无限委屈之意,“爹,你不知道,连瑾他,他,他……”

  “他怎么了?”

  “他竟然追着一匹老马跑了!他宁愿去追一匹老马也不愿意看我一眼!”这怎能不叫她抓狂!

  原来如此!水连瑾之所以拒婚,不是因为不愿成亲,而是性取向,不对,应该是物种取向问题啊!君不归不禁恍然大悟。

  

第十六章 好事尽,美人误(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