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一飞成势定乾坤

    “公子。”拾得端着冰水,拿着白布与清凉露走进屋来。

  原本闭眼盘腿而坐的君不归微睁开眼,走下床来,坐到桌旁,解开腕间的缎带,捋起自己的衣袖。

  原本白皙的肌肤,自手背至手肘,此刻红成一片,布满大大小小的水泡。

  君不归伸出手臂,任着拾得将它进入冰水之中。

  “青蓉这次多此一举了,她怕我来水秀山庄会碍她的事,才特意过来警告我,这下托她的福,我想离开都不成......”君不归云淡风清地说道,“拾得,待会儿你去告诉青蓉,不到逼不得已,我绝对不会出手,让她安心。”

  “公子是说,那个婢女是青蓉?”拾得疑惑道。

  “不错,她身上有青花谷的味道。”君不归说道,“义父此次只是让我前来从旁协助青蓉而已,多余的事我一件都不会做。”

  “......是。”

  片刻之后,拾得将水盆移开,拿出毛巾小心翼翼地将君不归的手臂擦干,打开装有清凉露的瓶子,放在鼻尖轻嗅一下,方才倒出轻轻涂抹于君不归的手臂之上。

  “拾得,你是不是有话问我?”沉默片刻,君不归开口说道。

  拾得不禁一心下一紧,抬眼看向君不归,她还是如往常一样,脸上清冷的什么神情都未流露。

  自相遇开始,一直如此,不哭不笑,偶尔勾起的唇瓣,更多的只是自嘲。

  看不透十岁的她,更看不透十六岁的她,而她却能轻易就看透他的所思所想。

  是可笑,还是可悲?明明年长的是他。

  “我虽不知义父叫青蓉到水秀山庄取走何物,不过就水秀山庄而言,能让义父感兴趣的,只怕是那先帝所赐的翰玉佛了吧。”

  “翰玉佛?”拾得一怔,继而问道,“冷穆离要翰玉佛干什么?”

  君不归不以为意地微勾起唇,“不知道......拾得,我无意去想太多,我年纪尚轻,心已经够老的了,我可不想未满二十之前,变得容颜衰退,满头华发。”

  “......如果公子离开冷穆离......”

  “离开义父?”君不归轻叹一声,自嘲道,“只怕我这一生都不可能离开他了。”

  水秀山庄,五分江湖气息,五分朝廷气息,在中原已有尚百年历史。

  自第一任庄主成名以来,延至今日,水傲天已是水秀山庄第五代庄主。

  水傲天年轻之时曾有幸伴架先帝,上山狩猎,在危急之中救过先帝一命,于是先帝便将一尊翰玉佛赐给了水秀山庄,这是水秀山庄历代以来最显赫的荣耀。

  今时今日,水傲天年近六十,寿诞将至,无论是江湖中人还是朝廷中人都纷纷前来拜寿祝贺。正如水连辰所说,一时之间,汐水的人口简直如潮水般泛滥成灾。

  冷穆离会在此刻让君不归前来水秀山庄,恐怕也是想着要利用人多杂乱的情势吧。

  君不归在自己的屋里踱了几步,略微思索了片刻,忽然想起白天看到水秀山庄的景致似乎很美,于是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汐水本属江南一代,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水光潋滟,恰到好处。而在这水秀山庄,江南美景更是显露无疑。

  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春风不解江南雨,笑看雨巷寻客尝。

  君不归且走且停,沿着曲折的廊道,拐至一个小亭中,倚栏而坐。本想在这里打个盹儿,忽然瞥见亭中一方石台上,似乎有一未下完的棋局。君不归起身上前,原来那石台竟是一石质棋盘。

  偏头看了几眼棋局,心中起了一丝兴致,君不归不由坐了下来,一手执起一颗棋子......

  石叩声声,清脆利落,秀眉时而微舒,时而轻拧,然思考不过片刻,下手轻快,丝毫没有“一子重千金”的压迫感。杀伐之间,亦轻缓平淡,全无戾气,眨眼间,棋盘已肃清大片领地。

  君不归面露淡淡的笑意,正要放下手中最后一颗棋子,忽地看着棋盘止住落子之势,稍加思索片刻,最终将棋子放回钵中。

  “已是最后一子,君公子何以放弃?”忽然一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

  君不归一惊,豁然抬头,只见凉亭一隅,有人站在那里。

  “少主。”君不归连忙起身道,她的警戒心何时变得这么松弛,有人接近竟丝毫没有察觉。

  “君公子不必惊慌,打扰的是我。”水连辰说着走上前来。

  月色皎洁,洒在他身上,勾勒出迷离的光彩。他头发不似白天初见时束起,而是散开,披在身后,衬得那偏冷的面容泛出一丝柔和。

  棋局是他摆下,当时他陷入进退两难之地,举步维艰,一直想着如何才能走出困境,但却苦无头绪。今天来此,见君不归轻而易举地就破了棋局,心中不免升起一丝不甘,本想着径直出来和他对弈,可是,看到君不归下棋时不自觉流露出的神采,他竟然就止了步......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近前再看他一眼,没什么特别之处啊。

  君不归动动嘴,想说点什么,可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索性沉默下去。

  水连辰扫一眼残局,“只要一子便可定输赢,君公子何以放弃?”

  “常言道‘穷寇莫追’,在下不想赶尽杀绝。”君不归答道。

  水连辰挑眉看向君不归,想要看出他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只是敷衍,不过......一如既往,什么都看不出。

  “少主,”君不归摸一摸自己的鼻子,“天色甚晚,若少主没有什么别的事,君某就先行告辞......”

  这次水连辰的出现出乎她的意料,她的防人之心似乎变低了,她得赶紧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对了,就将“玩物丧志”抄上一百遍......

  “你我现在也算相识一场,无需多礼,以后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水连辰诚然说道。

  ......用不着对她这么客气吧?“玩物丧志”,回去抄上一千遍......

  “承蒙不弃,连辰兄以后也直呼小弟的名字吧,君公子,君公子的,听着生疏。”君不归答得爽快,一点也不勉强。

  “好,君不归,今日我交你这个朋友,现下无酒,但我希望有一天能与你把酒言欢。”而不是拔刀相见,水连辰心下补充道。

  朋友?“玩物丧志”,一万遍......

  “我也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第四章 一飞成势定乾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