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解释(2)

    “我叫叶问天!树叶的叶,问天的问,问天的天!年16,性别……男!身高、体重、三围我统统还不知道!”

  “我从小跟师父住在山里,今年四月份师父去世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下山后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就四处游荡,谁知遇到那伙山贼,不小心惹到他们就被追的跌下山崖了。”

  ……………………

  听完了沈珺瑶的解释,“你……从小和师父住?那你的……父母呢?”简墨逸轻轻地问道。

“我从小就无父无母,是我师父把我捡回来的!”叶问天想起电视上的桥段都是这么演的,先借来掰一掰,过关再说。其实也不尽然是瞎掰啦,怎么说她在现代的时候也是院长妈妈捡的,要不是院长妈妈,她可能早就饿死在天桥下面了。许是那时候就被饿怕了,所以她对美食一向没有什么抗拒力,这也是那票损友用来‘奴隶’她帮他们做杂务的最佳道具。

  许久,简墨逸都没有开口说话,其实他内心已是感慨万千。他又何尝不是呢,打从出生就未见他娘,听说生他的时候难产死的。自小记忆中他就不得爹爹欢心,从来未曾给过他好脸色,要不是奶娘护着,指不定自己能否活下来。五岁那年被师傅带到这山中随他学艺,师傅是娘的朋友,常说他长的像娘,亦会在醉酒时望着他发呆。许是心里喜欢娘吧,并爱屋及乌,对他极好,在他心中跟爹爹差不多。可是现在师傅也仙逝有一年了,这世上,自已亦不是孤单一人么……

  “喂!回魂啦!”沈珺瑶看他脸色有些暗然,眼中流出伤感神情,不由心中不忍,出声唤醒他:“你魂游太虚啦!”

  “你!”简墨逸回神听到她的话瞪了她一眼,继续问道:“那你为何又要死要活的?”

  “呃!”沈珺瑶咽了咽口水,完了,该怎么掰下去呢,总不能直接讲我想回地府重新穿一回吧。“这个问题问的好!问的好!很关键!”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心里在转着小九九,有了!

  “我掉下来一时之间忘记了我是谁,想不起以前的事情,自然想要活下来,这是人的求生本能嘛!可是……可是当我恢复记忆时,又在脑海中看到我师傅……想起我师傅慈祥地面容,对我充满了关怀,就算是我不乖做错了事,我师傅也从来不责罚我,打骂我。只是宽容地告诉我改了就行,只要我有一颗善良的心,那么我就不会走错路,迷失了方向,他会永远站在我身边支持我!鼓励我!指引我!”天啊!谁信呀!说到自己都要汗死!耶稣老大!你滴形象先借我用下再说。咽了咽口水,继续瞎掰:“所以一想到我师傅我就不想要一个人孤零零地活了,就想跟我师傅一道死了算了,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嘛。”

  “然后呢?”简墨逸轻声问道,对于沈珺瑶鬼扯的东西他自然是只信了三分,但由于叶问天与自己身世遭遇的相似,便不打算再为难他。

  “然后……你不是不让我死嘛!我就在那大石头上晕睡了一小会,梦到我师傅啦!他老人家让我好好活下去,不要辜负了你的一番心意,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有很多好吃的等我去吃!很多好玩的等我去玩!还有这么帅的帅哥照顾我,在我身边!而且他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喂养大不容易,我不可以……”

  “噗!”简墨逸一口茶水喷了出去。笑瞪着叶问天:“你从小吃的东西还……还真是特别!”

  “啊?什么?”

  “一把屎一把尿……喂养大。”他‘好心’地提醒她,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呵呵,这迷糊的小东西。

  “啊!呸呸呸!不是啦!是拉扯大!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简墨逸!你不许笑我!”叶问天回过神来尴尬地解释,脸都有些红了,一看简墨逸隐忍的笑意,顿时有些急了,又是拍桌子又是跺脚,结果扯到伤口,疼的一只脚又跳又叫。

  “哈哈哈!”看着她的样子,简墨逸忍不住笑出声来。

  顿时,前一刻还沉闷略带伤感的气氛在沈珺瑶一番搅闹下化为乌有……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房。”

  “呃!”他不再继续问下去了吗?

  简墨逸抱起她(他)回到她住的屋里放在床边:“叶……问天,早点休息!”他一时间还不习惯叫她(他)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小天’”她(他)用那双墨亮的大眼睛感激地望着他说:“谢谢你!我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有点俗,但我还是想对你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的信任与宽容!”

  简墨逸望着她(他)凝重的表情,所有的猜忌与之前的不满都化为乌有,直觉中她是可以信任的,直觉中也冒出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好好休息!小天!”他轻轻地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走时亦回身轻轻地帮她(他)将门带上。

  目送他的背影,沈珺瑶心里对他说道:其实你并不知道,那一通瞎掰我是故意说的,就是不想看到你伤心,神仙一样的男人不应该有那种伤感的表情。

  

第15章:解释(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