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 生死相随

  如夜般的优雅星眸与湛蓝美眸相视的一刻太多的“百感交集” 、“五味陈杂”充斥心中!一时间竟无法言语 ——

…… 原本以为,会有数不清的岁月可以相守;原本幻想,只要等待奇迹就会出现;原本奢望,能一直陪你到沧海桑田。可是,那么多纷杂的因缘,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不舍,只能颓然地对着时间静坐,将疼痛熬成生命里的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我们之间,在当时就已隔了太多的未知。你我,早已憔悴在相视的刹那。回忆,带着往事,如潮水般袭来。无数你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一页页重现。我以为我已把你藏得很好。或者我以为我可以忘记过去,以一个单纯的姿态再和你重来。可是,所有的曾经都在回忆的河流中流淌。真的没有什么永垂不朽。或许,只有轻洒在我身上的月色,宛如当初。 我们已回不到从前,亦没有气力向前走。终究还是越不过横亘在我们之间的万水千山。今世已倾尽所有,转身之后,该是一无所求了吧?……

此时,被金色云霞映衬的“法兰西式大花园”笼罩在了一片略显“阴郁”的氛围之中——

当看到“久别重逢”的菲亚特与夏洛特仍然持续的“沉默”后,撒旦如夜般的星眸温和的望向了夏洛特,在与清澈的蓝眸对视的一瞬,柔声的轻语打破了眼前的“僵局” ——“夏洛特,欢迎回家!”

听到撒旦的问候后,夏洛特暂时搁置了心中的疑问,在礼貌却明显“生疏”的回礼中,夏洛特缓缓的开口道:“仙奴见过主子,见过菲亚特亲王!”

闻听于此的菲亚特顿时迎上了美丽的蓝眸,在双眸明显浮上不悦的同时,一直保持缄默的菲亚特终于开口了。“夏洛特,你刚刚叫我什么?……听撒旦说你不辞辛苦,亲自去天界的边缘为我寻找‘望月草’,没想到找寻‘望月草’竟让你花去了这么多的时日!我还真是期待你要给我的惊喜呢?‘望月草’就在你手中的锦盒里吗?还不拿给我?” 语毕的同时,菲亚特优雅的伸出了手掌。

“这……我……”语塞的同时,明澈的蓝眸浮现了一直掩饰的“愧责” 。

听到菲亚特心痛的“刁难” 后,站于身侧的撒旦决定化解眼前的尴尬之局,却在有意开口的同时被一直“冷眼旁观”的佳羽抢先了。

“这恐怕要让亲王殿下失望了,夏洛特手中的锦盒是我的主子——狄瑞斯‘特意’转呈给‘死神大人’的礼物,盒中之物并不是什么‘望月草’,仅有 ‘暗魔赤焰’与一颗‘黑水晶’而已,哼!这其中的‘深意’不必我言明,死神大人与亲王殿下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明显的戾气掠过了美丽的银眸,在无惧撒旦与菲亚特双双投射的冷漠后,佳羽继续开口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已不负主子的委托:将比之生命更重要的夏洛特亲自护送到菲亚特亲王——‘您’的身边!至于那颗可以修复一切‘损伤’的黑水晶是否对你们还有意义?这佳羽就不得而知了!但有一点我佳羽再清楚不过了——你们并非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充其量只不过是‘坐山观虎斗’的投机者罢了!不是吗?尊敬的死神殿下,你不得不承认‘塔纳斯撒旦’不是一般的幸运儿,如果‘夏洛特’没有出现在这场‘尔虞我诈’的游戏中,那么现在的所有都是未知!……哈哈哈!夏洛特,你真让我嫉妒!你到底‘何德何能’可以让堂堂的狄瑞斯如此为你?……哈哈哈!为了你夏洛特他倾尽了全部!他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真的值得吗……”

听闻至此的夏洛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 ,略显颤抖的惊语中夏洛特抓住了佳羽的双肩。“佳羽,你今天好奇怪!……不!不对!冷月更奇怪!冷月是不是出事了?你快告诉我啊?”

“你猜到什么了?……夏洛特,你不要问我!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在你的身后,你问他们吧!……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告辞了!” 语毕的一刻,推开夏洛特的佳羽决然的转身离去。

看到佳羽绝尘而去的同时,惶恐不安的夏洛特再无顾忌的惊语而出。“菲亚特,我要知道所有的事情!还有,冷月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 清澈明媚的蓝眸已在瞬间蒙上了一层愤怒的阴郁,本想开口的菲亚特被思虑已久的撒旦拦下了。

“我利用‘K’区的专属间谍找到了突破口,介而将‘暗魔赤焰’的拓本送到了赤烈迦可以找到的地方,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消除所有有可能危及‘火地狱’安危的‘敌人’,我不管这‘敌人’是潜在的还是曾经的,只要他有可能,我——塔纳斯 撒旦便会‘不惜一切’!‘兵不厌诈’就是这个道理,我只用最有效、最简单的方法‘铲除劲敌’—— 其他的我不在乎!至于你口中的‘冷月’—— 已在你到达这里之前开启了‘暗魔赤焰’,他用黑水晶残片刺穿赤烈迦心脏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心房整个贯穿,赤烈迦的体内有他自己近乎四成的血脉功力,在狄瑞斯开启反噬诅咒的一刻,赤烈迦便无可选择的与他共堕深渊,直至——炼狱的最底层!…… 我说的够清楚吗?你还有什么疑问?”

“你说冷月开启了‘暗魔赤焰’的反噬诅咒,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的!我离开他时他还好好的,这才多久?…… 你故意骗我的,对不对?我不相信你!” 震惊的噩耗充斥了美丽的蓝眸。

“夏洛特,你先冷静!听我说 ……”看到夏洛特的反应后,本想出言安慰的菲亚特被撒旦强硬的阻止了。在将身侧的菲亚特拉开夏洛特身边的一刻,如夜般的星眸展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冷漠” 。

“他早就‘命不久矣’了你不知道吗?在你受赤烈迦挟制时,他已经损耗了四成的血脉功力,对于研习‘暗魔赤焰’的他而言‘已到极限’!但为了清除积留在你体内的魔毒伤害,他又愚蠢的耗尽了可供支配的四成内力,在刚刚与赤烈迦交战之时他的功力已不足两成!为了铲除赤烈迦他唯有开启‘暗魔反噬’,对于反噬的后果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夏洛特,除了上述的原因外,令狄瑞斯亲启反噬的动机你知道吗?既然我们主仆一场,我撒旦不怕直言相告,那原因就是‘自责’—— 因他之过,遭受伤害的你令他始终无法释怀!他在憎恨赤烈迦的同时,也更加憎恨自己!既然他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便会在报复仇敌的同时,如此般的惩罚自己!那锦盒中的黑水晶也不过是他向菲亚特表示歉意的一种方式(让夏洛特遭受痛苦)!怎样?这就是你口中的冷月,世人眼中的‘暗夜公爵’—— 佛兰克 狄瑞斯!…… 你明白他了吗?”

闻听至此的夏洛特突然激动地“嘶喊”道:“既然你这么了解他,为什么还要加害于他呢?为什么?…… 他已经听从我的意见‘远离是非’了,他已不是从前的狄瑞斯了,他只是冷月!你为何要如此的‘咄咄逼人’呢?是不是太卑鄙了!你变了—— 变得毫无人性!变得冷漠无情!变得残忍嗜血!你才是炼狱最底层的魔鬼!我恨你!…… 冷月真的不如你,他之所以自责是因为他心中有爱!至少他懂得爱!懂得人性!而你呢?怪不得菲儿会离开你!你不配言爱!这是你的报应!”

“既然我——塔纳斯 撒旦是‘炼狱最底层的魔鬼’又怎会在意‘报应’二字!你太高看我了!…… 他是狄瑞斯或是冷月与我有关系吗?是他先行选择与我为敌的,既然我扛起了‘火地狱’家族的庞大基业又怎会任由强敌虎视、掠夺呢?作为我的敌人这就是他的下场也是他的宿命!你竟然要求我——撒旦给予敌人喘息、修养的机会?有没有搞错?当我撒旦是如狄瑞斯般‘昏庸无能’之辈吗?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谈及‘王道’!手下败将只有堕入地狱最底层的资格!”

明澈、悲痛的蓝眸瞬间蒙上了一层凝重的“戾气” ,在将环于腕处的“黑水晶”坠身攥于掌中的一刻,记忆深处的“咒语”默念而出(在受到赤烈迦的袭击后狄瑞斯亲自教授的黑魔法攻击),仅仅瞬间,晶亮的黑水晶坠身变成了一把锋利的短刃,握于掌中的利刃在“风驰电掣”间袭向了撒旦的胸口……

原本被冰冷与不屑充斥殆尽的星眸在看到夏洛特的举动后,出现了一瞬间的缓和,但“转瞬即逝”的一丝温度却被“怒火攻心”的夏洛特忽视了!毫不闪避的撒旦在“安然自若”的恭迎中“静静等待” ……

极其锋利的水晶短刃在“黑魔法”咒语的配合中刺穿了温热的身体,当猩红的血液侵染短刃的一刻,撒旦与夏洛特在同一时间‘惊呼而出’!被推出数米之远的撒旦见到了眼前的情景 —— 此刻,被尖利的水晶短刃刺穿心房的菲亚特,深情的凝视着沁满泪痕的夏洛特,轻抚蓝眸的指尖在温柔拂过的一刻离开了清丽的脸颊,失去平衡的身体——应声而倒,奔涌流淌的鲜红“触目惊心”般的侵染了白色的礼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撕心裂肺” 的哀鸣响即在了空旷的“修罗”战场之上,被血液、残肢充斥的“魔域圣都” 早已不复往昔!在破败粉碎、残骸遍野之中佳羽绝望的跪坐在地,眼前的血腥恐怖直接告诉他了最残酷的事实!

满溢着“死亡气息”的残败之境让一向坚强的佳羽不禁“嚎啕痛哭” !接近窒息的颤抖中,佳羽反复低喃着同样的“心碎”——“主子!烈!……不要吓我好不好!求求你们!主子!…… 烈!你听到我在叫你吗?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小羽来找你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不要丢下我,求你了!……我真的只爱你一个人,只有你!真的!小羽从没骗过你!相信我好不好!烈!……”

良久之后,绝望的呜咽代替了早前的嘶喊,在“冰寒刺骨”的恐惧中,佳羽如一个迷路的孩童般“蜷缩而坐” ,在将宛若凝玉的指尖攥至“咯咯”作响的同时,洁白光洁的皓齿咬住了攥紧的玉指 —— 殷红的腥甜弥漫整个口腔的一刻,沁满鲜血的“灵契”绽放了刺眼的光芒,如此突至的耀眼顿时吸引了佳羽的目光,但当看清光芒源头的一刻,无法克制的热泪再次夺眶!

此时,闪耀璀璨的正是另一枚“灵契” ,此枚灵契在炫舞跃动间盈落在了佳羽的掌心,当掌中的光芒越聚越盛的一刻,“灵契”主人的“最后时刻”宛若电影回放般展现在了佳羽的眼前 ……

当亲眼见证主子狄瑞斯开启“反噬”的一刻,原本“心怀侥幸”的佳羽瞬间崩溃了 —— “响彻天际”的嘶吼中,佳羽损毁了自己的“命门” ,当其用内力震碎所有的经脉后,严重创伤的身体已经不能压制暗藏的“反噬之魔” ,就在炼狱之门开启的一刻,沁满血泪的银眸中闪现了“如释重负” 的轻松。“烈,小羽虽然配不上你的‘灵契’,但仍然愿意‘誓死相随’!烈,一定要等我 —— 小羽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

伴随着炼狱恶魔的“汹涌而出” ,隐逸闪耀的“灵契”在佳羽的指尖 —— 合二为一 ……

#### 题外话:新更的124章好沉重呀!各位亲们,这算是痛苦的结束吧?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好想早点写喜剧呀!还是喜剧让人开心!

第一百二十四章 —— 生死相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