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 生死之念 之一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 “山麓华堡”(狄瑞斯的度假别苑)

“山麓华堡”位于欧洲第一山脉(阿尔卑斯山)心脏腹地,有几条四通八达的主线路:北临德国,南靠意大利,西通瑞士,东抵维也纳。整座“山麓华堡” 充满了梦幻般醉人的艺术气息,乳白色的城堡屹立于群山之巅,在“风光迤逦”的环山湖泊萦绕下彰显着梦一般的光晕。如蓝色丝绒般平滑柔畅的湖水在温柔的依偎中已将苍林郁野、巍峨壮阔、如雪晶莹的阿尔卑斯山脉展现的——美轮美奂、梦幻淋漓!被如此般的极致美景环抱的“山麓华堡”本应显露其“世外桃源”般的悠然奇景,但此时此刻的“山麓华堡”却意外般的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凝重阴霾之气!

“山麓华堡”的内饰装潢以明显的中欧皇家风范为主线,气势恢宏、造型流畅的大气中唯独摒除了应有的“富丽奢华” ,在保留古典意蕴的同时彰显着简约、和谐、稳重的纯粹之美!

“山麓华堡” 的正中心坐落着一幢辅以白色大理石浮雕的典雅庭苑,庭苑共为五层,在细腻镂空的庭院四周满布着令人迷醉的薰衣草花田,轻松愉悦的“紫海”在一望无际的遐思中,令人无限神往!

此时,依附在温热泉水中的夏洛特缓缓挪动了略显疲惫的身体,在以手掌轻触玉岸的同时,轻盈凝白的肌体已从温泉中暂时脱离,环抱双膝的夏洛特周身萦绕着薄如轻烟般的水雾,在将自己的下颚抵靠在膝上的一刻,清澈晶亮的蓝眸中布满了显而易见的疲倦,与此双蓝眸交相辉映的绝丽容颜虽然依旧清靓无双,但明显消瘦的下颚已将夏洛特的身体状况 —— 表露无疑!

“夏洛特!”温柔却带有一丝责备的低唤响即在了狄瑞斯的唇边。

在与深褐晶眸对视的同时,一向乖巧、顺从的夏洛特却突然一反常态的抱怨道:“冷月,我已经在泉水中浸泡一天了!为什么还要……我又不是鱼儿,总不能一直泡在水里吧?”

无视于夏洛特的抗议,缓步靠近的狄瑞斯在不动声色的下一刻,已将夏洛特横抱在了怀中,察觉到狄瑞斯的意图后,夏洛特前所未有的抗争道:“冷月!我要生气了!放我下来!听到没有?你!我不想……我身上的伤痕不是消失了吗?我没事了!……不要,我讨厌这潭泉水!我讨厌它!……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

“夏洛特,我知道这泉水会让你不舒服,我保证,再泡几天你就会没事的!听话好吗?”

“不!我要离开这里!现在就离开!”及其不祥的预感瞬间侵袭了夏洛特的全身。

对于夏洛特的挣扎抗议完全无视的狄瑞斯已经毫不犹豫的步向了温泉之中,对于被泉水沁湿的衣物狄瑞斯毫不在意,在不失温柔的坚持中,狄瑞斯已将夏洛特带到了泉水的最深处。在将夏洛特紧紧牵制在怀中的一刻,狄瑞斯感受到了手背上滚落的 —— 炙热。

微蹙英眉的心痛中温热至极的唇瓣抚上了夏洛特的脸颊,极具温柔的轻语响即在了夏洛特的耳侧。“夏洛特是最乖的,再忍耐一会儿!就一会儿——好吗?不要怕,冷月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语毕的同时,蔚蓝色的极光瞬间遍布了整座温泉露台,在一声凄厉的、恐怖的嘶吼中,狄瑞斯怀中的夏洛特瞬间转变为一条通体赤红的巨型毒蛇,原本凝白胜雪的肌理在转瞬间被密布的赤红鳞片取代所有!明澈、美丽的蓝眸在巨蛇成形的一刻蒙上了一层“嗜血”的殷红,伴着刺激耳膜的“嘶嘶”声,回旋、环绕的“毒物”已经盘踞在了狄瑞斯的眼前,巨大的蛇首在极具危险的“吐信”中注视着眼前的“猎物” —— 狄瑞斯。

值此电光火石交织的一刻,如风而至的佳羽被眼前的“毛骨悚然”惊吓到——“悲痛欲绝” !让他感觉到如此窒息般痛苦的并不是眼前“巨型毒物” 的“跃跃欲试” ,而是狄瑞斯的当下之举 ——

一直环抱于蛇身的双臂没有丝毫的“改变” —— 他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依恋、那样的“毫不犹豫” !此刻,自狄瑞斯深褐晶眸中投注而出的目光更是将所有的“深情款款” 逐一释放!那样热切、温存、不掺杂一丝杂质的“守护” 让濒临窒息的佳羽有了一瞬间的失神与哑然 —— 盘踞在狄瑞斯眼前的是一条充满“致命威胁”的毒蛇吗?狄瑞斯晶眸中的“炽燃”分明告诉他——那是正在舞动羽翼的圣洁天使;那是形如婴孩般款款降生的柔弱生命;那是他倾注所有的“唯一留恋” ;那是他此生别无取代的命中至爱;那是他的 —— 夏洛特 ……

无言的心碎自美丽、绝望的银眸中缓缓盈落,在亲眼见证下一刻的“触目惊心”后,佳羽颤抖无助的双手覆上了清丽却痛苦喘息的冰冷面颊 —— 狄瑞斯在割开左腕脉搏的同时,盈落血液的手臂已经送到了巨蛇的面前,在巨蛇贪婪吸食其血液的一刻,无限温柔的轻吻已经悄无声息的烙印在了蛇首的一侧!

宛如噩梦般的“黑暗”在如同一个世纪般的煎熬后终于停息了!

“主子!你怎么样?”看到狄瑞斯将恢复如昔的夏洛特抱离水中的一刻,早已按耐不住的佳羽来到了狄瑞斯的面前,本想查看狄瑞斯状况的佳羽被拦下了。

“有什么事迟些再说,我要先送夏洛特上楼休息!”

“主子,他已不是从前的夏洛特了,他是……”

“胡说什么!你到此地是想激怒于我的吗?……同样的话不要让我再次听到!” 语毕的同时,冷漠至极的狄瑞斯紧抱着夏洛特缓步上楼。在将怀中的夏洛特安置于舒适睡床的一刻,极其温柔的抚慰印上了夏洛特的樱唇……

此时此刻,徘徊于温泉暖汤的佳羽被泉水中隐隐闪现的“蔚蓝光晕” 吸引了目光,在将宛若凝玉的指尖轻触泉水的一刻,显而易见的凝重密布上了“心碎神伤”的银眸……

“夏洛特刚刚睡下,有什么事你直言好了,我不能离开他太久!”辗转下楼的狄瑞斯沉稳的开口到。

凝望着充满疲惫的深褐晶眸,佳羽的心中百感交集、锥痛难当。“主子!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 闻言至此的佳羽再也无法言语,奔涌的晶莹不受控制的溢出了眼眶。

看到佳羽的情不自禁后,狄瑞斯微微侧身道:“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清楚!佳羽,不要这样!我没事的!”

“没事?主子你已经损失了四成的功力了,这已经是你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任何了解‘暗魔赤焰’的人都知道,‘暗魔赤焰’的反噬有多么的可怕!…… 如果,主子体内的功力及其血脉不能维持在最基本的平衡状态,主子会有遭遇恶鬼噬魂、万劫不复的可能!主子,佳羽求你了!不要再耗损自己一丝一毫的功力及其血脉了,好不好!……佳羽也研习过‘暗魔赤焰’,虽然及不上主子功力的万一,但是救治夏洛特是不成问题的!让佳羽试试吧!……主子!”言及于此的佳羽已经痛心疾首的伏跪在了地板上。

“佳羽,不要这样!起来……站起来!……你忘了我是谁了吗?我是——狄瑞斯,我怎么会如你所言的那般——不堪一击呢!再说,我也没有虚耗功力,仅仅开启了少许的血脉而已!怎么会遭遇反噬呢?你太言过其词了!”

“主子,你还想隐瞒佳羽到什么时候?佳羽已经查看过那池泉水了,主子已将自己剩余不多的内力精华注入到了泉水之中,主子现在体内的功力应该不足四成了,主子!你不要命了吗?竟然在如此危机的情形下执意的开启血脉!…… 主子,你相信佳羽吗?佳羽会舍命救夏洛特的!但求你不要再……”

“佳羽!谢谢你,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我狄瑞斯是不会‘假手于人’的,更何况此事关乎夏洛特的性命!……我之所以将内力注于温泉之中,是要借由泉水特有的舒缓来降低他身体承受的不适,只有这样循序渐进的治愈,才能让他的痛苦减至最低!即便如此耗费的内力大于其他,我狄瑞斯也愿意一试!如果直接将他体内的魔毒清除,是可以最大限度内节省功力的消耗,但以夏洛特目前的状况而言他无论如何也是承受不住的!”

“夏洛特的痛苦是可以减轻,可主子你呢?如此般的调养是可以逐步清除魔毒的危害,这没有错!但同时也会将他体内‘滞留魔毒’的攻击性激发到最强!就像刚才那样!如此般持续的危害会让主子遭遇前所未有的浩劫!(‘暗魔赤焰’的反噬)”

“佳羽,这一点我狄瑞斯自有分寸!…… 你就不必费心了!我要上楼看看夏洛特的状况,你自便吧!”

被无边黑夜吞噬的一刻,冰冷刺骨的寒气侵袭了夏洛特的全身……

在将疲惫的眼帘睁开的一瞬,眼前的所见让夏洛特恐惧的“不寒而栗” —— 只见,在他的周身蜿蜒、盘踞着数以千计的眼镜王蛇,这些毒物通体赤红,在嘶嘶作响的吐信中,逐渐将蜷缩角落的夏洛特层层包围,就在这些毒物准备群起而攻的一刻,熟悉的身影从天而降 —— 冷月在默念咒语的同时,炫蓝色的光晕将所有企图攻击他的毒物“毁灭殆尽” !危险逝去的同时,惊魂未定的夏洛特不顾一切的投入至了冷月的怀抱,借由冷月的相拥,紧紧依偎的夏洛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与无可取代的安全感!此刻的幸福至极是夏洛特愿意用一切为之交换的!正在此时,夏洛特感受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如此般的痛苦好似将他全身的皮肉、骨骼瞬间扯碎般让人无法忍受!随着疼痛的加剧,他全身的皮肤在转瞬间布满了一层殷红色的鳞片,随着四肢的消失,刚刚弥漫的“嘶嘶”声从新回荡在了夏洛特的耳际,只是,此刻的吐信之声并不来自群蛇的攻击,这声音的源头竟然是——他自己!再次看向面前的冷月时,他竟然萌生了想食其鲜血的欲望,可仅存的理智却让他在第一时间嘶喊出声:“冷月!快离开!快 ……”原本呼喊的话语被震耳的嘶吼声取代所有!夏洛特此刻才发现他竟然不能讲话了!此刻,夏洛特体内的脏腑如同烈焰焚烧般灼痛难忍,遍布鳞甲的躯体早已不受他意念的控制,下一刻,蜿蜒盘踞的蛇身已将眼前的冷月层层包围,就在他绝望嘶喊的同时,弥漫眼前的血液已将他所有的视野侵蚀殆尽……

“不!……” 窒息的恐惧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在惊恐的呻吟中,夏洛特惊醒了!遍及周身的颤抖让噩梦中的情形“历历在目” !在将自己身着的丝衣全数退去的一刻,夏洛特反复确认了自己的身体,在如释重负的松气中,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袭来!蜷缩至睡床一角的夏洛特开始——失声痛哭……

就在夏洛特哽咽的接近窒息的一刻,温暖宽阔的臂膀瞬间为他带来了慰藉!

当满含水气的惊恐蓝眸迎上充满疼惜的深褐晶眸时,所有的委屈倾吐而出。“冷月,我刚刚做了一个好恐怖的噩梦!……我好害怕!在梦里我变成了一条巨大的毒蛇,梦中的我竟然嗜血到要伤害你……呜!呜!呜!”

“傻瓜!只是个梦而已,忘了吧!不是有冷月陪在你的身边吗?那还怕什么!记住:一切有我!”

“冷月!”潸然而下的热泪再次沁湿了美丽的蓝眸,就在狄瑞斯抬手为其拭泪的一刻,夏洛特清楚的看到了冷月手腕处的“齿痕” ,那是蛇类特有的齿印!那么,刚刚的梦境?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袭向了夏洛特的“四肢百骸”……

第一百一十八章 —— 生死之念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