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 导火索 之一

  环游世界,是许多人的“梦想” !当这个“期待”美梦成真的一刻,你的心中一定“愉悦至极” !如此美妙的旅程,如果是和心爱之人一起度过,那幸福的指数就会如 Vitas 的高音般“狂飙”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拥有如此兴致之人除了我们久违的主角——“狄瑞斯”与“夏洛特”外,绝对——别无他人!

可以想象他们的壮举吗?短短的数十日,他们的旅途便踏足至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自由、平等、博爱的艺术之都——巴黎,摩纳哥的标志——世界著名赌城的所在地“蒙特卡洛” ,阿联酋的“贸易之都”——迪拜,神秘的金字塔之国——埃及,失落的人间天堂——马尔代夫,闻名遐迩的潜水圣地——伯利兹,富有“石柱森林”之称的卡帕多西亚,令人流连的奇妙水城——意大利威尼斯,明媚绮丽的多岛海——爱琴海,太平洋上的明珠——塔希提,世界娱乐之都——拉斯维加斯,世界自然遗产——上帝恩赐的明珠“美国黄石公园” ,美丽的玻璃海滩——加州布拉格堡,西澳的迷人海岸线——鲨鱼湾,有着梦幻般漩涡的——美国波涛谷山岩,世界活化石博物馆之称的——澳大利亚,艺术与激情交织的西班牙国都——马德里,被誉为世界尽头的——乌斯怀亚……

宛如“蜜月”的幸福之旅中,两颗“炽热” 的心彼此相依——正如此刻般,身处在瑞典——拉普兰地区的两人正在饶有兴致地欣赏梦幻、神秘的北极光!

笼盖四野的夜幕之中,密布着数之不尽的嘹亮繁星,在星空的交相辉映中一轮恰似“凝眉” 的弯月莹白胜雪,如此般清朗的朦胧,煞是迷人!接应于天际之下的皑皑冬雪,将整个迷离、奇幻的冰雪之国烘托的——妙不可言!值此之时,姗姗降临的极光宛如绝世仙女的丽影般惹人遐思……

光与色的交响中,如梦似幻的奇景令人目不暇接——极光变幻的形式及其丰富!有时,它短促的如节日的焰火般“转瞬即逝” ;有时,它又像数条彩带般炫舞夺目;有时,又如一张巨大的荧幕般五彩缤纷、变幻无穷;有时,犹如美女的青丝般嬉戏、滑落;有时,恰似飘浮空中的春絮般轻渺旋动;有时,又似少女的丝巾般随风而落……在时而聚集、时而涣散、时而交替、时而疏离、时而折射、时而飘渺中展示着大自然的妙笔生辉……

被如此炫景“迷醉”的夏洛特亲昵的依靠在狄瑞斯的右肩之上。“冷月,这极光真的……好美!我好幸福、好开心!此情此景,我一定会毕生难忘的!”闻听至此的狄瑞斯优雅含笑的同时,已将夏洛特紧紧地揽在了怀中。

如此的依偎持续良久后,狄瑞斯体贴的开口道:“冷吗?” 在看到夏洛特乖巧的摇首后,满含温情的深褐晶眸对视上了晶蓝色的美眸。“夏洛特,我想明天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好啊!”

“这地方我也很久没有回去了,也许,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 闻言于此的狄瑞斯停止了尚未说出的轻语。

“冷月,你是不是想带我回‘冷月谷’呢?” 明澈、晶莹的蓝眸闪动着熠熠的神采,在看到狄瑞斯深褐晶眸中灵动的光芒后,恰似甘泉般清甜的含笑浮现在了美丽的唇角……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面前的“无底古琴” 残败不堪,但细细端详后仍能见到依稀的风采。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里,佳羽一直安坐在“无底古琴” 的面前,尽其所能的拼接、修复。其实,佳羽很清楚,就算将其还原如初,古琴也不能奏出宛若昔日的“绕梁之音”了 ,可是,佳羽还是想尽其所能的还它“本貌” 。在将崩折的最后一根琴弦上弦完成的同时,边角的弦口刺破了他的指尖,仅仅瞬间,滴落的血迹便盈落在了杉木琴面之上,顾不得止血的佳羽迅速拿出了随身的丝帕,刚想擦拭琴面的一刻,熟悉的声音在佳羽的耳侧响起。

“小羽,你在做什么?” 语毕的同时,赤烈迦已经走到了佳羽的面前,在看到前几日断裂的“无底古琴”修复如初的一刻,魅惑的紫瞳中略过了一丝盈动的光彩,但如此般的“光彩”仅仅停留了一秒,在下一秒钟邂逅到琴面血迹的同时已经——荡然无存!

“不是说将它扔掉吗?…… 你为什么还……怎么这么不小心!” 看到一向泰然的赤烈迦紧蹙英眉的模样,佳羽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虽然及时压制了唇边的笑容,但银色眼眸中尽显的光彩已经表露无疑!

在察觉到佳羽的“异常”后,不禁有些微怒的赤烈迦气愤的再次开口:“你那是什么表情?” 无奈摇头的一刻,极其温柔的赤烈迦已将佳羽划破的指尖含在了口中,在为佳羽小心拂去伤口的同时,心疼的叹息道:“ 还痛吗?”

“烈,我很好啊!如此的小伤算不得什么?……这把古琴怎么可以扔掉?它不是对烈很重要吗?”

“胡说!它算得了什么!只有你……”即将出口的“心语”被赤烈迦硬生生的吞了回去,难得的“涩意”浮现在了魅惑紫瞳之中。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佳羽“欣慰至极” !但一闪而逝的戏谑却在瞬间充斥了清澈、明朗的银眸。“烈,不要再为我的伤口耿耿于怀了!我真的不忍心!如此迷人的‘赤烈迦’怎么可以像此般—— 一蹶不振呢!烈,你忘了吗,我——小羽可不是娇生惯养的‘温室植被’!” 闻言至此的佳羽稍作停顿,在看到赤烈迦温如暖阳的凝视后,坏笑道:“这小小的伤口与‘玄铁钢鞭’造成的创伤相比绝对——不值一提!”

听闻至此的赤烈迦“如雷轰顶” !瞬间“满布黑线” 的迷人俊脸上“汗如雨下” !在如数只乌鸦飞过头顶般的“囧然” 中,闭目愧责的“尴尬”之态——凝重复杂!

成功饱尝“收获之喜”的佳羽“幸灾乐祸”的安慰道:“我绝没有‘旧事重提’的意思。所以,烈,你不用表现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摸样!小羽虽然没有‘天容万物’的胸怀,但这点容人的气度还是——‘绰绰有余’的!烈,既然我都已经释怀了,你就宽恕自己——放下一切吧!不要永远在泥泞的‘深渊中’无法自拔!……小羽……会心痛的!” 慷慨大义的言辞极富“感染力” !如果能在最后一刻保持应有的自若,会令预期的效果大幅提升!但是,佳羽偏偏在最后一刻“破功了” —— 隐忍至极限的“灿烂”容颜配以“熠熠生辉”的明艳银眸令内疚的主角——赤烈迦“愁云密布”的俊脸上笼罩了一层难言的苦涩。

在看到赤烈迦的“难以释怀”后,温柔如水的环抱代替了无言的安抚。被佳羽揽在怀中的赤烈迦轻柔的低语道:“小羽,以后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旁,绝不会让你再受任何的委屈!我保证!”

戏谑般的笑意在听闻至此的一刻全部退去,在以全力抱紧赤烈迦的同时隐隐闪现的水汽蒙上了会心的银眸。

许久过后,魅惑的紫瞳凝视着怀中的伊人,在将佳羽领至庭院座椅的一刻,赤烈迦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小羽,其实我们相处的时日并不长久,但你却带给我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在看到佳羽会心的回笑后赤烈迦继续说道:“从未有过的‘亲切感’!……听父王讲,在我出生的一刻母亲便‘永远’离开了我的身边,如果没有我,他根本不用忍受那种‘天人永隔’的煎熬!他亲口告诉我,那种刺骨的心痛令他无法正视我,只要看到我他就会想起母亲的离世之痛!…… 我与父王的交集仅限于此!对他的记忆也仅仅停留在了这只言片语中,自此之后,我便应他之意离开了‘紫玉魔都’,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景:少不更事的我完全不能理解父王的‘用意’,我与长兄(卢卡特)不都是他的骨血吗?为何却如此的天差地别呢?……在被送离出‘紫玉魔都’后,我便一直生活在父王的别苑里,虽然别苑的生活相对平淡却不失应有的清静、雅致!如此般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父王辞世的一刻,在得知父王战死的噩耗后,我毫不犹豫的返回了‘紫玉魔都’,但当提出见其最后一面时,我久违的兄长卢卡特却亲口告诉了我父王的遗训 —— ‘永不相见’! 在听到这短短的四字后,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笑然以对’!……赤烈迦,你怎么如此愚蠢呢!…… 显然我低估了‘他’对我的恨意!是我让他饱尝‘痛彻刺骨’的丧妻之痛的!就算将我碎尸万段也难消他心头之恨吧?作为一切的祸首,我怎么还能奢望他应有的关爱呢?对他而言,我只是一个‘徒有血缘’的陌生人而已!”

言及至此的赤烈迦漠然停顿了数秒,在稍事调整后继续说道:“本想返回别苑的我应长兄的要求停留了数日,别小看这短短的数日,这些日子的驻足让我彻底看清了父王眼中的‘爱子’、 ‘紫玉魔都’的掌权者卢卡特!作为一名旁观者而言,我只能如此评价于他 —— 愚不可及、刚愎自恃、荒淫无度、有负众望! 如此之人竟然可以赢得父王的万千宠溺? 这简直是一种天大的‘讽刺’!他的所作所为让整个雷德利家族 ——‘颜面无存’!…… 不过,最终令卢卡特走上绝路的也要归功于父王的宠溺,在父王的纵容下他的‘骄纵任性、不知进退’最终将他推向了深渊!对于此点,我应当面向狄瑞斯致谢才对!多谢他亲手帮我除去了——家族的耻辱!”

闻听至此的佳羽,在握紧卢卡特手掌的一刻,轻柔的开口道:“所以,你根本不会为了卢卡特向‘魔域圣都’宣战是吗?”

“我当让不会向‘魔域圣都’宣战!因为狄瑞斯已经离开了那里!”

“烈,你与狄瑞斯有过节吗?”

“没有!不过,他可是千年难逢的 —— 强敌!相信不久后,我们会正式见面!我为之期待!”

震惊的漫语略过了佳羽的心间,难道赤烈迦要与主子——狄瑞斯一教高下吗……

第一百一十二章 —— 导火索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