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棉花糖的真实身份

  到达“绝妙森林”后,韩菲儿许久未见“棉花糖”。正在苦恼之际,不远处的草丛中一阵异响。一定是棉花糖,毫无心机的韩菲儿欣喜前往,当看到草丛中物种的形态后,韩菲儿惊愕当场!

  当它逐步离开遮蔽的草丛后,韩菲儿吓呆了:那是一只灰绿色的丑陋巨蜥,

  它浑身遍布的不是光滑的鳞片,而是型如战甲般锋利的鳞甲,在四只巨大利爪的移动中逐步靠近呆立的韩菲儿!在距离韩菲儿不足五米之处,血红的长舌飞射而出,在即将卷向韩菲儿的刹那,被一道金光瞬间击断!断裂的长舌在落地的刹那,挣扎、扭动!犹如一条垂死抗争的毒蛇!被断舌之痛激怒的怪兽暴怒不已!它向着金光的方向咆哮而去。被怪兽刺耳的叫声所激,韩菲儿终于转动了身体,当看到怪兽距离棉花糖不到三米时,惊叫而出:“危险!快走!不要管我!”在看到棉花糖仍未行动后,韩菲儿大惊失色!

  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让韩菲儿不敢置信!怪兽在距离棉花糖一米处急刹车式的停驻,因瞬间停驻的冲击力,巨蜥般的怪兽踉蹡翻滚,跌撞间狼狈异常!在距离“棉花糖”半米处,颤抖不止的趴跪,在如鬼魅般的哀鸣中哀求的开口:“尊敬的‘光明之神’,卑微的‘赫淮斯’无意冒犯!请圣神宽恕!”

  在‘赫淮斯’的求饶声中,棉花糖的周身弥漫着无限的金光!一贯温柔、纯美的棉花糖,原本清澈至极的蓝眸已笼罩上了一层怒火,在棉花糖无视的轻蔑后,眼前的‘赫淮斯’如烟尘般,瞬间消散!

  看到棉花糖无恙,韩菲儿开心极了!她冲上前去,以双臂揽住了棉花糖的颈项,在欣慰的欢喜中,韩菲儿后怕的大哭!“刚刚的一瞬间,我好怕棉花糖发生意外!如果可以选择,我宁肯自己出事,也不要棉花糖受到伤害!你真的吓死我了!那怪兽走了吗?怎么转眼间消失了!”

  听到韩菲儿的话语,棉花糖晶美的蓝眸瞬间恢复往昔的清澈!再以马首轻抚韩菲儿的脊背后,韩菲儿的哽咽逐渐平息。再次迎上韩菲儿梨花带雨的娇容后,棉花糖心痛的眼神笼上了绝美的蓝眸,看到棉花糖的失落,韩菲儿贴心的破涕为笑,调皮的用鼻尖轻蹭棉花糖的马首,看到韩菲儿重获笑颜,棉花糖也随之欣喜万分!

  “光明之神屈尊至此,照例应提前通知我与撒旦,如此草率的前往,会使我们背上招待不周的罪名!这样的强加之罪我们可担待不起!”在菲亚特隐含的怒意中,棉花糖不予应对,看到他的无视,菲亚特继续说道:“不过!对于光明之神今日的‘装束’我——菲亚特费解异常!难道光明之神以如此装扮现身就能合理的擅闯我‘火地狱’的领土吗?如果,史考特圣神是这样理解的,我——菲亚特改天一定回访您的府第!您意下如何呢?”

  听到此处的韩菲儿惊讶异常!她看着微含怒意的撒旦与菲亚特,又回首看看身后的“棉花糖”!

  在看到韩菲儿眼中的疑问时,“棉花糖”满含歉意的回望,在一阵绚烂的七彩虹光后,“棉花糖”变身为“史考特”!

  看到史考特的现身,韩菲儿瞬间顿悟!她怎么这么傻!刚刚的丑恶巨蜥曾称呼棉花糖为“光明之神”什么的,但因当时的情形使然,她并未特别留意。早前在撒旦的生日酒会上,她就对史考特的蓝眸“印象深刻”!当时也曾有疑虑!但她韩菲儿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将“人”与“马”联系在一起!她——韩菲儿是应感叹魔法的魅力,还是应该为自己独到的“眼痴”哭泣呢!这也太荒谬了!史考特为何要如此骗她!当她是白痴吗?这样的“恶作剧”她可不喜欢!她真的生气了!

  “我把你当做最好的知己!你却以魔法的手段欺骗我!这样好玩吗?光明之神殿下!我承认,我——韩菲儿就是彻头彻尾的傻瓜!这下如何,你满意了!”在韩菲儿转身的一瞬,史考特拉住了韩菲儿。

  “菲儿!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想让你开心而已!你相信我好吗?我本来想在今天告诉你真相的!可是……”看到韩菲儿眼中滑落的珠泪,史考特哑然了!在史考特犹豫的刹那,韩菲儿转身跑开!

  “尊敬的光明之神,身为火地狱的掌权者,我会将今天之事上报圣尊——朱利安!望请见谅!”

  看到撒旦与菲亚特的转身,史考特不快的说道:“对擅闯之事,我——史考特深表歉意!但平心而论!若不是为了解救菲儿,我根本不会让体内的神力外泄!以你们的功力!无论如何也觉察不到我的存在!请管好你的领域!不要让污邪之物伤害菲儿!今天若是我晚到一步,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上宾——韩菲儿了!”

  听闻史考特的话语,撒旦、菲亚特惊闻转身!

  “什么污邪之物?你说清楚!”因过分的急躁,撒旦抓住了史考特的双臂。

  “怎么?你完全没有察觉吗?你的功力有待提高呀!看来我——史考特高看你了!”在史考特充满讥讽的语气中,撒旦加重了手腕的力度。

  “我再问你一次!是什么污邪之物!你认真的回答我!”

  “撒旦!你的胆子还真大!抛去我的战斗力不谈,只谈光明之主的身份,你这样的逾越,即便是平级的神尊间也是失宜的吧!更何况……”

  “少废话!你没听到我的问话吗?回答我!”怒意浮上了撒旦的星眸,在撒旦如夜的鹰眸注视下,史考特的晶眸也增添了一抹怒意!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是你的奴婢吗?有本事用自己的‘意念感应’呀!”这样的基础还敢和我争韩菲儿!你想自寻死路吗?如果想!我可以成全你!”

  在双方怒火即将点燃的一刻,菲亚特“竭尽全力”的分开了水火不容的两人!

  “你们都少说一句好不好!史考特,我认真的请教你:你刚刚口中的污邪之物到底是什么!”

  在菲亚特略显急躁的追问中,史考特终于松口道:“污邪的本源已让我毁灭殆尽!但有些事我要亲自查清楚,因涉及天庭的私事,恕我不便相告!但我承诺于你,会亲自解决!不留后患!”

  在史考特的回复后,菲亚特满意的说道:“我明白了!污邪之事烦请你多多费心!作为回报,今天的事我不会和朱利安提起!但请光明之尊以后注意,切勿再犯!”

  “如此说来,我——史考特要诚挚感谢喽!哼!如果不是怕菲儿再受伤害,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我不能保证以后不到此处!因为,我要再见菲儿!如果这样的做法让你们不悦!我只能深表歉意!还有,别想用我的大哥压我,这招对我不管用!”史考特在高傲的姿态中,瞬间消失于此……

  

第四十九章——棉花糖的真实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