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动情时分

 昏迷数日后,雅思轻揉双眸如撒旦期待般醒来。映入眼中的是主子——撒旦的卧房,但主子却不在房中,是主子救了自己吗!虽然先前曾去过主子的书房、卧室。但是,从没真正的踏足过房中,只是停步在房间的门口,向主上汇报曾经的一些训练情况。

  而现在它却躺在了主子的床榻上,想到这里就心跳不已。思此,想在主子尚未回来之前,看一下主子的房间,他真的好奇主子——撒旦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可牵动肢体的巨大疼痛,提醒了他:他先前所遭受的“冲击”。在疼痛的作用下他肯定是没办法下床了!只能用眼睛环顾现有的空间:这是一间充满了男性气息的卧房。其实,说是卧房不如说是一间有着独特品味的小型博物馆,更为贴切。先不说房间所占据的面积,单说装潢上已不是“豪华”两字可以形容的了。眼睛所及之处摆放了诸多的艺术珍品,若问这些艺术品的价值恐怕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博物馆都无法与之相比,在巨大的水晶吊灯的映衬下熠熠生辉。虽有如此繁多的艺术品相饰,但房间在布局上一点也没有紧蹙、拘束的格局,反而凸显了主人不凡的品味。众多艺术品在独特的设计摆放下与房间的布局相得益彰。而坐落于房间四周巨大的落地窗更将此时璀璨得足以耀眼的美丽云霞完美的映入眼帘,此情此景,应当是世界上任何名画都无法企及的吧!好完美的房间啊!特别是现在他休息的这张超大睡床,更是房中的亮点,椭圆形睡床整体为白色,均配以欧式浮雕的设计,在一些唯美、细致的地方,配以珍惜的宝石加以镶嵌(带有磷光效应的珍珠——“夜明珠”、彩色、白色钻石、红蓝宝、祖母绿、金绿猫眼……),奢华异常!在睡床的下方有一层略大于床体的海蓝色水晶高台,将整个睡床托离于地面。这样看来,睡床就变成了整个房间最为“耀眼”的艺术品了。房间的点睛之笔为地板部分,地板是中空透明的,结构部分,分为上下两层,中间是一个嵌入式的夹层,夹层中汇入了顶级的魔法神力,会随着绝妙的魔力不断变化,犹如一步高端的带有精美影像的投影机。只要你愿意,可以将世界上任何的美景汇入足下!伴着兰花(兰花当为王者香)独有的香氛,可以说这间寝室“无与伦比”。

  “你终于醒了!”伴着撒旦的话语,雅思收回了飘散的思绪。虽然,通过长时间的相处,雅思已经对眼前的主子,消除了恐意。但是,在迎向他如黑夜的星眸时,还是选择了逃避的眼神,“主上!”伴着粉色的双颊,雅思羞愧的低下了头。“身体好些了吗?是不是还疼呢?”撒旦自然地,走到了雅思的床前,抬手勾起了他的下颚,想看到他蓝色的眼眸,不想雅思因害羞而逃避他的眼神。“主上!我有辱使命,你责罚我吧!”雅思苦恼的看向撒旦,“有辱使命?你是这样认为的?”

  “嗯!险些不能降服邪魔利比亚,还要连累主子为我疗伤!”说到此处雅思的眼眶中泛起了泪光。看到雅思楚楚的样子,撒旦改用双手捧住他的俏脸:“雅思,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在与利比亚的交战中分神吗?”这一问,让雅思慌了手脚,总不能告诉主子是因为看到了他吧!他怎么说得出口呢!怎么办!“主上,怎么知道我分神的?我……我只是到最后一刻轻敌了,才会分神的,让他有了可乘之机。没什么的!”“为你疗伤时我感应到了你当天的战况,只是你刚刚说的这个原因吗?”撒旦问道。“嗯!”看着雅思蓝色清眸的闪避,他知道,雅思一定没有说出实情。“罢了!其实原因并不重要,但请认真的告诉我,为什么要用那种接近自杀的方式打击对手呢?即便当时肢体被困,我也曾教授过你不止一种的,自保的方式!不要告诉我你忘记了?我根本,不会相信!”深邃的星眸注视着眼前的雅思,在震怒的语气中,雅思终于止不住眼中的泪水,顷流而下。哽咽道:“因为,其他的方法不能同时打击对手,我怕在自保的状况下让他逃脱,不能完成主上交与的任务!所以……”“所以你甘愿用这种自我毁灭的方式,也不肯自保!就为了完成你口中那愚蠢的任务,雅思!你听好!这是我第一次警告你,也是最后一次!你明白吗?你不会想看到我,再一次生气的样子吧?”“主上!我发誓!再也不敢了!”看着眼前吓坏了的雅思,撒旦虽然气愤到了极点,但看到眼前人已经涕不成声的样子,语气又软了下来,不禁将雅思揽入怀中:“雅思!你要知道,任何情况下、又或是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及你重要,你可曾想过,如果,那天我不能及时救你,你会遭遇到什么,所以不要怪我会如此的生气。你也要为我考虑……”如果失去你!我该怎么办!但后面这句话,撒旦只是在心中默念而已,并未说出口,对雅思说出上述的话,自己也着实的感到意外……

  

第八章——动情时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