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 生与死

    出了秦钰的军帐,风心蓝来到了关押犯人所在的地方。十几个木制的牢笼拥挤在一起,周围是水泄不通的士兵把守着,插翅难逃。她直接来到了关押着纳兰公主和李城际的牢笼前面,打量了一下,这个笼子显然要比其他的几个干净舒适些,也有可能跟只关了他们两个有关。

  纳兰公主正在给李城际喂药,只是几天的折磨,她的脸上便呈现出不健康的蜡黄。风心蓝眉头微皱,她以为他们两个应该已经处死了,现在看来钰儿好像还留着他们有用啊。但,也不至于要给那人药吃啊,这里是荒原,草药虽多,但能治那人伤的药是很稀少的。

  “你叫什么名字?”

  她问出口,声音清冷的让纳兰听到后全身发颤,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在下李城际,她是纳兰,胡尔拉部落的公主。”

  李城际靠在笼子柱上,淡漠的望着风心蓝,用手轻搂着纳兰的肩膀,让她躲进自己怀里。这个女人的恐怖,他今生难忘,心里兴不起半点反抗的意识,但仍是下意识的想要保护心里最重要的人儿。

  “你是谁?”

  她记得那天,就是这个人破掉了她的“浣女倾城”。师门秘籍上说,若非了解“浣女倾城”的功法,是不可能破开的。浣女倾城可做媚术,亦可做幻术,全看练的人走哪条路子。她的娘亲走了媚术的路子,她则选了幻术的路子,但功法是相同的。明明她的师门久不出世,这个年轻的男人怎么会知道破解的方法?

  李城际的眼眸突然精光乍现,他看着眼前面貌清丽却隐含杀机的女子,心里一阵挣扎。果然,他还是泄了底。但不知眼前这个女子对他到底有没有更深一层的意图,他死了无所谓,但是师父师兄他们……

  纳兰感觉到搂住自己的他身体一僵,以为他内伤发作,不禁呼道:“城哥哥,你没事吧?”

  李城际低头望向怀里全心全意关心着自己的纳兰,只觉得进退两难。

  “你怎么会知道‘浣女倾城’的?”

  风心蓝不满于他对自己问题的忽视,周身的气势一变。李城际只觉得自身压力倍增,刚刚好转的内伤,似乎又有恶化的趋势。

  “师父曾告知过。”

  只是说出这几个字,他便汗流浃背了。

  风心蓝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只觉得心中烦躁,便收了周身的杀气。她的师父是娘亲,她从来没有听娘亲说起过有关师门的陈年旧事,就连娘亲和爹怎么认识的她还都不太清楚。她不知道自己的师门和对方的师门之间有没有什么前仇旧恨。不过,她从没有打算出江湖,而且师门也并未有传世的恩怨需要她去了解的。至于这个知道师门秘技的人……算了,让娘亲处置吧。

  决定了,便不再停留,再没看那二人一眼,她转身便走了。至少,要问一下娘亲,她毕竟是这一代的门主,她也应该了解一下师门的历史。

  看着风心蓝消失在重重的军帐之中,李城际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只觉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不禁紧紧的抱住了怀里的纳兰。他竟然从那个女人面前活下来了,她身上的杀气让他以为自己不可能逃过了。挺过了这一次,下次应该就没问题了。那个女人,高傲,清冷,既然这次放过了他们,以后应该就不会再杀他们了。

  他并不怕死,但他死了,纳兰就不可能活下去。他要保护纳兰,就算接受那个将军所提出的条件也在所不惜。

  而沉思中的他,没有注意到怀里的纳兰正在内心深处挣扎,是生还是死?若决定活下来,面对的只有无尽的痛苦与屈辱,虽然这一切都会有城哥哥陪她一起面对;若死……若她死了,城哥哥能不能活下来呢?

  她不敢问,她知道为了能让她活下来,城哥哥会做个什么样的决定。但她还下不了决心,城哥哥是大华国人,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是在他心里的。可是她是土生土长的胡人,她们世世代代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她是部落的公主,是宗族,她有她自己的骄傲,她不能看着自己的子民们失去自由。生与死,到底该作何抉择?

十七 生与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