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 追寻

    最后,即便尚关卫已经准备的妥当的不能再妥当了,依然被风彩熠母女扔在兵营。理由只有一个,他只会浅显的拳脚,根本不能自保。当然被留下的还有杜小桃。

  “上官爷爷,我们被留下来了哎。”

  “唉,小桃,我看起来像是会拖累别人的人吗?”

  “很像哎……”

  “……”

  冷风呼啸,越往北便越是寒气入骨。风心蓝与风彩熠直接绕过了驻扎在群山之中的大华国军队,前往她们印象中番人部落的所在。

  两天两夜,她们日夜不休的奔驰着,胯下的战马也因力竭而倒地不起,呼呼的喘着粗气,痛苦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抽出软剑,剑锋起落之间,风彩熠冷淡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迟疑。风心蓝带些疑惑的望向她,没有了马,她们用什么赶路?

  “娘……”

  “马儿已经走不动了,以后的路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况且,马儿奔行起来足声太大,会被番人发现的。”

  “嗯。”风心蓝垂下眸,连日来的奔波,再加上一直处于忧虑之中,她实在难以再将事情考虑周全。幸好娘在啊,她心头一暖,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

  “蓝儿,还有两个时辰就要落日了,我们在此休息一下。我们带的干粮不多,以马肉为食。但是,不能生火烤熟了吃,只能吃生肉,你素来注重口味,这一次,要忍着点了。”

  “娘,我没有关系的。”

  风心蓝突然想起当年,娘亲还是师父的时候,为了救她那个讨人厌的爹,四处放火,招来番人的围追堵截,方才找到关押他们的地方。这一次,她们多少知道了番人大体的位置,却需要尽量的隐蔽起自己的行踪了。

  马肉本身就不是美味的食物,而生的马肉更是连入口都有些难了。因为无法将马血除尽,所以原本就有些酸臭的马肉,吃在嘴里更是加了一层浓重的血腥气。可是即便是这样难吃的东西,两人还是忍着恶心,吃到饱腹。因为她们都知道,接下来的路程,只会更累。两人在

  还有一座山头,她们便可以看到草原了,那里是番人的天地。找了个隐蔽的山洞,她们相互依偎着,进入浅眠。

  “茵祺哥,你怎么样?”

  失了武功的吴茵祺,对野蛮强悍的番人,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原本清隽的脸上,早已布满了青紫的伤痕。肢体破败的他,瘫坐在地上,还要靠着身后的墙,才能勉强看得到牢外的秦钰。

  “钰少爷……”他想要起身,却因腿上没有感觉而失败。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秦钰满心满眼的痛苦愧疚,他转身对身后的纳兰公主怒喝着,颤抖的身躯里,盛满了恨意。

  “我说过,你若一日不答应与我成亲,我便折磨他一日。现在,你答应了吗?”

  秦钰闻言,原本痛苦的神情却变得冷峻起来,他盯住她,不带一丝表情,连目光都冰冷的让她全身发寒。面对着这样的盯视,纳兰公主忍不住倒退两步,直到感觉到身后人默默的支持,突然慌乱的心才稍微平稳了一点。

  “你……你瞪什么瞪?告诉你……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我就把他折磨致死!”

  “恶毒的女人,你根本不配做公主,更不配做我的娘子!”他冷声道,字字如冰,“茵祺哥今天所受的伤害,我会加倍从你身上讨回来!”

  “你……你……”纳兰公主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好似变了一个人,他一瞬之间散发的气势让她脊背发寒,想要出口骂他,却字不成句。

  秦钰忽的上前,掐住她脖颈,虽然现在的他因中毒而内力全失,可是他全身的杀意却吓傻了一向骄纵的纳兰。

  “砰”的一声,纳兰身后年轻的军师突然出手,一掌将秦钰打飞了出去。强烈的劲气,让他穿破了粗木牢门,直直撞到石墙上,如残叶的身躯方才跌落在潮湿的地面上。

  “换一个牢门!”

  “是。”

  撇下这句话,年轻军师扶着呛咳不止的纳兰公主,走出地牢。他回望了躺在地上的秦钰一眼,眸光中的阴沉让吴茵祺心头一颤。

  “钰少爷,你这样,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咳咳……死了,比娶她强……”

  “钰少爷想娶的,是小姐吧?”

  许久,久到吴茵祺以为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只听秦钰轻轻的喃道:“嗯,这世上,我想娶的……就只有蓝姐姐一个而已啊……”

  吴茵祺再没出声,掺了许多愁的心里,这一刻却好似放下了什么似的,轻松了许多。如果是钰少爷的话,难怪他与林炀入不了小姐的心了啊……轻笑着,他回道:“嗯,跟小姐比,死了倒真是比娶那个恶毒的女人强呢……”

  

六 追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