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三 别离

    蓝姐姐在躲他。还有五日,他就要启程了,此时竟然找不到她了。找不到她,他怎么说服她随他一起去北边?

  “钰弟,你在走神吗?”尚丰麟带些好笑的望着他。

  “呃,皇上恕罪,臣走神了。刚才讲到哪里了,您请继续。”他仍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回道,心思依然无法放到正在谈论的军事上。自从那夜以后,已经两天了,蓝姐姐到底躲到哪里去了。晚上甚至都不在房内休息……

  “这里就只有你、我还有林大哥三人,你就不用假惺惺的皇上来皇上去的了,快说你到底怎么了?军事上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我相信你也算得上是个人才。接下来咱们谈谈你的心事吧。”

  秦钰有些无奈的看着有些过于兴奋的新皇--尚丰麟。他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八卦了?

  转给一旁的林炀一个“让他快讲”的八卦眼神,尚丰麟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个一直以来以聪明认真著称的义弟,变得这么既呆又傻了。

  林炀只是微微笑着,并不回应,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尚丰麟有些气馁。他身边的大臣,好像并没有太拿他当主子呢。唉,谁让他这么和蔼可亲,惹人怜爱的,这说明大家都非常的喜欢他啊。给了自己一个很满意的理由,他马上又恢复精神,继续八卦。

  “钰弟,你喜欢上哪家的闺女了吗?要是真的有的话,一定要说哦,我帮你赐婚就是了,一定让你娶到人家的。”

  给他一个“你很多事”的眼神,秦钰选择继续思索他亲爱的蓝姐姐,到底躲到哪里去了。

  “皇上,钰儿喜欢的女子,可不是你想赐婚就可以娶到的啊。”林炀意味深长的道,落在秦钰脸上的目光也同样很是饱含深意。

  如果再嗅不到什么特殊的味道,秦钰就只能算是笨蛋一枚了。他不管一旁一直催问的皇帝,而是非常深沉的对林炀道:“你知道她在哪儿?”

  “是。”依然微笑,而且带了点取笑的意味。

  不管他眼中似有若无的嘲笑,再接再厉的问道:“她在哪儿?”

  “不能说。”笑笑笑,最好能气死他。小家伙,才几岁啊就想跟人家洞房。早知道这样也行,他先下手算了。不过他心中也知道,若对她用强的人是他,恐怕他会被打到吐血而亡吧。原来她并非无情,只是她有情的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罢了。

  “我不管她对你说了什么,总之,你要告诉我她在哪儿。”他牙根咬的紧紧的,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揍人的冲动。他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个对他而言亦师亦友的家伙,其实更是他多年来的情敌。蓝姐姐将去向告诉了他,就说明他在蓝姐姐心目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该死,是他太急了么?

  “她只留给我一句话,她要走了,若你兵败番人之后还要找她,那时再告诉你她的去处。”依然笑着,却有些苦涩。转念又想到了金安城里无数迷恋他的莺莺燕燕,心情好了很多。还好,他是个很滥情的人,所以分给她的爱不是很多,应该,还能收得回来吧。

  “就这些?”

  “就这些。”

  他无言,不知该作何反应。她还让他去找她,是不是说明她其实已经有一点接受他了?再也无心谈正事,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铭心殿。

  “到底你们在说谁啊?”尚丰麟有些挫败的问道,为何他觉得自己好似不是在与凡人讲话。

  “皇上,你年纪太小,最好不要知道那么多……”

  “林将军,你说朕什么?”尚丰麟眯起眼问道。

  “呃,说起来皇上也已经十八岁了啊,不小了,不小了。呵呵,皇上都已经十八岁了,后宫却依然空虚,这个不太好吧。好,回去我会与各位大臣们合计合计,皇上的终身大事不可儿戏啊……”瞥了一眼瞬间就蔫了的皇帝,林炀嘴角噙着得意的坏笑,只叹生命的美好啊。

  “林大哥,你饶了我吧。我还小,不用找一帮女人来分享的……”

  宫中上演着坏大臣与可怜皇帝斗智斗勇的戏码,宫外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不声不响的别离么?他在她心里,到底有没有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四十三 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