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六 追查

    铭心殿内,风心蓝、秦钰与林炀三人,坐在皇上御赐的座位上,品着宫中才有的香茗,却均是一脸的不怨。秦钰与林炀比武过后,本打算就此道别。却没料,他们刚出了林府的门,便遇上了找寻主子的吴因祺。皇上口谕,传三人入宫觐见,不得已只好舍弃原本打算好的行程,进宫来。

  所以,此刻本应坐在各自家中的饭桌上享用午餐的三人,很是有些哀怨的饿着肚子,勉强用香茗来代替香喷喷的白米饭。尚任权自内室走出来,坐上了龙座,良久方道:“蓝儿,你爹娘已经走了吧?”虽是问句,皇帝心中却早有了答案。

  “嗯。”风心蓝淡应着,不认为此刻自己的举止很不恰当。她依然优雅的享用着香茶,连抬头也不愿的,敷衍着。自从得知了父亲被迫害并离开皇宫的真相,她便减少了些初时对皇帝爷爷产生的那种亲切感。

  谈不上恨,但却有些怨。

  林炀看了眼冷面的风心蓝,对着皇帝答道:“皇上,尚叔有风婶保护,想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是啊。”尚任权轻叹一声,苍老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失落。

  秦钰乖巧的不做声,只是暗地里拉了一下风心蓝的衣襟,却被她射过来的横眼吓退了。蓝姐姐,心里好像有些不悦呢。

  尚任权苦笑了下,没有追问风心蓝为何突然变得那么冷漠。对林炀道:“林将军,朕今天叫你来,是要给你一道密令:自今日起,朕命你林家军暗地里追查半月前的那次朕被下毒的事,务必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幕后对朕下手的人揪出来!”

  “臣领旨,但臣希望能像皇上请一道密旨,允许臣可以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来暗访这件事。另外……臣恳请皇上,能让小郡主与小秦将军协助臣完成此事。”林炀跪伏在地,不卑不亢的言道。

  “哼,你倒聪明,知道先找个保命符。”尚任权有些无奈的笑道。

  “皇上明鉴,小郡主与小秦将军皆是万中无一的高手,再者,若仅靠臣一人,臣怕有些事情不是臣所能涉及的,有小郡主的帮忙,定能加快这件事的进度……”

  “好了。你这小子,怎么就不像你爹那么忠厚?自小便懂的油嘴滑舌。”尚任权打断了还要上诉的林炀,转而对风心蓝道:“蓝儿,你可愿意帮他?”

  “蓝儿愿意。”风心蓝随即想起了半月前的那晚,她曾跟踪一人进了后宫,那处宫苑分明是……虽然她的爹爹在走之前曾告诫她不要卷入宫廷争斗之中,但她怎能放任凶手逍遥法外?说起来,即使她不犯人,也终究会有人来犯她吧。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三人去办。”

  皇上挥笔而就,写了一道密旨交给林炀。方道:“林将军与秦将军先回去吧,蓝儿,你留下来陪爷爷用饭吧。”

  “是。”三人齐答道。

  风心蓝望着眼前的老人,心里矛盾着。她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面貌来面对他。血缘的亲情是斩不断的,然而他却是让她的爹爹痛苦一生的元凶。或许在那一次的事件里,皇上也是受害者,但处死的命令却是由他亲口说出的。到底,眼前的这个人,她应该当做亲人,还是当做仇人?

  “蓝儿已经知道那件事了吗?”

  “嗯。”她直眼看他。

  尚任权只是淡淡一笑,那笑中却好似蕴含了太多的痛苦与寂寥。

  “蓝儿,真的以为那道命令是朕下的吗?”

  风心蓝闻言一怔,疑惑的道:“除了皇爷爷,还有谁能够处死一个妃子吗?”

  “说起来,虽然宁妃并非我所杀,却也因我而死啊……”重重的叹出一口气,尚任权痛苦的覆上额头,陷入了回忆之中。

二十六 追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