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 父子(上)

    风心蓝听到外面传来的话音,没再做声。因为她想要说的话就是提醒她爹,她的那位皇帝爷爷好像已经过来了,只是没有料到会这么快就到了门口。

  她注意到尚关卫在听到皇上的话时,有一瞬间的僵硬,甚至眼里还隐约有一丝恨意。她不明白,再望向刚刚坐在龙椅上的皇上,却发现他注视着尚关卫的目光里,有着她所不能了解的复杂意味。

  “尚关卫拜见皇上,皇上万岁。”尚关卫清冷的声音响起,他已经跪下身去,低着头回避着坐在高位上的父亲。

  “秦钰拜见皇上。”秦钰也有模有样学着,跪下时不忘拽着风心蓝随他一同跪下。

  风心蓝有些不解,明明昨日的皇帝爷爷时和蔼可亲的,为何此时却显得如此遥远?

  “平身吧。”尚任权淡淡的道。

  “谢皇上。”尚关卫起身,却仍是低着头,平淡的面色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他们起身落座后,便都沉默了。这种沉默很快就让气氛变得越来越僵硬。风心蓝很无所谓的啜饮着杯中御赐的香茶,暗中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因为,暗处里泄露出了过多的杀意,让她不得不注意。这里的人,除了李公公,剩下的,可都是她的亲人啊。她可不允许自己的亲人,会在她的眼皮底下受到伤害。

  皇上不开口,别人自然不敢乱开口。尚关卫一直冷淡着面孔,不抬头,也垂着眸,连风心蓝也窥探不到他的神色。而秦钰则安静的坐在位子上,学着蓝姐姐一般,静静的品着香茶。

  “卫儿,你为何……突然回来?”话到中段,硬生生的改了意思。尚任权有些懊恼的瞪着尚关卫,不明白明明以前自己最喜欢的儿子,如今待他却连陌生人还不如?

  “启禀皇上,秦时铭将军的遗子秦钰,如今已满十一岁,已经到了可以接替他父亲官位的时候。草民就是为此事而来。”

  那“草民”二字听在尚任权的耳中却是十分的刺耳。他望着眼前器宇轩昂的大儿子,胸中一阵酸痛。恨那贱人,也恨着自己。当年的他年轻气盛,希望能够靠自己的力量让大华国强大起来,开启一个新的纪元。所以所有的心神都放到了政事上。

  那是的他,并未想过,只是一般宫斗的事件,竟然能够迫使他误杀了自己最心爱的妃子,甚至差一点连他亲儿子也杀了。等他将所有的事情都了解清楚了,才发现他杀错了人,而自己的儿子竟然也已经被自己逐出皇族。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一个女人,只是因为一个地位……

  他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情绪越来越激动,脸色突然变得过分红艳起来。风心蓝看到他的症状,突然从座位上窜起,瞬移到了尚任权的身边。她拉起他手感觉他的脉搏,另一只手则点住他胸口几处穴位,护住他的心脉。她心念一动,不好,皇帝爷爷中毒了!

  李公公有些傻眼的看着她的动作,而尚任权此时还没有回身的迹象,依然沉浸在过往的痛苦之中。风心蓝望了尚关卫一眼。他明白了她目光中意思,也奔上前为皇上把脉。

  “中毒了!”尚关卫道。

  风心蓝听到此言,头一点,对秦钰道:“钰儿,看好门还有李公公。”

  说着便点了尚任权的睡穴,抱起他随着尚关卫来到了屏风后面的内室,将他轻放到了宽大的软榻上,并让他直立起腰腹,坐在榻上。

  “爹,我先引出大部分的毒,保住爷爷的性命,后面的就靠你了。”

  “好,蓝儿小心。”

  风心蓝微微一笑,上榻坐在了尚任权的身后,开始为他运功趋毒。

十八 父子(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