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一 金安皇城

    繁华的街道,来往不断的行人,高大奢华的房屋庙宇,这里是大华国的皇城--金安城。

  风心蓝望了眼马车外的几位“随从”,心底一片空洞。她为何会来到这里?哦,对了,是她新认的爹带她来的,至于原因,她没有问过。

  始终无波的情绪,养成了面容上的冰冷美丽,十八岁的她是动人的。位于她右手身侧的吴因祺忍不住又望了眼她美丽的侧颜,心里的波动只有自己知道。她,不是自己所能配的上的。

  风心蓝了然无趣的望着路上或匆忙,或悠闲的行人,心里并没有因为身边有几个累赘而烦恼。甩掉他们不过弹指之间,但那样或许会给她的家人惹来麻烦。这些人,应是皇宫里派出来的吧,武功底子很扎实,但还是很弱,或许连钰儿都可以胜得过他们吧。

  想到钰儿她皱了下眉,自从来到金安城,钰儿便被她那新认的爹带着,整日里不见人影,除了早晚时仍与她共餐,她都快怀疑那个娃儿是不是换了师父,不认得她了。而至于她的娘亲……她此时应在城郊的青云庵里静心呢吧。

  抬眼望了望天空,笑了。她,真是闲的要发霉了呢。

  “你,叫什么名字?”她对着身边的年轻侍卫道,既然是被派来保护她的,应该是可以被她差遣的吧。

  “启禀主子,奴才吴因祺。”吴因祺心下狂跳,面上却仍是毕恭毕敬。她,注意到他了吗?

  “主子?你是叫我吗?”

  “是,奴才们是皇上赐予主子的死士,您就是我们的主子。”

  “死士?”她需要吗?他们,实在是很弱啊,怎么保护她?

  “死士,就是要以性命来保护主子的特别侍卫。以后奴才们会以性命来保护主子的。”吴因祺兴奋的心情转暗,从他被皇上收容的那一天开始,就意味着他不应该有感情。他,逾越了自己的本分。

  “我不需要你们。”她冷淡的回道。

  吴因祺与其余的三名死士听到此语,皆是一愣。虽然他们真正的忠心是对皇上,但自从得知主子的身份之后,就坦然接受的他们职务的转变。保护皇族,一直是他们的责任,不管是哪一位皇族子孙,对他们来讲都是一样的,只要是皇上认可的,他们就会以命相护。但是,她,却说不需要他们……

  “主子!”四个死士同时跪在她的身前,似乎犯了重罪一般。

  “哼,我不认识你们口中的皇上,也没必要给自己弄上几个累赘。”她不带一丝感情的望着跪在地上的四人,冰冷的声音阐述着她对他们的蔑视,她毫不心软的直言道:“你们,太弱了。”

  四人闻言皆是一惊。他们,太弱了?这位新认的主子,这位年轻貌美的柔弱女子,竟然说他们太弱了。四人心中全都升起一股不服气的恼意,他们可以为她死,但不愿自己的能力被人质疑。如果他们也称得上弱的话,皇城里恐怕就没有几个强的了。

  “起来吧。不用不服气,在我眼里,你们确实太弱了,或许连钰儿也比不过吧……”声音不自觉的放软,心里竟对那小鬼有几分担心。这几日,见他时虽然仍是一副调皮捣蛋的老样子,但他的眼里似乎添了更多的愁思。怎么会呢?才十一岁的娃儿而已啊。

  四人无言的跟着她在街上溜达。她并没有如其他小姐丫鬟一样流连于胭脂水粉的店铺摊位,只是这样逛着。不急不缓,好似每日的例行公事一般。

  “蓝姐姐!”一抹白色身影突然立于她的面前,她并没有诧异,只是嘴角勾了勾,对于这样的巧遇感到一丝好奇。想起来,她与钰儿,好似从未有过这样经历呵。

  “钰儿啊。”她淡淡的道。

  十一岁的钰儿与她同高,却比跟着她的四个护卫要矮小的多了,大华国的男人果然大多数都是高大的,不过,北方边关地带的男人比金安城里的男人要魁梧一些。不知钰儿长大以后,会不会也变成那般。她想象着,竟笑了。在她心里,钰儿或许会一直都是个小鬼吧。

  “蓝姐姐,不要笑钰儿嘛,钰儿好饿,咱们一起吃午饭吧。”他拉着她,进了旁边的酒店。

  她并没有推辞,任他拉着手臂,亲昵的对她说着这家店里的菜有多好吃。她不置可否,好吃与否个人有个人的见地,钰儿怕是看出她自来皇城以后就变瘦了,才硬要拉她进酒店吧。

  转眼间,她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她看到上官卫--她新认的爹。钰儿,怕是找她来壮胆的吧,他对她新认的那位爹爹,好像过于敬畏呢。

  “父亲。”她生疏的叫着,礼貌而客气。

  “哦,是蓝儿啊。我说钰儿怎么突然就跑出去了。快来快来,你一定还没有吃午饭吧。小二,让大师傅做几样清淡点的菜上来。”上官卫却不似她那般清冷,热情的招呼着,毫无长辈的架势。

  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好奇的看着另一面的上官卫,眼里有着不解与好奇。秦钰则早已见怪不怪,上官伯伯讨好蓝姐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蓝姐姐,来,快坐。”秦钰很狗腿的帮她擦拭了长凳,才让她坐下。又来到那年轻人的旁边,很有大人模样的道:“林大哥,请你到那边坐好不好?”

  林炀看了他一眼,无言颔首,改坐到了另一边。他正眼打量了对面的女子一眼,发现她只是对他点了一下头,便再也无视他俊美无俦的容颜。他哎,整个金安皇城所有云英未嫁的少女们心中的玉面将军,竟然也有被无视的一天。

  他心中不服气,便多看了她几眼,这才发现她那清冷似莲的气质,竟然那么的吸引人。除了秦钰,她对所有在场的人,一律无视。那样冷淡的态度,却让他起了好胜的心思。他不信,就凭他,大华国第一的将才、文才加俊才,竟然会让她无视他的存在!

  “林大哥,这位是我的蓝姐姐,也是上官伯伯的女儿。”秦钰很是规矩的介绍着,却没发现自己句子里的语病,他第一想到的是她是他的蓝姐姐,继而才是上官伯伯的女儿啊。

  林炀有些诧异的望向上官卫,却只看到他脸上的苦笑。

  “林将军,这是我女儿,不过她与军队并无牵连,是以不用多加介绍了。我想蓝儿也饿了,咱们还是先用餐吧。”

  “尚叔叔,什么林将军啊,在您面前我只是毛头小子一个罢了。请不要这样折煞晚辈了。”

  上官卫“呵呵”一笑,并没有回答。作为长辈,他起筷,宣布开始用餐。

  席间,林炀与上官卫谈了一些边关上的军事问题,风心蓝并不感兴趣,所以充耳不闻,她静静的用餐,并不出声打扰。给人的感觉是很有修养的富家小姐应有的表现,但看在林炀眼里总觉她的心思似乎不在饭局上似的,飘渺的让人看不真切。偶尔她会帮秦钰擦掉嘴边的饭粒,稍显一点人间的温情,其他的便是无尽的冷淡。这个女人,真是奇怪呢……

十一 金安皇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