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暴怒(三)

  不知何时起了一阵古怪的阴风吹得人们瑟瑟发抖,鹤九华冷笑着看着王梅,四周的人都不敢看鹤九华那张冷笑的脸,私下都说王梅这个蠢蛋踢到真真正正的铁板了。

  “夫人说的真是对啊,那么夫人有没有想过,如果本世子与丞相的血不相融,夫人是否该想想什么后果?”鹤九华看着李洪峰心虚的眸子,又好不嘲讽的说道:“早问丞相宠妾灭妻,果真如此,这真是个好大的笑柄啊。”

  李洪峰的脸色微变,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七年之久,他自己都快要忘却这件丑闻,没想到却重新被人提起。

  “哈哈哈,像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本王错过了啊。”一个声音响起,鹤九华皱皱眉头,他怎么来了。

  江天黎慢慢的踱着步子走过来,少见的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袍,俊朗神毅,惹得一干贵族家的小姐芳心乱跳。鹤九华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心里不禁骂道:长得帅了不起啊!

  江天黎吃了九华一个白眼,不禁默默自己的鼻子,心说自己应该没有那么招人讨厌吧,不就得罪了她一回么,怎么这么记仇呢?

  “敢问太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鹤世子这般生气?”江天黎和和气气的问着一脸犯难的浮离渊一。

  浮离渊一尴尬一笑,回应道:“李夫人说,鹤世子是李家的小姐,还说樊王妃是李家正妻,要与鹤世子滴血验亲呢。”

  “噗哈哈哈,这真是本王此生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本王与世子一同去云国有名的温泉泡过澡,世子可是男儿身,怎会是李家的小姐?”

  鹤九华眉头一皱,疑惑的看向一脸浅笑又不失礼数的江天黎。

  “那就是鹤氏故意隐瞒她的性别,老爷,您一定要滴血验亲啊。”王梅仍旧不死心的说道。只要鹤九华回了李家,还不是她想怎么玩死她就是怎么玩死她,只要她们娘儿俩回了李家!

  “来人!”江天黎不悦的压低了声音,两个小厮立刻跑上来待命。

  “王爷有何吩咐?”

  “去把那个婆娘的舌头给本王割下来。”

  “什么!”王梅吓得脸色发白:“王爷,不要啊,妾身知错了。”

  “本王说话你这个无知妇人居然敢插嘴,真是没管教,既然这样,本王只好代替李丞相好好的帮夫人管管嘴。”

  两个小厮动作麻利的掰开王梅的嘴,李洪峰还没来得及帮王梅求情,匕首就在王梅嘴里狠狠的一搅,一条血肉迷糊的舌头伴随着几颗断掉的牙齿就这么掉了下来,场面极其血腥。

  “娘!”李友梅扑过去推开两个小厮,扶住王梅,吓得花容失色。

  “王爷,内人不过是个女子······”

  “女子,哼!”鹤九华冷笑:“丞相难道不知道么,丞相的正妻鹤氏和丞相家的九小姐被放到浮离国边城的时候半道被一伙黑人截杀,尸骨无存呢,如果丞相再有心一些去影楼里买个消息,丞相就会知道,就是丞相所说的‘不过是个女人’的丞相夫人做的呢?这样的女人,呵呵呵,丞相的口味还真是重啊。”

  李洪峰瞪大了眼睛,一时间竟然浑身上下有些发抖。

  “父亲,娘没有做这些啊!您不要听她胡说。”李友梅抱着痛的抽搐的王梅,急忙反驳。

  鹤九华笑的一脸阴狠:“呵呵,李夫人有没有做这些龌龊的勾当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为了确保我的清白,还是麻烦王爷帮忙去取一碗清水来,本世子就当做是牺牲一下,陪陪李丞相滴血验亲吧。”

  “乐意之极。”江天黎挥挥手命人去取水,鹤九华从腰间抽出一枚银针,刺破手指,滴进碗里,又扎破李洪峰的手。

  所有人屏住气息往碗里望去,只见两滴血水很快散开,互不相容。

  李洪峰的心咯噔了一下。

  “好了好了,事情解决了,那么太子殿下,本世子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太子殿下。”

  “世子请讲。”

  “在浮离国,臣子公然侮辱他国皇族是什么罪啊?”

  “这······,该当死罪。”浮离渊一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把罪行说出了口:“世子,这李丞相是我国重臣,要不世子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在说今日真的是场误会啊。”

  “虽说李丞相是重臣,可是丞相如果不受到点什么惩罚,这云国皇族的面子可往哪里搁,再者说了,太子殿下可要知道,这樊王可是除了名的暴脾气,若是他领兵西下浮离,就算是本王也难与这位前辈争锋啊。”江天黎在一边添油加醋的说着,浮离渊一看着江天黎眉头紧皱一脸担忧的表情,也不禁担忧,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王梅母女俩,心中的厌恶愈发强烈。

  要不是他得娶丞相家的小姐巩固自己太子的地位,他又怎么会在这时候如此难堪的站在这里替李家求情?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过今天既然是误会一场,本世子也不介意大事化小。”鹤九华一拍手中的黑玉骨扇:“也不再难为太子殿下了,不过······。”

  正当浮离渊一要道谢,鹤九华‘不过’二字又让他心下不安。

  “太子殿下,本世子还是要给李家一个教训的,否则,怎么着也对不起母妃不冤不白受了这样的委屈。”

  “那···世子是想?”

  “这样吧,本世子虽不敢说有什么想法,不过可以向太子殿下保证,不会伤及李家各人的性命就是,况且,作为一个大夫,本世子还是有好生之德的。”

  “好好。”浮离渊一点头称是,小小的惩罚虽说有所屈辱,但总好过人头落地。

  鹤九华“哗”的一下打开手中的黑玉骨扇,一边的瑶光会议的点点头,退到马车边去。

  李洪峰全程没有说什么话,他只是魔怔般的盯着鹤九华看,眼睛里浑浊不堪,江天黎看着一边退下的瑶光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问题,只是看着李洪峰一副落寞的样子有些可笑。

第六十六章:暴怒(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