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所谓的

  兰壑扶着鹤九华,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看着湖心亭中央摆着几张凳子,便打算着搀扶着九华去哪里坐坐,稍作休息。

  “哎?那个不是承宁公主吗?”一边侍候的花吹眼尖,看见了从另一边走过来的承宁。

  “兰壑,咱们到一边的草坪上去休息吧,省的一会子她见着你不高兴又要找你的麻烦。”

  “嗯。”听了九华的劝,兰壑知趣的扶着九华到湖边的草坪上坐下,花吹被遣回了宴席去侍候,两人由灌木挡着,安静的看着湖面上泛起的月光。

  “华华,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很是不开心,是因为午膳的时候,皇上说这两年战事乱,让你别去幽冥山脉研制药物而不开心了吗?”

  “差不多吧。”九华枕在兰壑的大腿上,眼中有着极大的疲倦:“壑儿,我厌烦了,我对于这勾心斗角的地方厌烦了,你说我要是逃了,你会不会生气,娘会不会生气,师傅会不会生气。”

  “娘是肯定会生气的,你的师父也肯定会生气的,但是我不会。”

  “为什么?”

  “每个人都由自己选择的权利,无外乎这个人敢不敢罢了,像我这种胆小的,就不敢做什么,可是你可以。”

  “那算了吧,我还是不逃了,我要是逃了,你怕是要背负上很多的恶名啊,或者被遣送回国嫁给亿坤候的傻儿子。”

  “对了,后来有听说兰心姐姐嫁人了,是嫁给谁了啊?”

  “自然是嫁给了那个傻小子啊,她妄图拘禁你,还想要嫁给我,我就干脆放出话去坏了她的名声,一个名声尽毁的女儿,就算你的父皇再怎么宠爱,也觉得是侮辱了皇家的尊严,那么只消再放出话去,坊间就会嘲笑能配的上兰心这种道德败坏的女子的只有亿坤候的傻儿子罢了,不过她在亿坤候府过得也不好,亿坤候英明一世,虽然没有办法阻止将兰心嫁给自己的儿子,不过,让她过得寒酸潦倒的本事想必还是有的,而且那个小侯爷不是还有癔症,一旦发作就会打人么,你姐姐,怕是过得生不如死吧。”鹤九华说着话时没有什么多大的脸部情绪,倒是兰壑,听得心惊肉跳。

  “要是当初我没有嫁给你,那是不是现在过着那般生不如死的日子的人就是我了?”兰壑吞了口唾沫。

  “怕什么,我自然不会让你过这样的日子,瞧,我现在不是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么?”九华点点兰壑的小鼻子。

  “华华,那咱们什么时候能够找个安静地方啊?”

  “······,我不知道,那要看皇帝什么时候肯放过我。”九华笑笑。

  “不好了,公主落水了,快来人啊!”九华和兰壑两人正在说笑的时候,几个宫女尖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九华赶忙拉起兰壑飞奔过去。

  “噗通!”一个小身影飞快的跳入水中,抓起了惊慌失措的兰壑,努力的游到岸边,九华不知什么时候折下了一段长树枝,大喊:“快抓住,快抓住。”

  在水里的承宁死死地抱着来救她的人,脸色青白,湖水冰冷刺骨,这是她此生第一次体会到这么恐惧,只有身边的这个人身上带着暖意。

  “别怕,我抓住你了。”无澜安慰着承宁,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承宁在颤抖。

  “呜,好冷,好黑。”

  “不怕啊,大哥,在把树枝伸过来一点,我抓着她了。”

  “澜儿,你快抓住。”九华吓得半死,怎么刚刚窜进湖里的会是无澜呢,真是喝酒误事喝酒误事,要是无澜出了什么事,她以后九泉之下该怎么和杭姑姑交代!

  无澜一把抓住树枝,抱着已经浑身快要虚脱的承宁到了岸上。

  九华接着微弱的月光看见两人的脸色青白就知道这湖水的温度肯定很低,赶忙命人脱下了两人厚重的冬衣,把自己的银狐披风给他们披上,兰壑也赶忙解下自己的貂裘给承宁穿上。

  “去,去备两碗红糖姜汤来再去准备沐浴用的热水,去吩咐御膳房做薏米山药粥来。”鹤九华不慌不忙的抱起无澜。兰壑则是抱起发抖的承宁,两人一起往偏殿赶。

  几个宫女听了九华的命令赶忙就去办了。

  “呜呜呜,好冷。”承宁冷的牙关发颤。

  皇帝和皇后还有几个皇子听了承宁落水吓得急匆匆的往偏殿赶,这一家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个个都担心的脸色发青。

  “好了好了,乖,现将这药丸吃了,再喝红糖姜汤。”九华掏出两个药丸给孩子们服下,从宫女手中拿过碗,让孩子们喝下。

  皇帝吓得七魂没了六魄,还未进门就开始叫唤:“承宁!九华,承宁怎么样了。”

  “今天太冷,前两日又刚刚下过雪,湖里的水温低的吓人,微臣正在给公主驱除寒气。”

  “那,那不会有事吧?”皇后也是一脸心急。

  “怕是明天要发高烧,要是冻得再久一些怕是都要落下病根,沐浴用的热汤准备好了吗?”

  “回世子,准备好了。”一边的小宫女赶忙报告。

  “壑儿,刚刚我说的步骤你都记清楚了吧?”

  “记清楚了。”

  “好,那就赶紧抱到浴室去。”鹤九华赶紧带着无澜进了浴室,留下提心吊胆的一堆人。

  兰壑谨遵这九华的吩咐,在众宫女的帮助下给承宁沐浴,中间端上薏米山药粥给承宁服下,过了许久,承宁才慢慢的出汗。

  第二天早晨。

  鹤九华算是守在宫中一天一夜了,正如她所料,两个孩子发烧了,现在是蛮有意思的一幕,一间屋子里左右两张床,一张上面睡着承宁,一张上面睡着无澜,中间坐着一个鹤九华和一个香炉。

  昨天的事情也算是调查清楚了,承宁自个儿想要去摘湖边的花结果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湖里,结果现在累的是九华。

  “哎~”九华无奈的扶额:“两个孩子的烧终于开始退下来了。”

  当真是要把她吓死的节奏,不过无澜居然下去救承宁这一点还是让九华很吃惊的,床边,九华轻抚无澜的额头,语气颇为调侃:“你还真是长大了,知道保护别人了。”

  “大哥说我长大了,那我可以喝酒了吗?”

  “噗哈哈哈,你这个贪吃鬼,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东西。”九华被无澜的回答逗笑了。

  “大哥骗人,那那么多人为什么还会喜欢酒呢?”

  “······。”九华一时语噎额:“所以说啊,很多人都是在长大了之后开始喜欢喝酒的,因为他们突然发现,生活中总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情,酒···可以暂时帮助人们回想起美好的事物,这就叫做借酒消愁。”

  无澜看着鹤九华的眼睛,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

第九十七章:所谓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