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大过年的能不能多一份真诚!

  在自家睡了足足一整天的鹤九华终于被怒不可遏的兰壑给掀了被子,开着的窗户不偏不倚的吹来一阵带着水汽的冷风,冻得鹤九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一双眼睛中满满的都是哀怨:“壑儿,你想要谋杀亲夫哇你!”

  “什么亲夫,你看过那个丈夫是想你这样的女人的,快点起来梳妆了,父王母妃都快准备好了,你总不想一会子是父王他们来喊你起床吧。”兰壑一边嘟囔这一边收拾被子,还搭了一把手把鹤九华给拉起来。

  花吹在门外面听见了动静,赶忙带着喜儿将衣服什么的都拿了进来,兰壑一件一件的给鹤九华穿上,最后又给鹤九华批了一件银狐披风这才罢手。

  鹤九华看着自己被裹成一个粽子总算是明白了世界上不只是只有父母觉得你冷才会给你穿那么多,还有一种冷,叫做媳妇儿觉得你冷。

  “嗯,好了,赶紧的,去吃了早饭就好入宫了。”

  “晚上才开宴,这么早过去干什么?”鹤九华揉揉眼睛,看了一眼窗外蒙蒙亮的天,打发了花吹和雪儿,自己坐在了梳妆台前给自己带上假人皮,抹上修容的药膏。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昨天你睡了一天,皇帝让洪公公过来传旨,说是想要午膳一家人聚聚,一起吃个团圆饭。”

  “哦呦,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事就直说,这大过年的能不能多点真诚。”鹤九华默默吐槽皇帝想要秘密议事找的蹩脚的理由。

  “你是觉得皇上想要找皇亲国戚来议事?”

  “否则他为什么端午节,清明节,元宵节啥的不请呢?”

  “噗!你就瞎猜吧,赶紧的,真的是要迟了。”兰壑觉得鹤九华又在说瞎话不正经,好笑的同时又没好气的催促道:“你在不快些,我就先走了哦。还有,玄懿世子已经在门外等了,我说让他来中堂屋里暖暖,他愣是死活不肯进来。”

  “他要是进来了我就会怀疑那是不是我师兄了,他一向来这个脾气,你习惯了就好。”鹤九华打了一个哈欠:“前些日子我记得父王给我的作为生辰礼物的那对玉珏你去取出来吧。”

  “你还好意思说生辰,今年生辰你都没有回来,就知道待在幽冥山脉!”兰壑从一边的架子上取下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知道你要把这个送给皇帝,一早就替你备好了。”

  “我家兰壑真是贤妻良母秀外慧中······”

  “打住,你这种恭维的话还是对母妃说吧,我听了可不会开心。”

  “嘿,都说女孩子是要恭维着的,怎么就你不吃这一套呢?”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出屋子,沈至湛和鹤荆玉已经在等了,奶娘抱着两个孩子,鹤无澜迈着欢快的步子跑到鹤九华的身边:“大哥,你可算是出来了。”

  “怎么,还不许你大哥我好生的睡一会儿?”

  “哪有睡了一天一夜的啊,大哥这叫睡成猪了!”

  “我要是猪,你就是小猪!”鹤九华宠溺的捏捏无澜的小鼻子,牵起他的手:“父王,娘,咱们走吧。”

  “你去和你师兄一辆马车吧,永康王妃说许久不见你,想和你唠唠嗑。”

  “是,无澜你要听娘的话啊。”

  “知道了。”无澜乖巧的点头。

  鹤九华拉起兰壑的手,向着一边玄懿王府的马车走去。

  “伯母,真是许久不见了。”九华带着兰壑登上马车,车厢内的高辛氏端庄大方。

  “鹤贤侄倒是春光满面啊,看来娶了媳妇儿就是不一样啊。”高辛氏笑语,兰壑在一边羞红了脸:“这就是浮离国的六公主吧,确实是个乖巧贤淑的好孩子。”

  “谢谢伯母夸奖。”九华到是一点都不见外,大大方方的道谢:“师兄年纪也不小了,想来伯母也要好好替师兄操心操心婚事了。”

  “是啊,你也要替本宫好好留意着,看看哪家有没有出色的女孩子。”

  “自然,不过,师兄的眼光一向来出挑,找得到配得上师兄的女孩子,想来是要穷山恶水才能够寻得到啊。”九华端了一盘新鲜的鲜花糕递给高辛氏:“伯母尝尝,这是侄儿新研制出来的鲜花糕,都是用最好的鲜花晒干之后制的,女子吃了之后可以美容养颜,散发体香。”

  “这么好,这个小玩意制出来是为了哄荆玉妹妹开心还是为了哄你的小娇妻开心啊?”高辛氏拈起一块鲜花糕,问道。

  “伯母说的我好像只知道母亲和壑儿似的,侄儿要是说这是为讨伯母开心的,伯母信不信啊?”

  “信信信,你的这张嘴啊不知道要比瑾儿甜多少倍,怪不得有那么多家的小姐要对你恋恋不忘呢。”

  “伯母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师兄啊?”

  “哈哈哈哈,你这孩子啊,真是能讨我的欢心。”高辛氏被九华逗得哈哈直笑。

  兰壑乖巧的坐在一边,这么多年来和九华一起参加各种酒宴她早就明白不要多说话为九华添堵,一切都有九华为她护着。

  高瑾倒是一直喝着茶,他知道兰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左不过是个善良安静之人,不喜欢纷乱吵杂,鹤九华之所以一直会把浮离兰壑放在身边,一是因为兰壑这人本就老实本分,不会出卖她,第二,总是一起长大的情分,放在身边总归要比送兰壑回浮离国安全。

  “母亲最近是越来越嫌弃我了。”

  “怎么会,本宫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高辛氏拍了拍高瑾的肩膀,眼底都是慈爱。

  “到了皇宫门口了,我下去打点门口的侍卫,伯母和师兄就在马车里吧。”

  “夫君,我随你一同下去。”

  “好,你慢些,不要摔着。”九华扶下兰壑,两个人一同去门口的侍卫处登记入宫的簿子。

  “到底是夫妻一体,瑾儿,就像九华说的一样,你也应该找个妻子了,也好有人照顾你,母亲终究是老了,有些事情想要帮你安排,也终归是力不从心。”高辛氏摸摸自己鬓角的白发:“瞧,母亲的白发又多了。”

  “母亲别瞎说,母亲还年轻着。”高瑾也是有些难受:“父亲的事,我总有一天会讨回公道的。”

  高辛氏倒是一愣,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孩子,娘都不在意了,你为何要这么执着呢······。”

  高瑾安静的端起一杯茶,掀起马车的车帘,九华带着笑颜站在雪地里,是那样的美丽和高贵,他突然想起他与九华的第一次见面,一个灰头土脸却不失灵动的人儿闯进他的房间,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怯生生的喊了他一声师兄。

第九十四章:大过年的能不能多一份真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