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防备的坦白

    几页书信散落在地上,月光随着梅花树间的缝隙撒下来,伴着若有若无的幽香,落在梅花树下的棋盘上,把高瑾本来英俊不凡的脸照得有些渗人。  

  “师兄特意叫我来你的府上吃宵夜下棋,怎么光见着棋,没有酒肉啊?”九华皮笑肉不笑的问着高瑾。  

  “师弟很少出现这么没有耐心的样子啊。”  

  “那是因为有人有正事不说,反而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吊人胃口啊。”九华小声的嘟囔。  

  “不管怎么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师妹吧?”  

  “就这个?”九华挑挑眉毛。  

  “就这个。”高瑾看着九华一脸风轻云淡的脸,不禁有些挂不住脸:“师妹觉得你欺瞒圣上难道不是一桩死罪么?”  

  “然后呢?”  

  “······”高瑾有些噎住,他居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明明他才是提问方啊?  

  “师兄要是想说让我帮你效命什么的就免了吧,至于欺瞒圣上···,我都不怕,这个罪貌似是要诛九族的,那么我娘,我干爹该怎么办?还是我得说他们不会出事但是我会有牢狱之灾或者五马分尸之罪?师兄,这种把戏以后你还是留着唬怕死的小孩子吧,你觉得我这种没有后顾之忧的人怕什么?”  

  “师妹算的精明。”  

  “师兄你的计谋也是一等一的出挑啊。”九华轻轻地茗一口茶,揶揄道:“师兄看起来不像是喜欢威胁人的伪君子,有什么事情想问的吗?”  

  “···你是谁?”  

  “鹤九华。”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那你为什么小小年纪就会医术?”  

  “我天赋而已,若多说的话就只有以前住的小镇里有位高人,他教导我学医,其余便没有什么了。”  

  “最后一个问题。”高瑾茗了一口茶:“你有没有给我和皇室的人下毒?”  

  “我胆子还没有大到这种程度,再说了,你觉得我一个爱待在深山老林不问世事的人,对名利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么?”  

  “所以,你只是想安稳的过日子?”  

  “我的三师兄,能走我早走了,我就不信你没有看出来,若不是皇帝每每的手段让我留下来,我早就带着母亲走了,还用得着留在这种勾心斗角的地方么?”  

  “······”高瑾看了眼九华:“那你为什么当初要随师父?”  

  “不过只是想要给母亲好的生活,我的父亲去世家中败落,你说给你解个毒就能转一百万是多么的划算啊?”  

  “······”高瑾面部抽搐,感情这货只是无意间被牵扯进来的:“那你又为何要女扮男装?”  

  “师傅的门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我要是以女子的身份出现,早就不知道要被皇帝封赏给哪个氏族的少爷了。”  

  “······”  

  “婚姻,联系了多少不可告人的关系,我从不相信任何人,自然不会把这样的权利交给你们。”九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有时候对会用药的人下迷香其实是很蠢的做法,师兄,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我对迷香没有什么感觉么?”  

  “想试试你而已。”  

  “师兄这是被我噎到了?哈哈哈,刚刚师兄你作为玄懿世子的气场去哪里了?对了对了,虽说你没有被我下毒,但是给你下毒的人当真是不少的,不过···你有没有那个福气活到最后我就不知道了,无言斋的主人。”  

  “你从哪里买到的情报?”  

  “影楼啊,正巧,八年前我刚刚进幽冥山脉的时候遇见了奄奄一息的影楼楼主和他的女儿,我救了他们,只要我想要的情报影楼总是会第一时间供应给我,雀儿一直也在帮我寻查当年你的毒是谁下的,皇后的毒又是哪里来的。”  

  “雀儿?你和人家姑娘关系很好嘛。”  

  “难道我男装就没有什么魅力么?人家小姑娘春心萌动我也可以理解啊,最后一点,师兄,我想警告你一句······除掉我只对你有坏处,因为···你身边的人有许多都是不可靠的。”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要看师兄你是怎么想的了,师弟还有一些药谱急着去收拾,就不陪师兄去吃宵夜了,告辞。”  

  高瑾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九华离去的背影倒是十分的危险。  

  “寒石。”  

  “属下在。”  

  “去,叫松烟把无言斋里身份可疑的人都好好的给我检查一番。”  

  “是。”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搞什么花样。”高瑾冷冷的回了一句话,倒掉了杯中的茶。

第五十一章:防备的坦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