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影楼少主易鸟雀

    密室里,九华慢慢的进行了最后一次吐纳,十天里,温香茗将自己毕生的内力都传给了九华,本来如花一般的容颜竟然一下子变得苍老颓败。  

  “娘!”九华泪流满面:“您何苦要如此执着呢。”  

  “孩子,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陪伴你,只得以这样的方式让你强大,让你有自保的能力。”温香茗摸了摸九华的小脸:“牧老,月娘,你们两个进来。”  

  “哐当!”密室的石门被打开,牧老和月娘率领着一干褐色衣服的人候在门口:“属下在,请楼主吩咐。”  

  “从今日开始,我的女儿便是影楼的楼主,你们两个要全力辅佐她。”温香茗命令道。  

  “是!”  

  “从现在开始,向外部宣称我闭关修炼三年。”温香茗缓缓地站起身向密室内部走去,九华狠狠的咬着牙,手攥成拳头,指甲掐进肉里渗出血来。  

  “少主···”牧老有点于心不忍,他只得低低的唤着九华。  

  九华忍住眼泪,走出密室。石门轰然关闭,九华跪在门前,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现在好后悔,后悔当日自己对鹤荆玉说的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时的毫不在意,后悔自己没有那么强大,后悔没有救下母亲,她前生从未后悔过一次,此生,她居然后悔了。  

  温香茗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自己的步子,她从未觉得一条二十米左右的路有那么难走,密室内部有一张千年寒冰打造的玉床,上面躺着一个男人。  

  “大师兄。”温香茗的声音苍老无比:“你见着女儿开心吗?她现在是那么优秀啊,和当年的你真像啊。”温香茗眼中有些怀念:“我现在变得好老啊,去见你你会不会认不出我啊,会不会不喜欢我?二师兄仍就是那么不可一世的样子,我这次能这么早来见你也是托他的福呢,师兄,我来陪你了。”温香茗说着,躺在男人的身侧,寒气渐渐地入侵她的身体,可是对她来说已近不重要了,因为她就要死了,一个要死的人还怕什么呢?  

  “颜儿,娘和爹会好好在天上保佑你的。”温香茗拉住身边男人僵硬的手,轻轻的说出了她这辈子最后的一句话。  

  石门外微风轻轻吹动刚刚从土中抽出嫩芽的绿草,也吹动九华眼角掉下来的泪珠,滴在嫩草上。  

  身后的一干褐色衣服的人一齐跪下:“影楼七星见过少楼主,黄天在上厚土在下,誓死效忠少楼主。”  

  “老朽牧珏阳参见少楼主,此生愿为少楼主马首是瞻。”  

  “月娘见过少主,以后少主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月娘的脸上微微有些伤感,但也是转瞬即逝,变回了那个毫无感情的人。  

  “你们都起来吧,自明天开始,放出话去,影楼楼主易风城闭关修炼三年,同时由其女儿易鸟雀接管影楼。”  

  “少主决定用女儿身么?”牧老问道:“难道···”  

  “去,就这么说。”九华站起身:“吴王江寒那边的事情办好了没有?”  

  “办好了,而且他坚信他要杀的人已经死了。”月娘回话到。  

  “那就好,这里是大明国国都,各方势力交汇。此次由我接管影楼,对里对外口径要统一。还有,一会把影楼楼下的商铺店面都给我上报上来,我要看一下有哪里有问题的。”  

  “是,那···少楼主什么时候回云国?”  

  “我会向家中递些书信,就说我在这里有些事情,可能要过些时日再回去。”九华把袖子里的小黑拽出来:“小黑,麻烦你个事情,去旁边的幽冥山脉把小金叫回来。”  

  “嘶嘶~”小黑点点头,身体犹如闪电一般的蹿了出去,影楼七星瞪大了眼睛,牧老也十分惊讶,月娘却仍旧是面无表情,好像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够控制蛇与雕并且与它们对话是十分正常的事。  

  “我听闻···”九华慢慢转过头:“影楼里有专门处罚叛徒的狼是吗?”  

  “是的,楼主。”牧老柱起拐杖:“都在地下室里。”  

  “有没有狼崽,最好是那种刚出生的。”  

  “有,叛徒反抗时经常会杀死一些狼,所以也有一些狼崽留着。”  

  “带过来,我要看看它们的天赋如何。”九华微笑着,眼神里透出一股莫名的危险。  

  牧老打了一个寒噤,但是恍然间他又感觉是上一任楼主回到了他的眼前。  

  真是奇怪啊,牧老看着眼前心思缜密的不像是一个孩童的八岁小女孩,第一次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这样的女孩,称霸一方都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阅历,才有现在这般宠辱不惊,泰山不变的性格?

第三十章:影楼少主易鸟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