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目标达成 离开

    她叹口气:“皇上,除正宫娘娘外其他嫔妃不得侍寝至天明,您自己的后宫典制您自己忘了吗?”

  “这是在宫外,不必守那么多规矩。”炎玉龙不悦的拧起眉,不知有多少人想置开规矩躺在他身边大作正宫娘娘梦,为什么她总是不懂利用机会?

  “传回宫里贱妾是要遭口水的,”她转开头,“贱妾自己得懂规矩。”

  “你是要朕封你做正宫娘娘吗?”他问道。

  妮儿冷冷回声:“皇上是这么认为的吗?”“当然不是!”他顿时又暴跳如雷:“你巴不得朕放了你,让你找个好地方安逸的去过下半辈子,你做梦吧,做了朕的女人,你这辈子休想逃开!”

  妮儿用力想要挣开他,却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动弹不得,她的挣扎更令他恼怒不已,他伏下头,忽然狠狠咬在她肩头,留下一个深深的带血的牙印。他抬起头盯住她:“这是你属于我的标志,相信任何人看到都不会再碰你了吧!”他得意的笑起来:“替朕更衣。”

  她忍住痛,小心翼翼的帮他穿好衣服,看他走出去,这才松出一口气,没关系,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

  果然,天亮之后,便听说炎玉龙打算启程回京了,而妮儿却毫不意外的被留在了碧月山庄,还有一个叫小月得婢女监视她。

  “你终身都不许再出林县一步。”炎玉龙在她耳边低道,然后起身,上了马车。

  妮儿在他看不到后,挂起了满脸笑容和炎玉蒙告别,然后开心的挥动方巾送他们离开。

  马车上,炎玉龙满脸铁青,没错,是惩罚了她,可是,却依旧让她如愿离开了他。

  闻讯而来的柯雪绒望着妮儿满脸的笑意,惊异道:“你••••••你不难过吗?”“自有办法让自己开心。”妮儿尝一口爽口得鲜鱼羹,满意极了,忙舀给柯雪绒半碗。

  柯雪绒忧伤的低下头,“如果我也可以像你一样就好了!”妮儿摇摇头:“既然你无法原谅他,那就离开他吧!”

  “这怎么可以?”柯雪绒惊愕得抬头,“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够••••••”“你太被动了,既然已经累了,就别让自己沉在泥潭里出不来。”妮儿喝一口汤,望向拱门处。楚放歌一脸潇洒意气,微笑过来:“炎夫人。”接下来看到的竟是自己的夫人若有所思的倚在椅背上,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令人惊异的是:被抛弃在此的妮儿竟无半丝难过的样子,依旧笑着说话,品尝美味。

  “楚庄主有什么事吗?”妮儿一边礼貌的问,一边用手碰碰柯雪绒,示意她回神,柯雪绒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一见楚放歌,惊呼出声:“放歌?”忙站起来,头一晕欲摔倒,楚放歌忙伸手揽住她的腰身,扶她站稳:“小心点儿。”

  见此,妮儿淡淡笑:这个楚庄主是不绝情,但实在太多情了!

  “炎夫人,”楚放歌有礼的问道:“既夫人愿在敝庄长住,在下爲夫人安排了一个独立的小院,有山有水,亭台楼阁,不知夫人可愿到那边去住?”

  “这个••••••”妮儿正欲说随他安排,也对,毕竟寄人篱下嘛,柯雪绒忽然小声说道:“妮儿,你愿意到我的雪绒阁去住吗?”

  “真的吗?”妮儿大喜道。楚放歌却若有所思的看向自己过去疼爱不已的娇妻,她向来怕生,怎么会对这位炎夫人如此熟络?

  柯雪绒羞涩的点头,又看向楚放歌,楚放歌认可的点点头,“如果你不介意。”

  柯雪绒忙欣喜的转向妮儿:“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很雅致的小院,种满了荷花,妮儿坐在荷塘畔,柯雪绒欣喜的坐在她身边。楚放歌一边吩咐下人打理,一边看着荷塘畔的柯雪绒,心底暗暗的沉没,她那么开心的笑,原本是只有他才可以给的,可是三年前,他却又亲手将那温柔的笑从她脸上抹去,而如今,她却在面临一个几近陌生人时笑得那么开心••••••

  “妮儿,你说的话好奇怪,不过好有趣,那个••••••那个••••••你可以教我读书吗?”她有些羞怯的问。“你不认字?”妮儿惊讶的问道,随即笑道:“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不太会写这些字,我教你简体字,再教你上网读书,学习,投资好不好?”柯雪绒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一会儿便微微点头,“什么都行。”

  她只是认定了这个朋友。

  ——

  皇宫

  刚回宫没两天,炎玉蒙便又受命去了军队驻扎地巡视军务,炎玉龙则每天坐在青龙殿中,面对堆积如山的奏折,额上的青筋止也止不住。

  夜里,炎玉龙一人躺在龙塌上,脑中忽然又闪现出那张热脸对人冷脸对他的娇容。“皇上,”孟宗小心翼翼的走近塌边,双手呈上一份奏折,“林县来的。”炎玉龙竟刷的坐直了身子,匆匆喝道:“什么事?”孟宗逼回脸上一滴冷汗:“小月说,妮儿小姐两天前说要离开碧月山庄了,要她去收拾几件衣服,待她拿衣服回来,妮儿小姐已经走了,行李也都带走了。”

  深夜的青龙殿,忽然响起桌子被掀翻的声音。

  静了片刻,他忽然说:“去把那个玉琼什么的传过来。”

  “奴才已派人找过了,”孟宗忽然觉得今晚会不太好过。“人呢?”炎玉龙怒吼,“也••••••也不见了,寝宫内财物并未少,但衣物之类已全被带走!”“什么?”炎玉龙怒瞪着双眼。

  “你们是干什么的?这可是皇宫,他一个女人怎么能来去自如?”炎玉龙暴怒道。孟宗顿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匆忙的解释道:“皇上息怒,玉琼小姐本就是后宫内唯一未被宠幸的秀女,且妮儿小姐走后她那儿也没人去过,不仅没有奴才,而且也无人打扫,与冷宫无异,奴才们一时都忘了有这号人,直到传唤才发现那儿早已没有人了,而且••••••”孟宗冷汗直流。“什么?”炎玉龙的手紧紧捏着夜光杯,青筋突起。“而且••••••据奴才查探,这玉琼小姐,是在皇上回宫后第三天就不见了的。”

  

第五章 目标达成 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