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一个人 照样过

    渐渐的,湖心雅居里热闹了起来,多了两个小男孩,是蓝山在寻找大米货源的路上捡回来的,快要被饿死的他们,遇到了这样好心的人,自然是对蓝山恭恭敬敬。另外,雅居里还多出了一家人,一对老夫妇,和他们不出二十的一儿一女。他们本是武学世家,却因惹上了官场中人,再逃跑过程中误入激流,在差点被淹死时误打误撞漂流到此,被雪绒和蓝山救起,而追杀他们的人似乎认为他们已死,便回去复命了。

  “这样也好,让你们住在这里当然可以,但你们不得随意出入这里,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忙的晕头转向的妮儿口气很冲的冒出这段话后才回了神,忙想坐在面前的四个人道歉:“不好意思,我实在太忙了,所以口气才这么冲,真对不起,但我们也是有原因的,还希望各位今后可以隐蔽行事!”“对,你们就多担待吧!”玉琼将茶摆在众人面前,不安好心的笑道:“这家伙忙起来就不要命~”“岂敢。”那老人明明是练武之人,却一身儒雅之气:“各位救我齐阳一命,如今又肯收留我一家,老夫感激不尽。”“您客气了,”妮儿微笑道:“何必说收留一词,你们漂到这里那就是缘分,天意如此,你们又有什么好介意的?”

  老人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他忽然站起来,眉宇之间皆是毅然,“有你这句话,我齐氏一家,愿为你们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在下齐阳,这位是贱内,这位是小儿齐采日,小女齐采月,采日,采月,快向恩人磕头。”

  那年轻男女说着就跪了下去,慌得玉琼和蓝山忙伸手拉住二人。

  “你们不要这样,”玉琼拉住采日劈头一顿臭骂:“男儿膝下有黄金,哪能说跪就跪?”一句话吼的采日只得愣愣盯住她看,而那采月刚被蓝山碰到便吓得满脸通红不敢再动了。

  “你们留下就好了,这屋子虽小,但总有十来间房,够大家住了,实在没地方就再搭两间,但是绝对不能让这个地方被外人发觉,还请各位注意。”妮儿喝了半杯咖啡之后才懒洋洋的作出结论。

  “妮儿!”雪绒不顾形象的跑进门来,含泪的双眼却掩不住满脸的欣喜。

  “怎么了?”妮儿忙递给她一杯茶水。

  雪绒咕咕喝了几口便匆忙开口:“知府前些日子进宫时进贡了几瓶我们的香水,今天,宫里便来了人和我见了面,而且下了很大的订单。”

  “什么?”同样的吼声,不同的含义。

  齐老:这几个女子竟将生意做到了宫里?果然是女中豪杰!

  采月:她们真大胆,女儿家居然敢这样抛头露面!

  采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可是,万一被宫里发现我们的身份······”妮儿凝起眉。“放心,我早在城里买下了一个小四合院,并告诉他们我就是老板,还带他们看了院内所有的香水存货。”“他们没有怀疑你为什么只有你一个女人吗?”玉琼忙问道。雪绒点点头:“问了,我告诉他们所有伙计都去送货了,他们没有起疑。

  从没有见过她这么开心的笑。

  因为这是自己的辛苦换得的成果吧!

  蓝山慢慢挪过去却狠狠抱住了她:“雪绒,你真是了不起,那么多的苦,居然全都挺过来了。”

  雪绒一愣,猛地伏在他肩头就大哭出声:“我真的好开心,我终于做到了,真的······真的好开心!”满载哭腔的欣喜,听得众人都忍不住既心酸又欣喜。

  这一哭就哭了半个时辰,一边哭一边讲着自己所受的委屈,一边又为这结果开心不已,讲着她所受的累都算不了什么,不知什么时候,连采月都哭了出来。

  这下可热闹了!直到蓝山微笑着扶起她挂满泪痕的脸,用委屈的语调抱怨他站的脚好累,雪绒才不好意思的擦干泪跑回了房间。

  “玉琼,去给四位安排一下房间!”妮儿话还没说完,玉琼已经站起身无奈的看向她,“拜托,是带他们回房间。”

  妮儿一愣,猛的一拍脑门:“啊,我忘了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晚了!”

  “真是忙晕了!”玉琼无奈的摇摇头。

  一直没开口的采日忽然出声,他看向妮儿,“当家的,我们今天来这儿一来是见见你们,谢谢你们,二来也希望您能让我们为您做点事,以报答你们的恩情!”“对!”采月也怯怯的开口。

  妮儿闻言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这才抬头,“你去找雪绒,看她能不能带上你,毕竟香水生意越做越大,她一个人太不安全,你是懂武功的吧?”“是,一般宵小我还不放在眼里!”他胸有成竹的回答,仍微显稚气的脸上已有了不凡的责任心,话罢,他便径直去了雪绒的房间。

  “至于采月,”妮儿略考虑了一下,“你就暂且照顾好大家的生活,用人的机会以后还会有很多,你要有心理准备啊。”“是!”采月诚惶诚恐的应道。

  “算起来只剩我们这两把老骨头了,我们是干不了什么大事了,但好歹我是祖上行医,替各位号号脉还行,还望不要嫌弃!”那老太太颤巍巍的站起来,语气不好听,脸色也很冷,但话中的关怀之意却是谁都听得出的,老头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嘴硬,走吧,回去吧!”

  说完,两位老人相携离去。

  “对了,你那两个义子哪去了?”妮儿忽然转向蓝山。“哦,小复和小天吗?他们两才七八岁的孩子昨天替我在全城跑来跑去的,累趴下了,哎呀,心疼死我了,难得有两个乖儿子!”他转身出去。

  自然,“当家的”这么经典的词也藉由蓝山的口被永久保留了下来。

  ——

  有了雪绒的香水生意做成本,两个月里,蓝山的粮店和酒楼也迅速红火了起来,再加上妮儿的资金支持,酒楼的分店也迅速遍布大江南北。

  

第八章 一个人 照样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