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

    人家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这个一直没长记性的人,总是容易感情用事,容易冲动,就这样一点好我也能感动,当初是他自己选择的离开,一个人选择一次离开,就会有第二次!

  忽然想起看过的一段话:Amanwhotrulylovesyouwillneverletyougo,nomatterhowhardthesituationis.(如果一个男人真爱你,永远不会丢下你,不管情形有多难。)

  当时很喜欢就记下来了,是呀,情形多难也不会丢下呀,如果丢下了,应该就不是那么爱吧,我僵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愣愣的看着他,因为刚做完手术醒过来,觉得哪里都不舒服,想要翻身,我稍微一动,他就醒了,看着我,轻声说:“觉得不舒服了?大夫说你不能翻身,你觉得那里难受,我帮你揉揉,会好受些。”

  “我就想翻个身,觉得躺着特难受。”

  他轻皱着眉说:“大夫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要听话,知道不?是不是腿难受,我帮你揉揉。”说着就开是轻轻按摩我的腿。

  我看他那样,又想他说离开就离开,有点生气的嘟着嘴说:“大夫又不在,你干嘛不让我翻身,你就会气我。”

  他瞪我一眼,没说话,只是自顾自的从腿开始,轻柔的按摩着,不过这家伙,手法还真不错,按摩的还挺舒服的,觉得没那么难受了!

  只是我才不领情呢,哼!打个巴掌给个甜枣,我也会呢!虽然舒服了许多,但是我才不让他高兴呢,我假装皱着眉,噘着嘴。

  他看我那样子,叹了口气说:“还是不好受吗?”说着手却没停,开始按摩我的胳膊。

  我别扭的甩甩胳膊,不用他按摩,他皱起眉头说:“别耍小孩子脾气,你要听话才能好得快,知道吗?那么大了还不懂事!”

  我一听,彻底生气了,瞪着他说:“我死我活,干你什么事?我才不稀罕你管我呢!看我不好,你走呀,我可没留你!哼!”

  “好好好好好!我走,我走了,你就开心了是不?我现在就走!”说完摔门出去了

  我气得简直要跳起来了,真是的,我就要翻身,怎么了,我要死是我的事,你管得着吗!我越想越气,于是挣扎着想翻身,结果因为扯动伤口,疼得我大叫一声!

  我声音还没落下,就见他风一样跑进来了,紧张的看着我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扯到伤口了?谁叫你不听话!”说着把我扶好,躺好,然后看看伤口那,倒是没甚么事,估计就是被扯了一下!

  他轻出一口气说:“哎!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等你好了,我给你做好吃的!咱想怎样都行,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的,听他说完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了,眼泪就那样一个劲的掉下来!

  他吓坏了,用手帮我擦着眼泪,一叠声地说:“是我不好,不该跟你大声说话,都是我不好,要不你打我两下,你可别哭了,刚动完手术,你再哭,怎么行呀,你好了,怎麽都行,好不好,可别哭了,等你好了,你让我死去我都去,行不!就求你现在快别哭了”

  我抽搭搭的说:“怎么都行吗?”

  “嗯!保证!你别哭了就行!”

  “那我要你天天给我做饭去,你别吃,看着我吃!”

  他摸摸我的头,笑着说:“你这丫头!这时候,还想到吃呢!好!我什麽都答应你!”

  他帮我擦干眼泪,笑着说:“你还不能进食,等能吃东西了,我就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我想了想说:“我想喝那个红豆粥,还想吃玉米粒,还想吃小点心。”

  “贪心的丫头,一开始可以吃点流食,等好点了才能吃那些硬的东西,知道吗!”

  “好吧,看在你也没得吃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他满头黑线的看看我,说:“你这思维还真能跳跃!”

  “那是!我多么有才华呀!”

  “嗯,看出来了!简直是才华横溢!”

  “知道了吧!我睡会觉,等醒了,在理你!”

  “好!您老人家快睡吧!”

  “嗯?我还需要听故事呢!”

  “啊?什么故事?”

  “我要听《白雪公主大战黑山老妖》”

  “啊?没听过呀!不会讲!”

  “嗯?连这个都没听过!你还真是挺笨的,要不你随便讲一个吧!”

  “哦!那我要不给你讲一个《司马相如与卓文君》”

  “好吧!讲呗!”

  他用他那好听的声音开始讲了起来:

  事见《孤本元明杂剧•私奔相如》,清袁于令《肃霜裘》传奇。汉时,司马相如不得志时,在临邛富户卓王孙家操琴。才貌双全的卓女文君17岁新寡,司马相如仰慕文君,借琴音倾诉心曲,二人订盟,因卓王孙不允,文君遂偕相如私逃,返回家乡当垆卖酒。后来相如献《子虚赋》,汉武帝拜为中郎将,卓王孙献金相认。

  他们中间经历了很多,俗话说:“饱暖思***饥寒起盗心。”司马相如虽才华出众,也未能免俗。长久以来,司马相如便为消渴症所苦,消渴症也就是糖尿病,必须有所禁忌.善加调养;然而司马相如衣食丰足之后不但不知珍摄,反而吃着碗里,望着锅里。时常周旋在脂粉堆里,如今已经年逾知命之年,卓文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懒得与他计较。直到司马相如意欲纳茂陵女子为妾,在锦衣玉食之时弃糟糠而慕少艾时,卓文君才忍无可忍,作了一首《白头吟》,说道:

  皑如山上雪,皓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蹀躞御沟止,沟水东西流。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杆何袅袅,鱼儿何徙徙,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

  并附书:“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随后再补写两行:“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个确实不容易呀,这社会诱惑太多了,我有点落寞的轻声说。

  “我的心里从未有过别人,只是我的心你不再稀罕了吧?”他眼含深情的望着我

  我心里五味杂陈,其实他对我好,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介意他的离开,不管什么理由,不管是不是真的为我好,我只知道结果是离开了,就算我死了,我也不愿意拿他做交换。

  我抬起头,很严肃的,面无表情的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如果哪天你病了,很严重,只有一个男人那有药引子,他什么也不要,只要我,你是不是愿意我跟他走呢?是不是愿意用我换自己的命呢?说真心话!我不要你的敷衍!”

  “我跟你不同的,我是男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为了换药跟别的男人走的,那样我生不如死,没有你,我活着也就没有什麽意义了!”

  “是呀?你也会说,那我呢?我就愿意你那样做吗?还是你觉得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呢?”

  他焦急地说:“不是的,我当时就是太急了,看你那样,我简直都想自己死了算了,有一线生机我都想你活着,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我想我不在了,他会好好照顾你的,真的,我跟他见过面,他对你,一如既往,从未改变,只是我自私不想告诉你,我不想你离开我!我想每个日出日落都能与你在一起!”

  “是吗?对于他,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对他再没有爱了,你跟他一样,你们都觉得是为我好,你们自己做的都对,可是你们问过我吗?问过我想过什麽样的生活吗?我的生命我自己做主,你们问过我吗?没有!!你们都用自己的方式,说是爱我,你们的爱,让我觉得伤透了心!怎样算是爱一个人?难道就是这样吗?这种方式吗?我接受不了!我只要那简单平凡的爱!生命不在乎长短,在乎每一天的内容,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看日出日落,就算粗茶淡饭,也会觉得幸福,活一天也是精彩的,也值得回味一生了!你懂吗?你们根本不懂我,更谈不上真的爱我了!”

  “蝶儿,我知道我是很笨,做什么事情都不考虑,一沾你的事,我头脑就很混乱,以后任何事我都先跟你商量,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想一辈子照顾你!”

  “照顾我呀?不是刚还嫌我不听话呢吗?”

  “哎!我那不是着急吗,看你难受我比你还难受!”

  看着他那个样子,我觉得还蛮好玩的,其实我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要说跟谁在一起,他还是最好的人选,我也累了,真的需要一个肩膀让我依靠了,想想现在我名义上还是人家的老婆呢,算了,给他一个机会好了,想到这里,我假装皱眉思考着说:“我看可以倒是可以,不过现在只能是试工期,半年试工,如果半年后你达标了,我考虑让你转正,你同意吗?”

  听完我的话,他明显一愣,然后马上拉着我的手,急切地说:“真的吗?真的吗?这不是做梦吧?”

  看他那个傻样子,我笑着说:“真的,不过是试工期!”

  “好好好好!试工期也好,我肯定能转正的!我太高兴了!我真想抱着你转一圈!我的蝶儿又回来了,简直是太好了!”

  “好了,你别耍活宝了!我手疼!”

  “嘿嘿!我高兴吗,来我帮你揉揉!”说着轻柔的开始揉我的手。

  在病房里昏暗的灯光下,忽然觉得很温暖,那种淡淡的说不上来的温柔的感觉,轻轻的流淌着!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