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好难追

神君好难追

酥米

愿每一个一厢情愿的人都能如愿以偿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九重天上,高高在上的凌霄宝殿。  

  “勾结魔族,背叛天界。玉凰,你可知罪?!”  

  大殿里传来一声冰冷暗沉的低吼,挥发的仙力威压使整个大殿抖了几抖,殿中仙娥和两排站着的恭恭敬敬整整齐齐低头的仙众也不禁心神晃了晃。低垂的头都纷纷瞅向殿中央站的笔直的女子,她一身红衣曳地,眉目顾盼间倾倒众生,竟是一个绝色的佳人!若不是其脸色微微发白,脸上清傲的神色应足以让众人相信她不受那道吼声所影响。  

  “世上六界,除了仙界之外,自然有魔界,吾不过遨游六界赏玩而已,顺道去魔界看上一看。天君,这如何算得上勾结魔族?”女子语气不卑不亢,目光灼灼看向大殿高处的一双人,素手隐隐护在腹部,攥紧了拳头。薄唇微扯,竟是勾勒出一丝苍凉孤寂的笑来。  

  呵……  

  大殿上头的男人清晰地看见了女子唇边讽刺苍凉的笑容,眉头微蹙,心底里冒出一丝不忍与微灼的痛意。而他身旁的女人却将他脸上的细微变化看在眼里,计较在心里。嘴角扯了一个恶毒的笑容她就巧笑倩兮往男人身上靠去,顺势在其耳边低语几句,顺利地看到男人的脸色渐转阴沉,她满意地捂唇微笑坐好,抬眼专注看台下,似是不曾动过。  

  台下女子微微蹙眉,却看都不看她,直接抬眼去看男人。  

  而天帝黑沉的脸已经风雨欲来,脸色比之前黑的更甚,他一掌拍下玉石座的把手,把手碎成渣滓。“你竟敢狡辩?!勾结魔族也就罢了,本君凉你玩心太重,且你作为上古之神,身份尊贵,可予你去面壁思过。而你却不知廉耻,与魔君私定终身且身怀孽种!”  

  一言既出,整个神殿哗然,众仙议论纷纷,大有如此内容:玉凰身为上古羽蝶神女,性子清傲淡然,比仙女更要超凡脱俗的面容,勾结下贱魔族一事已很是让人惊讶,不可置信。如今又有与魔君珠胎暗结之一说,一时之间,很难让人接受。  

  “天帝,你可信吾?”  

  玉凰站在原地,神色不见松动分毫,也不为自己辩解,恍若对殿中众仙的非议闻所未闻。此时此刻,她的眼中只有那高高在上的人,往日待她百般好的人。她等着他的答案,目光坚决似是誓死不休!  

  天帝被问的微微一滞,眉头皱的死紧,面容恍惚了片刻,终是挥手下来,“是与不是,让老君探脉便可。”  

  一句话将女子欲脱口而出的话憋回腹中,脸色煞白,“你竟不信吾?”吐字之间竟含着颤抖。  

  天帝睨着她,似是觉得她这般神色不可理喻,阴冷绝情的话相继从那片朱色薄唇蹦出:“玉凰,你该给本君一个信你的理由。”天帝说完,不再看她,转眼看殿中一老人:“老君,给她探脉罢。”  

  “是。”  

  白发老儿应承一声,抬眼看了看倔强的女子,叹息一声便要上前……  

  “等等!”  

  喝止声由远及近,伴随着呼声而来的是一名身着绿衣的女子,衣裳被风吹得微乱却不顾得整理,身子还未等在大殿门口停稳,便火速朝着殿前掠去。“扑通”一声,她跪倒在天帝面前,巴掌大的小脸满是焦急。  

  “使不得啊,天帝哥哥。”  

  天帝闻声挑眉,见她这番衣裳不整却还要求情,脸色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妹妹这番模样急匆匆赶到本君面前,竟是为了替她求情?前几日可不见妹妹你这番殷勤赶来参加本君的婚宴,你若这番焦急,便仔细说说,这如何使不得?”  

  绿衣女子抬起眼,看着天帝竟是一眼的泪水与失望,“妹妹不来参加天帝哥哥婚宴,是因为这牡丹娶不得!该妇人心狠狡诈,诡计多端,百般陷害他人。天帝哥哥是被其蒙蔽了双眼!这使不得,是因为玉凰姐姐腹中孩儿是你的骨肉!”  

  绿衣女子这句话,更是震惊了众仙。天帝也愕然,竟是愣在了原地。  

  “满口胡言!”新晋天后气得一巴掌拍向玉座,“夫君不曾临幸过她,她腹中孩儿如何是天帝骨肉?况且,她下凡历劫到了期限迟迟未归,太荒镜探查她的行踪,发现她在魔界,这又是如何解释?!她这般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这腹中孩儿不是魔君的又是何人的?你休得为她辩解!”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更乱了,闹哄哄的议论一声盖过去一声,有质疑的,有看好戏的,有鄙夷的,各种眼神都纷纷射向玉凰,唯独没有同情的眼神。  

  “你信口雌黄!这明明是……”  

  “够了!”天帝厉喝一声,脸色依旧暗沉:“丹儿这番说辞没有差错,本君确实不曾记得临幸过她。妹妹也莫要将这孽种赖在本君身上了!”  

  “天帝哥哥你……”绿衣女子急急辩解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人按住了手。  

  她侧头看去,身旁女子已经是一脸毅然决然:“天帝,吾的孩儿不曾是孽种,你莫要念错了。而你与吾……也从此恩断义绝!我们就当没有相识过罢!”女子双手杀气毕露,掌心朝上,红色光芒顿起,一双美轮美奂的刀刃便被幻化出来。  

  绿衣女子见此,也祭出短杖,看向殿上男人的眼神满是漠然,“天帝,既然你执意听从那妖后的话,那你我也不再是兄妹!”  

  “你,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天帝已然气得面色全黑。  

  倒是天后一副佯怒却又难掩得意兴奋的模样,“玉凰你不但不认罪,还要护住孽种。还有女娲,你也不知悔改,决心随罪人而去,该罪当诛……啊……”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迎面飞来一个刀刃,吓得她赶紧往旁一躲,堪堪躲过,却是被削掉了一缕发,她惊慌看向台下。女子勾唇笑的冷然:“吾说过,吾的孩儿从不是孽种,牡丹小辈,你念错了。”  

  天帝被天后惊慌的尖叫唤得回神,看着台下的女子怒气冲天:“来人!将她们拿下!”随即,大殿外涌进一批又一批将士,玉凰见此景,竟是仰头哈哈大笑,笑声清脆苍凉。  

  “天帝,你与吾终是走到了这番地步。也罢,让吾大开杀戒,杀了尔等自私自利卑鄙无耻恶心的小人!哈哈哈哈哈……”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