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5章 军门少夫人(7)

  慕安琪一愣,笑容彻底僵住。

  “墨骁哥哥……”到现在她还没回过神,一脸的不可置信。

  当初,席墨骁虽然对她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可也从没说这么重的话,如今竟然让她滚?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她的父亲还是万人之上的总统,可他却让她滚。

  放眼整个C国,只有席墨骁敢这样对她,可她还是魔怔了一般对他痴迷。

  慕安琪觉得很委屈,低着头,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

  即使她的脸色有点难看,可她还牢记着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极力隐忍着。

  她放下高傲的姿态,近乎卑微道:“墨骁哥哥,你别生气。我只是太想你了所以才会过来,我太想了解现在的你了。”

  “不需要。你快走吧,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席墨骁怒喝,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染病上身一样。

  这个男人有多迷人,就有多伤人,有多霸道,就有多冷情。

  云浅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曾经,她也是卑微小心翼翼的围着陆司泽,可结果……

  现在的她,要脱胎换骨,再也不要爱的近乎卑微,爱的毫无自我,她要为自己活着,活的比以前好!

  这也是为什么当她看到慕安琪抱住席墨骁时,无动于衷的原因。

  一段关系,不是她一个人能把控住的,是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果。

  她再也不会傻傻的交付自己的感情,她的心已经结了冰,想要,捂暖了再说!

  慕安琪看了云浅一眼,忽然掏出一个沉香木的雕花首饰盒:“嫂子,这个是席奶奶送给我的,我该把它还给你。祝你和墨骁哥哥新婚快乐!”

  慕安琪将首饰盒塞到云浅怀里,又看了席墨骁一眼。

  席墨骁却没看她,只是目光笔直的看着云浅怀里的那个首饰盒。

  云浅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鎏金的盒子。

  古色古香的沉香木锦盒看上去有些岁月了,散发着幽幽木香,里面的物件想必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慕小姐。”云浅忙拉住慕安琪的胳膊。

  慕安琪转过身,楚楚可怜,“嫂子?”

  或许是见多了云画意和姜玉英虚伪的嘴脸,她对慕安琪的样子反倒没多么反感。

  “既然是席奶奶送给你的,我不能要。”

  “滚,别让我再重复一次!”席墨骁看着那个首饰盒,怒火好像更甚了。

  云浅闻声被吓了一跳。

  慕安琪拿着首饰盒,一边往外跑,一边嘤嘤哭,高挑的背影看上起格外纤细,柔弱。

  云浅并没有把这段插曲放在心上。

  她转过身,朝着缠在朽木上的毒蛇走去。

  毒蛇张着乌黑的嘴巴,露出尖锐的獠牙,吐着黑色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如果她判断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条有着“非洲死神”之称的黑曼巴毒蛇。

  云浅正想靠近一探究竟,身后蓦地传来一道沉怒的男声。

  “云浅,你在干什么?!

  云浅愣了一下,转过身,有些茫然,有些委屈的看向席墨骁。

  突然这么凶干什么?

第95章 军门少夫人(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