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3章 在他怀里睡着了

  席墨骁带着云浅往里面走,低头,轻声诱哄般说道:“别停下来,也别转身,继续往前走。”

  “嗯。”

  即使他不提醒,她也没打算搭理云鸿明。

  云浅站在席墨骁身边衬得格外娇小,她像一只乖顺的小绵羊,任由他揽着腰,到最后几乎是单手抱了起来,抱到了别墅里。

  “累了就去睡觉。”恍惚间,她就被席墨骁带到了主卧室。

  “好,那我去睡觉了。”云浅挣扎了一下,席墨骁揽着她的手臂却箍的更紧了。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迎着他的视线,撞入他黑眸中的那一刻,云浅心尖突然颤了颤。

  男人眸色格外幽深,犹如浩瀚的星空,壮阔,神秘。

  “哭了?”

  杏眸里,氲着满满的眼泪,欲落不落的,委屈的像个可怜的孩子。

  她不想哭。

  可她……真的忍不住呀。

  豆大的眼泪顺着她眼角滚落下来,滑过她白皙柔嫩的脸颊。

  云浅微微侧脸,甩掉席墨骁捏住她下巴的手,低头,任由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她哭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压抑着啜泣,只有纤细的肩膀轻颤着,起起伏伏。

  席墨骁怔然了片刻。

  她在哭啊!

  她真的在哭啊!

  “浅浅?”席墨骁轻声唤她的名字,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手足无措。

  云浅抬手揪住男人的衬衫,整张脸埋在他胸口,从无声的哭泣到慢慢抽泣,到呜咽……

  她极力压抑着,克制着,可真的很委屈,很难过。妈妈不见了,爸爸也变了,他们都冤枉她,欺负她。

  八字不能她能决定的,那个时候出生了,她能怎么办?

  云浅哭的伤心极了。

  席墨骁都能感觉到胸口处湿了一大片。

  他把她抱在怀里,带进了主卧室里。

  云浅放开大哭,发泄着心里的消极情绪,完全没注意到他们来到了主卧室。

  席墨骁把她放在床上,捧住她的脸,指腹不停擦着眼泪。

  “真是水做的,哭起来像开闸的水,怎么也止不住……”席墨骁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嫌弃,指腹却不停在帮她擦眼泪,“本来就不漂亮,再哭可就更丑了。”

  云浅哭的更伤心了,泪水模糊着她的视线,“呜呜……丑就丑……”

  她很少这样大哭,压抑了五年了。

  妈妈出事那一年她也没这样,因为她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两年后,云鸿明不顾她的反对,毅然决然向法院提出申请,通过法律程序宣告沈嘉死亡,同年举办葬礼,衣冠冢至今还在栖霞山的陵园里。

  她没参加葬礼,因为她根本不相信妈妈已经死了。

  席墨骁见怎么哄都没用,最后只好把她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放任她哭。

  不知过了多久,哭声渐止,最后卧室里安静了下来。

  “浅浅?”席墨骁轻声唤她。

  没有人应声。

  席墨骁小心翼翼的掰过她的身子,没想到她竟然睡着了。

  把人放在床上,席墨骁去洗手间用拿了个热毛巾,擦掉她脸上的未干的泪痕。

  睡衣领口下,少女肌肤白如凝脂,锁骨幽深迷人,席墨骁觉得口干舌燥,咽了口口水。

第83章 在他怀里睡着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