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0章 不是纹身

  第二天。

  云浅眼皮颤颤,挣扎着睁开惺忪的眸子。

  她抬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唔,头好沉,好痛!”

  “我怎么会在这里?”云浅看清身处的环境,忽的坐起来,瞪大了眸子,胆战心惊的掀开被子,发现身上就穿了件黑色的真丝浴袍。

  这浴袍她认识,之前住在这里的时候,席墨骁差人置办的。

  只是……

  浴袍下面不着寸缕。

  昨天太紧张了,手足无措的就喝了一杯红酒,本意想让自己别那么紧张,转移注意力,结果酒量太差,一杯就喝高了,好像还吐了,不偏不倚吐到了席墨骁那里……

  再往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晚谁帮她洗的澡?谁帮她换的衣服?

  云浅闭了闭眼,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头反而更疼了。

  真是丢死人了,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利落的从床上爬起来,不知道自己的衣服都去哪儿,她只能去衣帽间找了套衣服穿上,做贼一般蹑手蹑脚的溜出卧室。

  客厅里。

  席墨骁正在看报纸,,一派高冷禁-欲,无波无澜,俊朗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一抹深谙不定。

  看到准备开溜的女人,他突然开口道:“云浅!”

  “昨晚真是不好意思!”云浅转过身,尴尬的笑了笑,忙道歉。

  提起昨晚,席墨骁的脸色沉了沉。

  云浅见状愈发局促。

  难道她昨晚酒壮怂人胆,又扑倒他做了件不可描述的事?

  “昨晚,我没对你做什么不该做的吧?”见席墨骁脸色不好,云浅好奇的问了一句。

  “摸了我算不算?”

  云浅:“……”

  她竟然摸了他?

  喝酒果然误事,她真是滴酒不能沾,一沾就出事儿!

  太丢人了!

  不过……她到底怎么摸他了?摸他哪里了?

  云浅偷偷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管家端了一碗醒酒汤走了过来。

  “云小姐,这是厨房给你熬得醒酒汤,温着,快喝了吧。”中年管家温声道。

  “谢谢。”

  云浅喝完醒酒汤,席墨骁这才合上手里的报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纹过身?”他忽然问道。

  云浅愣了一下,脸上有些茫然,“没有啊!你怎么忽然这么问?难道你在我身上纹了什么?比如专属印记什么的……”

  看样子这个女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腰窝处有一个火红的狐狸模样的图案。

  昨晚让季川去查了,还没有任何进展,可见事情很棘手。

  席墨骁揶揄一笑:“没想到你这么重口,想要的话我不介意给你纹一个。”

  清冽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带着凌人心悸的荷尔蒙气息,强势凶猛。

  明明是宽敞的客厅,席墨骁一靠近,她就觉得好逼仄,好压迫,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云浅头皮发麻,有些不知所措。

  头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带你去吃饭,吃完饭送你回学校。”

  席墨骁站在那儿,犹如中世纪高贵的王子,管家帮他披上了黑色的呢子大衣。

  “好。”云浅立刻松了口气,她确实有点饿了。

  跟着席墨骁坐上车,云浅才发现不是那辆黑色宾利。

第60章 不是纹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