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贱人自有天收

  叶扶桑语气凉凉的,“你有云画意,我们浅浅有男人很正常。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这不正是你陆大少爷想要的么?”

  云浅妈妈失踪,爸爸不疼,唯一可以依靠的未婚夫也被异母妹妹挖了墙脚,还丢了女孩最宝贵的清白。

  想到这些,叶扶桑眼睛里渐渐有了泪意。

  不管席墨骁存着什么目的,他至少帮助过浅浅。

  以席墨骁的本事真要强取豪夺,一百个云浅都不是他的对手,可见如果他不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真心的。

  希望是后者……

  “这么说她真的有男人了?!”陆司泽目光变得越发阴鸷,“你让她出来,我要当面问清楚!”

  “我怎么不知道浅浅交男朋友还要跟你报备?你以什么身份什么质问她?前未婚夫?你不配!准妹夫?不够格!”

  只要一想到陆司泽那副嘴脸,叶扶桑就气炸了,趁机对他好一番冷嘲热讽。

  都说贱人自有天收,可贱人太多了,估计老天已经忙不过来了。

  “既然你和浅浅已经分手了,以后有多远滚多远,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叶扶桑气哼哼的挂了电话,就看到唐菲和顾晓晓正盯着她,个个义愤填膺,“浅宝的未婚夫被抢了?哪个挨千刀的?”

  陆司泽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愣在原地。

  不是这样的,他和云浅八字相合,即使迫不得已取消了婚约,但他们还会走到一起的!

  “阿桑,陆大少爷还在楼下呢!”睡在下铺的唐菲说道。

  叶扶桑起床,端了一盆水,直接泼了下去。

  “哗!”满满一盆冷水泼下去,浇在陆司泽身上,瞬间把他淋成了落汤鸡。

  哗!哗!”唐菲和顾晓晓跟着各自泼了一盆。

  京城冬季的夜晚很冷,风虽然不大,却跟刀子似的,锐冷。

  ……

  次日早晨。

  云浅从豪华的宾利车上下来,低头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男人,“我以后肯定会按时回依云居,别来接我。”

  “不行。”席墨骁完全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关门,吩咐司机开车走人。

  不远处,不少在校的学生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

  “我刚在网上查了一下,那辆宾利是全球限量款,有钱都不一定能买的到!”

  “云浅申请了勤工俭学和助学贷款,怎么会坐宾利来学校?谣传不会是真的,她真的被有钱人包了吧?”

  她们声音不低,云浅走过去的时候很清楚的听到了她们说的话。

  但她没放在心上,坦然自若的进了学校。

  云浅走到五号教学楼前,视线突然瞥到一辆熟悉的大红色超跑。

  陆司泽?

  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司泽从跑车上冲出来,堵住云浅的路。

  “昨晚去哪儿了?”他脸色阴鸷的盯着云浅,目光锐利的好像要从她身上刮下来点什么似的,“竟然一整晚都没回寝室!”

  云浅看着有些狼狈的陆司泽,语气颇为不屑:“陆大少竟然在学校等了我一整夜,不用陪未婚妻了?”

  陆司泽目赤欲裂,厉声道:“你一定要这样作践自己,报复我?”

  对于陆司泽的质问和诋毁,云浅一点都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第25章 贱人自有天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