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带回来

    239  

  “咱先别站在门口了,先进去吧。”舞依炫这脸挂不住啊。  

  “这不是还有个人吗?”凤沐璃赶紧给舞依炫解围,看着那边被围住的南宫傲。  

  舞依炫也看过来,“这人谁啊?”  

  “薇薇,你和他一块过来的?”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家,她偷偷瞄到了,刚才一阵小风刮过那马车...绝了。  

  一把舞依炫就把木薇手一甩拎到后面,“这位客官,要不要进来看看有什么要买的吗?”一秒变狗腿子,突破重围挤到面前,“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姓南。”  

  我嘞个去!这就是那个花花公子!舞依炫这把仔细打量了,刚才还没看脸呢,这不是先把一身的行头看看了吗?  

  看看这束发紫金冠还嵌了一颗豆大的明珠,腰挂和田玉佩,尾指戴着上好的青玉戒指,这服饰是南国独一无二的天蚕锦所制,这手工也是一等一的绣娘才可以绣制的。不是大款就是土豪!  

  这脸再次看了,退后几步,再退后几步,“薇薇啊,你说你是不是把弟弟给玷污了?”不是疑问,是确认。  

  “哥屋恩!”木薇一脚就踢在了舞依炫的臀部上。就这“货色”姐不好!转身就进了屋。  

  舞依炫就纳闷了,这这这不科学啊!“南公子,你这脸是真的吧!”就这白白净净的小白脸还是个富豪,完全就是木薇梦寐以求的啊!这要是不要的话那就是人有假料。  

  “(⊙o⊙)…”这姑娘...南宫傲有点蒙圈,“初一,我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初一也才刚刚把耳朵掏干净,就觉得自己耳朵刚刚出错了。  

  南宫傲也不在这里都逗留了,“小明,小红......(等等人)今个刚刚从外面刚刚回到家乡来有点累从你们家那个总店刚购买了一大批东西回来,等下回,下回有空我再来光顾啊!”这小眼拋的,妈呀!  

  “南公子你去了京都了,真好。”他们大部分都是锦国的,也是好久没回家了。  

  “那说好了,下次一定来。”这不是一个人回答的,记住不是一个人回答的。  

  “哥几个,姐几个,咱们矜持点好不好?”舞依炫觉得她的店怎么一下子档次就给拉了这么多下去。两手摊摊很是无奈的看了眼凤沐璃。  

  “你们几个都给我进来。”木薇实在是憋不住泼妇的气质了,嗓子一开,完全威慑啊。  

  外面几个依依不舍的伙计都回来了,掌柜的跑的最快。  

  南宫傲在还外面笑嘻嘻地,“木薇管事,再见。”  

  “你丫的再也不见1”一言不合她就想着爆粗口了,果然他们八字不合。  

  南宫傲倒是心情颇好的,还挥挥手。“初一,回去了。”  

  凤沐璃在一边看戏的热闹,而南宫傲也是看到了凤沐璃,四目相对却深意不知。  

  “飞扬。”  

  “是。”飞扬立马会意,跟了上去。  

  “你们几个,我决定准备给你们扣工钱。”木薇一下子火就挡不住了。一手搭坐在桌子前,她就是老大,意气风发,“你说说你们,刚才那样成何体统?”  

  “是是是,我们错了。”不要扣工钱。  

  “简直把咱们一字阁脸都要丢了。”  

  “是是是,我们错了。”不要扣工钱。  

  “那个人是什么鬼?”木薇拿着两根手指在桌子上上敲敲敲。  

  这架势,看来那个人是不是和薇薇有了什么深仇大恨,舞依炫站在一旁听着,“小璃子过来看戏。”忙吆喝凤沐璃赶紧进来坐着。  

  “恩?”木薇眼一瞪,看戏!  

  “我错了,我错了,您好好说。”她只要安安静静地做个看戏的美女子就好了。  

  一众伙计也连忙低着头开始说话,“南公子是咱们店的大客户,大概有八成的利是从他那里来的。”  

  “是吗?”果然有钱,“那继续努力,争取他一来就把咱们店的一半的东西全部卖给他,争取来一次给他搬空一次,再有就是他一来价格给我全部上去十倍以上。”这是她精心给他准备的大礼包,不谢!  

  “知道了吗?”  

  “知道了。”他们可是一直给折扣的啊!  

  “大声点!”这么小干什么。  

  “知道了。”  

  唉呀妈呀,这耳朵赶紧弄弄有点听不见了。木薇点点头,“很好,去忙吧。”  

  “哎呦喂,那个人怎么得罪你了?”按正常的剧情发展不是她应该看见花痴一枚吗?  

  木薇喝了把水,“深仇大恨。”  

  “这里情况怎么样?”  

  舞依炫这才想起来,“走,咱们去仓库说。”这里她不放心,这里是南国。  

  到了仓库,舞依炫才拿出一沓子手稿出来,“我跟你说,这里基本上是被盯死了就是不准备让我们好好做下去。”  

  “之前的纸条你也看了,大致情况你知道的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这里另辟蹊径吧。”  

  木薇拿起舞依炫画的手稿,“伞?”一路上她也注意到了几乎每个人都会有这个油纸伞,不够样式真的不行,普通,真的普通。而且坏的也快,在码头那边有个很大型的垃圾场一样的地方,有一大部分都是这个坏掉的油纸伞。  

  “你知道他们这个油纸伞质量不好吗?在码头有个地方几乎全是这个坏掉的油纸伞。”木薇生气的原因也有这个,那个该死的南骄让她在那个垃圾场呆了不少的时间。  

  “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个思维,或许我们可以用这些布料来制作,用最廉价的素锦,素锦在南国是不受欢迎的。因为它的舒适感不好而且不透气却也是较为广泛用的,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防水而且不笨重所以劳作的人一般都会选择这个。”  

  “但是现在因为棉绸的兴起,素锦开始被淘汰了,或许我们可以用起来。你觉得如何?”  

  舞依炫看了看凤沐璃,满眼的惊喜,她就知道她没看错人。“薇薇,就按你说的咱们先试试。”“好。”木薇微笑起来。  

  ———————————————————————————————————————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别怕,别怕...”舞清简直快要崩溃了,怎么好好的又这样子了?“夫人我在,粲儿马上就回来了,待会就回来了。孩子没丢在的,他出去玩去了,马上就回家了。”耐心地解释,慢慢地安抚蓝枝。  

  可是蓝枝却安抚不下,她双手乱抓,盲目的想要跑出去,嘴上不断地念着,“粲儿呢?粲儿在哪儿?粲儿不能再丢了,不能再丢了...不能,不能...”  

  “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她咬了舞清的手,狠狠地一口出了血,“放开!”她吼道,撕心裂肺地吼道,“我的熠熠,我要去找我的熠熠,她被坏人抓走了...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空洞的眼神,却执着的要去外面。  

  很慢的说着这段话,清楚地叙述这段话却听得舞清快要疯了,可他还要好好地和她说,“熠熠在的,她和粲儿出去玩了。粲儿带着妹妹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一会儿就回来了。”  

  “你骗我,你骗我,我的熠熠我刚刚还抱着她的,就刚才这床上,她还在对我笑呢。”她也跟着笑了起来,“熠熠笑的可漂亮了。”她笑出了声。  

  她伸出手就像是抱着她的熠熠,她是个母亲,“我的熠熠,我的女儿...”她拿起桌子上的茶盖,逗弄着自以为还在的女儿,“熠熠,你看。”  

  可下一秒,“粲儿呢?粲儿去哪儿了?”蓝枝开始四处的找舞舜粲了。舞清只能抱着她不让她出去。可是蓝枝死死地扒着门框,手上指甲早已出了血。  

  “娘亲,娘亲。”舞舜粲接到消息立马就回来了,一回来就看见娘亲死命地要往外面去双手早已是血,而爹也是折腾的不像样子。  

  “娘亲,我是粲儿,我是粲儿。娘亲还认不认识我,娘亲,我是粲儿,娘亲...”舞舜粲连忙把她的手掰下来,“爹,怎么没有把娘弄晕了,药呢?”他焦急地喊道,可是又怕惊到娘亲。  

  “粲儿,你是粲儿!”赶紧抱住了自家儿子,“我的粲儿,你没事,你没事,你没事...”蓝枝重复着这句话,紧紧地抱着儿子,生怕他不见了。  

  “娘亲看着你,你不能被别人抓走了,你要好好的在娘身边。”她仔仔细细地嘱咐着儿子满眼的慈爱。  

  “好,粲儿一直待在你身边,粲儿哪都不去,你和粲儿到那边去好不好?”舞舜粲慢慢地扶起蓝枝,“娘亲,我困了,娘亲可以哄我睡觉吗?”他心酸的快说不出话了,视线早已模糊了却不得不去稳住声线,确保一定不能惊着娘亲。  

  “好,娘亲哄粲儿睡觉。”蓝枝温柔地抚摸着儿子,起身随着舞舜粲过去。  

  舞舜粲扶着娘亲过去床边,他把娘亲扶到床上,“娘亲这里很舒服的,慢慢躺下吧。”他不敢含糊地也躺在娘亲的身边。  

  “那你不能离开,待在娘亲身边,说,你说出来。”她死死地抓住舞舜粲的手。  

  舞舜粲暖心地笑着,“粲儿就在这里陪着娘亲。”他轻轻地拍拍娘亲,哄着她如水。大概是蓝枝累了,很快的就睡着了,但是这手却死死地抓着儿子不放。  

  “熠熠,我的熠熠...”眼泪不断的流下来,在睡梦中也依旧哭泣难过,这个梦是有多么的可怕。  

  “娘亲...”舞舜粲明少有的哭了,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子了?怎么会又这样了?  

  舞清去打了盆水坐在床边拿起蓝枝的手,一根一根的擦干净,没一会儿只见一盆的血水。这个男人没有哭,满脸的倦容而拿着棉布的手早已是颤抖不已。  

  “粲儿,去把那个孩子带回来。”就算是假的也好,他们等不了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带回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