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姑娘的智慧

    237  

  凤沐璃把面具递给了她,从京都带来的面具,还是那个狐狸面具。  

  “炫儿,你见过狐狸吗?”  

  舞依炫接过,“懂我。”她不想再往脸上戴上什么东西了,闷的很。  

  “只是单纯的喜欢罢了。”舞依炫笑弯了眼,摩擦着手上的面具,“不觉得很可爱吗?”那个小火狐...  

  就像是......“小夜!”  

  怎么会?“我怎么会说这个名字?”她自己都惊讶了,她怎么会把这个火狐和那个东方莫君想到一起的?  

  “什么?”他分明听见了她说了一个叫做小夜的名字,是谁?  

  “我其实还有个更好看的面具。”她岔开话题,的确是她有一个她从来没有戴过的面具,她不舍得。漂亮的九条狐尾,魅惑的紫色眼眸,天生让人无法移开眼睛亦天生不敢直视它的眼,因为你不敢更加不可能有勇气。你只能窥伺,远远地去瞻望。  

  这是舞依炫在梦中看到的那条白狐,她心中的另外一个秘密。  

  “炫儿,炫儿?”她在想什么?  

  “哎呀一不小心就放空了,嘿嘿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冲着凤沐璃吐舌抱歉。  

  凤沐璃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她,“觉得抱歉就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就好了?是不是和我有关?”真是可爱,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  

  “别乱动,要是鼻子给你弄塌了怎么办?”舞依炫拱了拱鼻子试图把他顽皮的手送走。  

  “呵呵!”清脆的少年声音笑出来,“那你说你刚刚在想什么?”  

  “如果你承认你是一条白狐狸那就是在想你了!”她立马从镜子前面蹿开,“承不承认?”  

  “拐着弯说我是吧?”现在他是要和一条狐狸争风吃醋了吗?还不是一个!或者他现在的注意点是他一不小心就被别人下了套,“看我抓到怎么办!”  

  少女和少年就开始猫捉老鼠的游戏,围着桌子跑,围着柱子躲,“你抓不到我的!来呀!”  

  “看我抓到你以后不惩罚你才怪!”  

  一说到惩罚舞依炫就愣神的想到了不该想的事情,这不就被凤沐璃抓到了,一手抓住舞依炫的手,“抓住了。”  

  本是清冷俊秀的男子倒是挂上了邪肆表情,“你说我是什么来着?”把她一点一点拉近自己。舞依炫则是往后仰着身子满脸的羞红,不得不说他一靠近她就会这样,生理反应她真的控制不了。  

  “你就是个狐狸,趁着我愣神就把我给逮了还不是个狡猾的狐狸啊!”舞依炫据理力争,“你个狡猾的臭狐狸。”  

  “那我就承认好了,这个称呼也蛮不错的。”凤沐璃勾唇一笑,“狐狸都是会算计的,你说我是不是该遵循本性呢?”  

  说完没等那个小迷糊反应过来,,凤沐璃就趁着空挡在她的额头印上自己的印章,“狐狸喜欢细嚼慢咽慢慢算计,所以这算是第一步。”笑的可真是像个狐狸了。  

  听说如果男人真的喜欢这个女人,那么他的第一反应会是亲吻额头,因为那代表着他是多么的怜惜和爱护你。  

  “臭狐狸!”她觉得这个昵称最适合他了。  

  “我哪里臭了,这么帅你见过这么帅的狐狸吗?”凤沐璃凑近她故意让她闻一闻、捉弄她。  

  舞依炫轻轻地啪一声打在他的手臂上,“就会捉弄我。”可是感觉不赖。  

  “不捉弄你捉弄谁啊!”凤沐璃点了点她的眉心。他也只想作弄她!他似乎对别人没有这个想法。  

  这话也可谓是见到心坎里了,“哼,对我一点都不好!”故意装作生气逗逗他,让他做弄她!两手一抱拒绝和他说话了,嘴巴一撅倒是像个那么回事儿!(那是!也不看看她舞依炫可是在演艺界混得风生水起,不然怎么镇得住她家那几个人精啊!)  

  凤沐璃也不知道她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的,关心则乱,这不就被晃点住了!“我我我...”就卡壳了。  

  “记得,以后不准对别人那样。”她其实还真是怕小璃子也把这招对别人了,她可是会吃味的。  

  凤沐璃甚是乖巧的点头。要是飞扬他们看到估计少不了惊呆了,然后少不了互掌嘴巴接着说,“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主子!”之类的吧。  

  “小璃子咱们出去探探这南国如何?”舞依炫主要去看看木薇来了没有,她有些担心。虽然小璃子已经派人去找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毕竟木薇没怎么单独出门还是这么远的。  

  不过她也没想到小璃子的势力竟然可以扩伸到南国境内。  

  他到底...?  

  ———————————————————————————————————————  

  “去把水拿过来,药太苦了要漱漱口。”  

  三旬立马遵循急急忙忙地端着水过来,一人端着一杯,要滚烫的有,要温温的有,要冰凉的也有生怕不周到惹了这位木薇姑娘。  

  木薇看着这几个家伙服务真是进步了,“孺子可教再接再厉。”“不吝啬”的夸奖。  

  南宫傲一踏进来就看见他家那三胞胎喜滋滋的在一边傻笑,“初一啊,三旬是哪边的人?”  

  这边动作一模一样的三旬立马住了手,嘴上的笑容一凝立马闪到自家主子的身后,“主子。”一不小心就忘了还是不自觉的,这姑娘太可怕了!  

  南宫傲让他们都出去,初一对着三旬摇摇头,“你们仨真是天生的好奴才,这份工作非你们莫属。”看来这三个是做不了统领的。  

  “我这人恩怨分明的,之前你救了我算我欠你的。我在你的船上住宿算是顶了你之前在我家的时候住的。而再之前你多次的把东西毫不保留的弄到我的身上这一点就算是顶了你搭救我的好了。”  

  “但是还有就是你对我见死不救的事情,这点可谓是深恶痛绝啊!”她可是记得这厮说不给她吃的连水也不给的。“不过我大人有大量,这一点就用问题抵消好了。”  

  “你问?”她这一说倒是变成他欠她的了。真是伶牙俐齿!  

  木薇坐好,“你这船是不是去南国的?”  

  “是。”  

  “去南国哪里?”  

  “南国中心,首都济州。”  

  “谢谢。”那就好,刚好和她一个目的地。木薇打量了一番,这船这人这属下,原来这个南骄是南国的富家子弟。  

  “最后一个,能不能别小气的连衣服也不给一件啊?”木薇真的很早就想说了,她这件还是自己的,直到她醒来时候还是湿的,刚才她还真是用自己的体温给捂得差不多干了。  

  这一声吼还是给南宫傲给弄呆住了,嘴巴就开始张合,“...好!”好...好有魄力!  

  “既然你问了问题,那我就也问几个吧。”  

  “你说。”礼尚往来正常,没什么不可以的。  

  南宫傲就坐在她的边上,而木薇本能的远离了这句话很明显不爽他。“你是去南国济州?”  

  “无可奉告。”  

  “你去那里要做什么?”  

  “无可奉告。”  

  “还有人和你一起去一字阁的济州分店吗?”  

  “无可奉告。”  

  “你除了说这句话还会说别的吗?”  

  “无可奉告!”话一出口木薇就红了脸,接着学着木葵的高冷淡定的装不在意。这厮完全都知道了她的行动好不好,还问个鬼啊!烦人!  

  “看来木薇姑娘倒是很喜欢这句话。”南宫傲无语的笑笑,警戒心还挺高的。  

  “主子,要靠岸了。”初一过来汇报。  

  “知道了。”南宫傲看看木薇,“初一那套衣服给木薇姑娘换一下。”  

  “啊?哦!知道了。”这态度一下子又变了。“属下这就去准备。”初一放下珠帘离开了。南宫傲也出去了。  

  不多时初一回来了,“木薇姑娘不好意思这船上都是男子所以找不到女子的衣装,若是不嫌弃就这男装穿吧,放心这是新的,尺码也差不多的。”这船上别说是女人了就是个母的鱼儿估计也难。  

  “没关系,谢谢。”木薇礼貌的道谢倒是把初一给一惊,“怎么了?”她好奇问。  

  “额...没有,姑娘先请换衣服一会就会靠岸了。”受宠若惊呐。  

  衣服换好了,木薇也就出来了,喝了药好了不少而且这水流倒也不是那么的激进了,至少不会频繁地吐了。甲板上,“南国的温度还不错啊。”温温的不像京都这时候还有些燥热。  

  “相信你会喜欢南国的。”南宫傲话里透着自信和骄傲。  

  木薇倒是有些侧目,“会吧。”这次她没泼冷水。  

  很快的就靠岸了。  

  “终于站到了地面上,还是地面上更踏实。”她回来的时候绝对不要坐船了,她一定要和小舞强调这件事太难受了。  

  话说回来,小舞有飞流照看应该没事的,应该比她要早到的。也好不怕到时候一个人到店里面尴尬。“不管怎么样,这次谢谢你让我搭船。”木薇向南宫傲颔首表示谢意,真心实意的。  

  “那么就在此分别了。”  

  “不过你认得路吗?”南宫傲确定她第一次来到南国,看她这新奇的模样还真是想不看出来都不行。  

  “我可以问路的。”  

  “可是这里离着那里真的很远的,确定两袖清风的你一个女子能够在天黑之前到?”南宫傲接着说,“相信以姑娘的智慧一定可以安全到达的那就不送了,再会。”很诚恳啊,诚恳的木薇都想诚恳的“回敬”他了。  

  所以这之前的话说的干什么,涮着她玩的?  

  事实上,南宫傲还真是没有动哪门子心思的,他只是叙述一下这个问题罢了。木有任何想法的,“初一咱们走吧。”这大摇大摆的。  

  唉!初一只能在心里为两位默哀,一是毫无疑问的为木薇,二是觉得他家主子要娶媳妇真的漫漫长路兮~  

  “是。”

第二百三十七章 姑娘的智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