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呕吐

    236  

  “怎么还哭上了?”凤沐璃戳弄她那张真的撑不下去的面具,“这下彻底起皮了。”  

  舞依炫抹了抹,“感动的。”  

  打开他的手,娇嗔道,“别乱碰。”  

  她又回过神,小璃子干了这么多不会还插手了一字阁内部吧。转眼女人的脸犹如这江面的天气说变就变,昂着脖子,“你不会把我的一字阁都给插手了吧?”她可不想。  

  凤沐璃还以为什么呢?“你以为我有多大的能力,能够垄断整个经济产业!我也是给你一些外部的支持而已,像是提供你需要的一些材料什么的其他的我没有插过手。你没说我不敢。”凤沐璃双手举在前面一副示弱不敢的样子。  

  舞依炫看着小璃子很是上道,“很是不错,孺子可教。看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的相信你了。”高高在上的老板娘啊!训斥的“小伙计”却不给面子的指了指后面那“扑腾不已”的锅,他没煮过但是也知道点常识。  

  最后好在救场及时,没有坏了一锅粥。  

  “好吃吗?”舞依炫和他挤在小小的一方天地坐在一块长凳上。  

  凤沐璃毫不吝啬的说,“很好吃。”  

  她很开心他喜欢,“看你饿的还不知道是不是从昨天就没吃过东西了。就知道说我,你还不是一样。”她责怪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要是不好好吃饭你可是不会长过唐希的。”拍拍他的头。  

  “......”凤沐璃这些可是抓紧吃了起来,虽然吃相依旧绅士不过也失了些风度,看来两人一样身高是硬伤。  

  “咱俩好好长高,咱们一定要俯视,绝对的蔑视!”这个雄心壮志一下子燃了起来,噌的一起身差点没给凤沐璃翻下凳子去。  

  好啊!我和你一起慢慢长大长高。  

  ———————————————————————————————————————  

  这是哪儿?头好晕啊,想吐,真的想吐!承受不住了,是不是还有什么苍蝇在耳边晃悠?  

  “主子,这男的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上中下旬齐问道。  

  初一三个脑瓜崩过去,“三个傻子,这是个女的。”不知道这三眼睛怎么长得。“主子这是应该是一字阁的那个木薇姑娘。”他瞅着像!  

  “一个个的都干嘛呢?”南宫傲这傲娇的小眼神翻得,一个两个的给挡着路他看什么呀!“真是的给我退三尺。”  

  这四只立马往后退了,小腿跺的船板直响。  

  还真是!南宫傲一想似乎听着她说是要出远门来着收拾包袱的,是来南国的。“没想到...”  

  “恶...呕...呕欧...”  

  南宫傲这话没说完木薇就往他身上来了份大礼,“呕呕呕~~~”  

  “呼~”木薇可算是吐完了,“这是哪儿啊?”还是甲板上吗?因为她刚才好像又吐乐。之前她上船没多久就开始晕眩呕吐了,还好听小舞的话把药带着了。她这又吐了不是在船上能在哪儿?  

  “南骄?”他怎么会在这儿?“不对,我怎么会在这儿?”  

  “来人啊。”南宫傲估计算是缓过来了,这心里的坎有点高。  

  刚刚退到一边的人简直是要癫狂了,完了主子这下指不定怎么了?“快,准备衣服去。”初一去扶主子。  

  南宫傲简直站不起来了,实在是太恶心了,“给我把这个女的看好了。”咬牙切齿啊。  

  “不准给她水喝也不给吃的。”  

  这对喝了一水缸的咸水来说的人着实有点残忍,可是木薇不在意就他现在这状况能喝的下去也真是好极了!“小气鬼。活该!”也算是报应了,让他之前弄得她一身。  

  “呕~”又开始了。  

  这也吓得南宫傲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木薇想笑又笑不了也是苦了两位了。  

  “药,药,快给我药啊~~”木薇实在是不行了这反应太厉害了,她快坚持不住了。  

  南宫傲算是活过来了,换了衣服还洗了澡却还是觉得自己被那个呕吐物给沾染了气味,“闻闻有味道吗?”  

  初一嗅嗅,这已经是第二十次了,“没有,真的没有。都是花瓣的味道。”这回答这个相同的问题他还不敢用同一个回答去回答,他容易吗?  

  上中下旬摇头,不容易!一哥,为你默哀!  

  “她有没有求着要水喝?”哼,他就不信她不会要水喝,而且还吐了。  

  初一有些支吾,“这个,木薇姑娘一直喊着药,说是给她来点药吃。”  

  “这姑娘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南宫傲好见解,可不是吗!这木薇也算是跑了好几个时辰的江水了,可不得进点水吗?  

  “估计有点。”三胞胎答道。  

  那边木薇算是边爬边吐的跑到了甲板上,好歹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我的妈呀,这个胃大人能不能放过小女子?”  

  “救命啊!”木薇不是矫情而是真的已经脸色苍白嘴唇也是毫无血色的,这下好了真的是横尸在外了,瘫在这里动都不想动可是这船又不听她的的,“呕~”  

  “初一看看去。”南宫傲也是在看不下去了,可是以防万一他会跳起来把这个姑娘扔下去还是免了。  

  “三旬过去看看。”他也不太想去,这姑娘不是一般人儿!  

  三旬这也没人了只好三人并排过去了,也不敢靠近这种新型生物,上旬就问了,“姑娘你没事儿吧?”  

  “你的眼是摆设啊很难看出吗?”木薇现在真的有气无力可是这气儿就是不打一处来,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突然出现一模一样的三个闹心死了。  

  大哥语塞了,老二至少上了,“姑娘,我家主子让...”  

  立马就被“截胡了”,“叫你家主子出来,我成这个样子他是不是还在后面偷笑来着?”  

  现在只剩下小的那个了,刚刚把嘴巴张开,阳光刺眼木薇就捂着眼睛说了,“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啊?怪不得长得一模一样这脑子也都一样的没带出来。快给姑奶奶我找个大夫来。”她真的不行了,这不露出本性镇不住了。  

  “留下两个给我送到房间里面去。”木薇真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了直打滚在甲板上,只见这三货又是一动不动的又来气儿了,“还不麻溜的,干什么!”  

  大嗓门一出动,三旬简直傻眼立马按照吩咐去办,真是忘了主子是哪个了!“是是是...”速度何其之快!  

  这姑娘不得了!这是初一唯一的想法。这不由自主地就肃然起敬三旬一过来这眼睛无处安放的呀,压着低低的头让了条道儿出来,紧接着一颗豆大的汗珠低落脚尖。  

  “人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不早说?”南宫傲立马责备起来,这姑娘八成是晕船得太厉害了导致身体都快虚脱了。  

  初一看着走掉的主子心里呐喊着,不是您不高兴吗?  

  ———————————————————————————————————————  

  “炫儿,你有没有想过你还有亲人?”凤沐璃和舞依炫抵达了南国的码头,不得不说这里正上演着不少的团聚之情。  

  舞依炫看着小女孩跑向自己的父亲那样的开心而妻子也跟着后面小跑起来无言却包含思念,她也笑了出来,“亲人,我家人都死绝了哪里还会想。”  

  这话笑着说出来八成也只有她了,“我是说如果。”  

  “怎么,你触景伤情了?”显然舞依炫不相信。  

  “不是说你呢吗?”凤沐璃也是哭笑不得怎么调转方向到他这里来了,“炫儿......”  

  “好久没来南国了,果然一方水养一方人,看看这些姑娘小伙漂亮的。要是木薇在这里估计就叫了起来。”舞依炫走下了甲板下了船。  

  看来她不愿谈,下次再找机会吧。“慢点走。”  

  这里是南国的中心济州。  

  “和几年前的南国差别还真是大。”舞依炫像个孩子一样的摸摸看看。“看起来不错啊。”  

  凤沐璃倒是不屑,“可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话里有话,“什么意思?”  

  “走吧先把你这身衣服还有脸好好弄一下,不然以为你是逃难来的。”舞依炫脸上的人皮面具真的是战斗到最后一刻,可以阵亡了,这完全移位了有点骇人也就凤沐璃看得下去。  

  “有这么吓人吗?”  

  ......  

  “妈呀,这是哪家的鬼出来了?”舞依炫刚刚看到镜子之后差点没掉凳,这不是人吧!“沐璃啊~”学着唐希的口吻,“你这心可是够强大的。”这也面不改色的,他说的难民还真是客气了。  

  “南国这里的情况不知道飞流告没告诉你?”凤沐璃对她真是没辙了。  

  舞依炫叫痛把人皮面具撕下来其实还好毕竟差不多掉了,“痛痛痛...”  

  “恩,他把信给我看了。不太明白怎么会和那个人也扯上关系的?”

第二百三十六章 呕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