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四章 缺心眼

    234  

  “娘,爹!”舞舜粲进了大堂,眼睛连晃神都没来得及就给人凑上来了。  

  “人呢?”  

  蓝枝直接脱离了夫君和母亲的“包围”,蹿腾到儿子面前这脸是对着儿子,而这眼睛是瞄着后面呢,一瞅这赫连曦旁边有个女子,是不是?“儿子,这不像啊?”看着和他们家不大像。  

  舞舜粲听着娘亲和自己说着腹语也是哭笑不得,也用腹语和娘亲说,“这不是。”一听蓝枝明显松口气。  

  “人没来。”  

  一听儿子给了腹语,得!白高兴半天,“早说啊!”说时迟那时快拧住了儿子的耳朵,“逗你娘是不是?”这熊孩子。  

  “娘。”  

  蓝枝也没多丢儿子面子,拧上了就放下了,站在儿子身边,一看这瘫在人家姑娘身上的是...“呀,是太子!小曦啊!”  

  “舞姨。”赫连曦直了头这身子还是靠在木葵的身上,一手捂着胸膛。  

  蓝枝一看不对劲,“怎么了这是,受伤了?”又看了看木葵,这丫头竟然给赫连曦黏上了?看来有情况。  

  “前几天刺客刺伤了。”舞舜粲解释着和父亲对视了一样,舞父若有所思看了眼赫连曦。  

  “是吗?”蓝枝连忙上前抱抱赫连曦,“孩子真是苦了。”在北国就已经被包围了,这到了锦国却还是逃不掉。  

  又想到赫连娜也是一起跟来的,“公主呢,娜娜没事儿吧?怎么没来不会是受了重伤?”赫连娜武功肯定是没有赫连曦好的。  

  “她无碍,只是有点事情出门去了。”赫连曦赶紧解释。“不知道舞姨和叔儿怎么来这里了?”他这些日子倒是光想着木葵的事了,倒是忘了舞家夫妇这一茬。“莫不是为了舜粲的事?”来回看着舞舜粲和蓝若昕。  

  “嗯哼,先坐着吧各位。”蓝父一声咳嗽出去。  

  舞清走过来把自家夫人拉过去坐下,“这位是?”他知道他这夫人想要问。  

  “这是木葵姑娘,是一字阁的管事。”赫连曦介绍。  

  “舞大人,舞夫人。”木葵很想“摆脱”那块牛皮糖,可是一路上试图都不能够。  

  这姑娘这性子倒是淡漠的很,舞清又问,“木葵姑娘几年前来过北国我们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了。”  

  “有幸舞丞相记得木葵,上届的五国盛典曾去过北国。”木葵表现得不卑不亢,这脸也是一如既往地的冷冰冰。  

  不过倒是没让舞家夫妇留下坏印象,倒是觉得这孩子的性子和赫连曦都是互补,年纪不大却成熟稳重。可现在看这情形这姑娘看起来倒是不大接受赫连曦。夫妻俩互看了一眼。  

  “听说小舞姑娘也是你们一字阁的?”蓝枝实在是忍不住要问了。  

  木葵就答道,“是的。不过最近因为一字阁有点事情,所以和另外一位管事出了远门不在京都。”怎么会问起小舞?刚才她一进来就发现这个漂亮的妇人看着她,而最让她惊讶的是这让她觉得这位舞夫人和小舞竟有那么几分相像!  

  “舞夫人认识小舞吗?”木葵问。  

  蓝枝有些尴尬,“不认识,额...只不过是我二哥一家闲话的时候都提及了这个惹人喜爱的孩子倒是让我想要认识一番这孩子。”  

  木葵一副恍然大悟,“是吗?如果有机会的话,小舞也会很高兴的见到您的。”更加奇怪了,这位舞家夫人说的倒是头头是道可是这闪烁的眼神还是躲不过,最重要的是那股子兴奋和急迫,听到她说小舞不在京都的时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的失落。  

  木葵看了眼赫连曦,还有舞舜粲,这个局是为了小舞?  

  蓝若昕也是今天她姑姑到这里父亲他们也才把真相告诉姐弟俩的,所以立马出来打圆场,“依依应该不久就会回来了,以后大家有的是机会认识。”  

  “若昕,告诉姑姑准备婚礼的时候穿什么样子的衣服?告诉姑姑现在就给你准备着,不然时间迟了就不好了,来,告诉姑姑!”  

  就这问题也就只有舞家夫人问得出来,蓝家夫妇也是一脸的不自然,尤其是蓝石这眼珠子都快把自己妹妹瞪出来个窟窿了。被问者蓝若昕就是这会子是要冒烟了,受益者舞舜粲则是觉得娘亲简直神一样的存在。  

  只有舞清知道自家夫人不过是在转移视线,转移自己心中的悲伤,他也希望这次真的不要再让他们失望了。  

  ———————————————————————————————————————  

  舞家夫妇就在蓝家歇下了,来了京都蓝枝算是真的失眠了。  

  “夫人,该睡了。”真的已经很晚了。“小心身体。”  

  蓝枝靠在舞清的肩上,“阿清,我来京都之前一直在做梦。”  

  舞清知道,每夜她都从梦中惊醒,动静不大可是他是她的枕边人怎么会不知道?抱紧了她,知道她做了不好的梦。  

  “我梦到了十二年前那天夜里,一幕一幕的那样的清晰,甚至连我穿的衣服上的花纹都清清楚楚。”说着蓝枝两行清泪就流了下来却没有什么呜咽声,两眼空灵眼前却回放着那一夜。  

  “那夜,我刚刚替熠熠换好衣服,很漂亮。脚上戴着永慧送给熠熠的脚链。”她笑了起来,“熠熠晃着小脚丫子,铃铛声好听极了。”  

  “我刚刚离开没多久,她就不见了,就不见了......”泪水任凭舞清怎么擦似乎也擦不完,看着妻子一边不同的流泪而眼神也聚不起来焦,他心疼不已。  

  “别哭,别哭...”这些年他说的最多的话或许就是这句了,他不停地用手去抚摸她的头去安抚她,是他的错,是他的错...舞清闭上了眼睛,内疚自责含在了眼中。  

  她吸了吸鼻涕,“阿清,你说这一次或许我真的可以不哭了。你说呢?”她看向夫君,轻柔的问,“会不会?”  

  “希望会。”他不敢确定,“我不想让你再失望一次。”他不知道能不能、值不值得冒这次的险,他怕那几年的情况再次出现。  

  这个男人他什么都不怕,只怕他怀中的女人离她而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而大家关心的主人公舞依炫这边真的是焦急不已,这边正准备渡江去南国,却不料上船没多久就遇到了风浪,暴风雨差点让他们都死在江中。亏得仨人都熟悉水性没有溺水身亡,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木薇和他们冲散了。  

  舞依炫和飞流得到搭救上了一艘商号船。  

  “不知道木薇有没有什么危险?”按理说他们都在一处被冲散应该不会分得太远的,舞依炫也请求这艘船上的人帮忙找一下可惜一无所获。  

  飞流站在舞依炫身边说,“小主子放心吧。木薇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况且这江上的商船也不少应该也会像我们一样得以搭救。”  

  “希望吧。”舞依炫知道木薇水性好,也知道目的地在哪里,或许会在南国那里汇合了。当初因为水路快一些她就选择了,没想到天公不作美。  

  “姐的包裹还有不少的银票都打水漂了,唉~”撅着个嘴巴,这小样看着真是气死了!  

  飞流真是佩服小主子了,这时候还有心思想着这些身外之物,看来这敛财的性子真的不是一般,难怪主子这些年除了忙别的重点就是发展商业上的了。  

  第二日天明了,“OMG,我是不是昨天脑子进水进多了?”舞依炫真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看看能不能出点水来,结果没出水倒是把自己敲得有点晕乎乎的了。  

  “见到我再高兴也不要自虐啊,这种行为还是戒掉的好。”凤沐璃把舞依炫的手从头上拿下来,“炫儿,我好想你。”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抱住了她。  

  果然来找她的决定没错,还是这种感觉好,真实,踏实!  

  舞依炫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等等等,你怎么会来的?”这可是离着京都远着呢。  

  “连夜赶过来的。”被推开了凤沐璃就想着要抱着舞依炫,可是再一次被推开了。  

  “等等等,连夜,你什么时候赶来的?”  

  凤沐璃这张俊脸就被舞依炫的小手抵着不准靠近,但是死死地拼命要越过防线,“昨天。”  

  “你就一天就赶了过来!”舞依炫的声音表明了这世界上就是有一种魄力,那声调可以攀爬珠穆朗玛峰。  

  她一向知道小璃子不会说谎话的,对她更不会。“你是不是缺心眼啊!”舞依炫这一大早就开始施以暴力,“你不累啊,这么远你就不怕自己猝死啊,你看看你这脸憔悴成什么样了?说说马匹都死了几只了?”对着小璃子的手臂开始拍拍拍,真是气死她了!  

  可是凤沐璃却觉得很高兴听得舒心极了觉得赶了这么久这么远的路什么都值得了,“那我现在睡觉好不好?”他是很累了。  

  “那最好!”舞依炫瞪了他一眼,真是不听话。  

  凤沐璃顺势就往舞依炫的床上躺,笑得可听话了,“船上没有其他地方了,可以和你挤挤吧。”  

  “想得美。我要起床了。”这小子真是无时无刻不想占便宜,真的是学坏了学坏了!

第二百三十四章 缺心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