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本不应该

    229  

  “对了听哥哥说,舞相和舞...”  

  “长公主,舞使者。”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舞舜粲立马回头向凤沐清表示礼节,“三皇子。”赫连娜却是一反常态的缩了一缩颈,接着才说道,“三皇子。”生疏极了,连带着距离比之前还要远个不少。  

  凤沐清立马觉得这不对劲了,他以为那晚在璃府之后他们的关系怎么说也算是进了不少,怎么今日态度有种一百八十度的翻转却又有点不像,“长公主是受了惊吓吗?看脸色倒是有些苍白。”  

  “也不知道太子殿下如何听说受了伤?”  

  凤沐清也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可赫连娜似乎不领情,“多谢三皇子关心。我皇兄已无大碍。”眼眉略微低垂并没有看向凤沐清,这让舞舜粲也觉得有点奇怪了。  

  “粲哥,我看我们需要和皇兄说点事不如快回吧。”赫连娜也没给人说话的余地,在后面扯了扯舞舜粲的衣服,示意配合她一些。  

  “刺客一事我们也需要回去和太子殿下商讨一番,三皇子先行一步了。”舞舜粲立马接话向凤沐清告辞,而赫连娜一等舞舜粲说完就端着手一身的优雅,“三皇子告辞!”,好不拖泥带水的走离了这里。  

  凤沐清也是一阵的奇怪,怎么就觉得不大对呢?听书也是一阵奇怪,“主子,咱还走不?”主子在这看什么呢?怎么停住了?  

  这女人还真是一本读不懂的书啊!女人心海底针一点都没错,“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马车上  

  “怎么了,这凤沐清得罪你了?”舞舜粲知道赫连娜一向脾气好,一般什么不大的事儿她也不生气当然生气也不摆在脸上,这要是摆在脸上了可就是大事儿了。这看似很平常但是自小混在一块的哪里听不出看不出?  

  “没有,他有什么得罪我的。”赫连娜摆出一副凤沐清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她需要烦什么?“粲哥,看你这几日挺忙啊?”  

  “是啊!是有点,关乎舞家大事儿。”舞舜粲也是觉得不巧,时机本来刚刚好的,现在怕是要推迟了。  

  “怎么这是要办喜事儿?若昕嫂子的爹给你搞定了?”赫连娜忙转移话题笑话他,“这蓝父蓝家怎么说也算是和赫连皇族也交情匪浅了,我看着蓝父宝贝这若昕呢,你这提亲的道路任重而道远。怕不是因为这个你把你家两老给请了过来?”  

  就这几天她竟然听说这舞家夫妇竟然要来京都了!  

  自从这十年前来过一回锦国京都舞家一家几乎没怎么回过这里,那次正好他们兄妹俩一起来的跟着父皇母后一起出来溜达着玩的,结果因为父皇因为朝中之事还是早早的离开了,他们兄妹俩就逮着机会赖着舞家等着之后一起回国。  

  “这事儿你哥哥我只能给你两个字,呵呵!”他这在蓝家的日子还真是有些水深火热的错觉。怎么说呢?这舅父把就是那把想要把他往死里弄得那把火不把他烧得脱层皮还真是不高兴,他这把还必须陪着老人家把这把火给烧下去。  

  不过还好有舅母这水给他时不时地洒洒,也算是没给烧死。他家那媳妇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子啊他的地盘上这些天倒是尽给他脸色了看了,这当中的原因估计还有小舞的事情。他是很喜闻乐见吃醋的,可是吧,偏生是小舞了。  

  蓝若昕吃醋也是几秒钟的事儿,他可是看见那天在蓝家这姐妹俩去房间说了私房话的,指不定这小舞出了什么鬼点子呢!偏生对着两人他还发不了火,也只能忍着,靠着舅母和外祖母的支持撑着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现在舞舜粲就等着他那对活宝爹娘过来给他撑场面了!可惜啊,这终究还是“事与愿违”的!  

  ———————————————————————————————————————  

  “依依,这飞流是不是看上木莲姐了?怎么老是盯着木莲姐啊?”木薇这一大早过来,舞依炫这后边的飞流的确是保护着舞依炫寸步不离的可是这眼睛倒是更黏着另外一个。  

  舞依炫笑笑,“你倒是警觉。”其实飞流也没看木莲多少次没有木薇说的那么夸张,“你这八卦女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呀1”  

  “有时间咱好好和你说说,人来了,人来了。”舞依炫一看门口处那个南国的大老板来了。  

  木薇一眼望过去还真是长了一张商人的面孔怎么就长得这个样子了呢?  

  木莲开始装作没看见在一边打算盘,这老板倒也是客客气气地开口说,“木莲管事早上好啊!”  

  木莲也是装的一手好惊讶,“洪老板,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不叫个伙计来了不就好了。哪能要您亲自跑一趟?”  

  洪老板依旧客气,“亲自来显得更加诚意,不知道木莲管事现在是否有空?”  

  木莲放下手上的东西,“自然,这洪老板亲自来了就是没空那也是有空的。小舞,薇薇过来。”舞依炫和木薇一听就立马过来了不过就是舞依炫搀扶着木薇过来的,这次飞流杵在原地没动而后一闪而过。  

  “管事。”舞依炫喊着,木薇就是问,“木莲姐怎么了?”  

  木莲没回答先和洪老板介绍,“洪老板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家妹妹,木薇她是对布料方面较我来说是有点研究的,希望这次和咱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如何。”  

  洪老板上下打量了一番木薇顺带看了眼舞依炫,“行,不过这丫头?”  

  木薇不缓不急的说,“我家这丫头是陪我的,因为我这前几天不小心脚受了伤。”还露了露那包着纱布的脚就那样那有点模糊不清的血在上面一样。  

  “行,不过这人可是不要再多了。”洪老板还是同意了,他看着这丫头平平无奇的模样也没什么,这木薇年纪也不大倒是没什么。  

  “那洪老板咱们走吧。”木莲说道,吩咐了伙计看店就走了。  

  几人倒是这来的仓库可是路途遥远。  

  “小舞啊,你说这地方这么远啊?看那个姓洪的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说不会是要把咱们灭口?”这真的是做了好长时间的马车了,木薇实在是忍不住瞎想。  

  “果然你看那个洪老板说话做事一板一眼,就刚才说要带我们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去看了身边的那个随从,像是在征求意见。”舞依炫在木薇耳边耳语。  

  木薇点头,“那洪老板就跟是排练好了似的。”  

  舞依炫手里攥着纸,临走之前飞流放在小角落边的。  

  “(*@ο@*)哇~”舞依炫和木薇在人家仓库一打开这声音简直丢人了。木莲不好意思的咳嗽了几下,“小孩子家没见过世面见谅!”给那边人解释,可心里想着,她俩这戏剧效果可别做得太过了!  

  “哇撒,真是壮观!”木薇其实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布料,各种各样,不是说他多就是让她惊讶了,而是真的是各国的都有,尤其是南国生产的。感受就是他把一个南国的各大布业给缩影在这个大仓库了。  

  舞依炫拧了正在人家布料上流口水的家伙,木薇简直不感觉到痛了,作为一个衣饰服装上面的设计者这简直就是天堂有木有?  

  还好这家伙不忘自己还是个“瘸子”,抬着脚一瘸一拐的抱住光滑的布料,那叫一个亲昵。  

  “这是南国老店那家的。”舞依炫嘟囔着。  

  木薇就一个劲的说,“这像是你之前给我的那件衣服的布料,你不是说给我几匹的吗?”这前后态度变得,叫那边几个手下看的疑惑不已。也还好木薇这丫头还收敛着点,没大声的跟舞依炫声讨。  

  舞依炫真的是没想到这个老板竟然把这批货也收入囊中了,这事儿她不怀疑也不行了,之前南国通货的道路上不少的“失货”她瞄了四周还真是看到不少稀有货匹。没错这里还真的是“天堂”了。但是这一字阁这次的事件不和南国有关她都不信了!  

  有这种能耐遮住了这种明抢似的商家,怎么着也和南国的官吏有关吧!  

  “木莲管事,我家老板之前提出的要求您是否考虑了?我们的仓库毫不夸张的说应有尽有,而且我相信你们所要的布料也只有我们。”那洪老板身边的随从说的自信极了,舞依炫也听出了他这绑架的般的要求。  

  木莲笑笑,“确实,我们要的都有。不过您这价钱方面还真是我们承受不起的。之前你们说你们提供布料我们来制作这没问题,原因也是因为你们的数量要求多这我们一字阁也才答应的。”  

  “其他的客人数量倒是经过我们这次的协商倒是减少了数量所以这布料倒是也算是多棘手的事儿了。我想这布料也就暂时不需要了,不过还是多谢洪老板的援助,若是我们有需要定会找您的。”木莲哪里听不出他这绑定的要求,这钱要是付了她们真的是亏大了而且一旦付不起了他们的要求会是什么?不外乎这个店面的抵押。  

  可是她们又不是走投无路了,这个陷阱还能眼睁睁的往下跳啊!  

  木莲准备带着人走了,这时候那个随从又出来说话了,“木莲管事,您不要硬撑了。我们老板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们源城的店铺的库存根本不足以支持这一次这么多的订单,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绣娘工人。就算是京都总店接济也不一定见得成功。”  

  “说白了,我们也是南国一大富商,对你们这间衣店非常的感兴趣若是你们同意的话不如把店铺承包给我们,我们也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钱的。”嘴角露出了本就应该早就出现的奸笑。  

  说着,这诺大仓库倒是出现了一些本不应该出现的人。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本不应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