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推波助澜

    227  

  舞依炫准备说的时候,木薇先解释起来,“应该不会的。这手法倒是和京都发生的有点像,可是这太过正常反而不正常。一般我们一字阁是专门零售的也就是专注于单件买或者几件买的,所以我们的大客户基本上是长期和固定的几位,所以关系绝对可以说是不会弄僵的。”  

  “毕竟他们做的生意不过是看中了我们的独一无二,若是弄僵了他们找不到第二家了。就冲这点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何况木莲已经和他们做了承诺,优惠和日期都定下了他们没什么理由了。”  

  木薇闪闪目光,“当然,不排除这次其中的那位新来的大客户。”  

  舞依炫觉得这家伙还是有脑子的,“原来你不是只对八卦这种有研究的。”  

  “什么呀,你太小看我了吧!”木薇用胳膊推了推舞依炫,“所以木莲姐你查到了什么?”  

  木莲笑道,“薇薇这丫头倒是精进不少。”木薇一听尾巴就上天了。  

  “我让三皇子的手下去查探一番,那个新客户是南国一家不算大的店铺他们要求我提供二十套衣服不算多,但是我打听到他之前就找了咱们在南国的几个大客户大致内容就是怂恿他们这次多弄一些衣服回去省得再次采购省得麻烦。所以源城这边接了大单子自然高兴,谁知道货源突然断了。”  

  舞依炫大致了解了,看到木薇有点疑惑,“薇薇,南国一向是我们大部分布料的供给来源这你知道的。但是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在南国开的店铺衣店很少因为他们本身是做布料生意的大国所以成衣店制衣坊绝对不会缺的,我们不过在南国首都有着一家衣店。”  

  “所以南国很多商户会在源城这间店订做不少的衣饰去贩卖到南国,这间店算是较大的衣店了,沿途以来你应该看到其他一字阁的分店规模都是不算大的,自然接的大单子也不会多。所以衣店成了最大的目标。”  

  “所以最近应该有人来找你吧!”舞依炫看向木莲。  

  木莲点点头,“不错,正如你所说有人来找我向我提出他们手上有着大量我想要的布匹。昨日才来的人,听口音是南国人,但是那个南国老板的身边的小厮倒是更像个老板,而且是个锦国人。”  

  “那个锦国的人是这源城周边的人吗?”  

  “这我还没查出来,口音有点不像但是也不大确定。”木莲接着说,“放心吧,明天去看布匹正好打探一下。”  

  “看布匹?”木薇不解,“姐,难道这布匹有什么不妥?”  

  “不是,是价钱的问题。我没有告诉他们我们的布料补给已经到了,你们知道他提出的价钱是多少吗?”  

  “价钱?”木薇还真有点猜不到,“反正不是过高就是过低!不过这理由有点说不好。”太低了他们吃亏,毕竟他们要的不是廉价货;太高的话,可能还大一点,毕竟现在他们可能把布匹垄断了。  

  “木莲姐,木葵在信里面告诉你南国那家布料老店准备不再供给我们货源了吧。这次缺的是不是就是那家的?”木薇问。  

  “是的。所以昨日来的人提出的价格是我们之前购买的三倍。”木莲竖起三个手指,木薇张大了嘴巴。  

  舞依炫紧着眉,对一字阁上的事情她比任何人都要重视,“木莲做得好,明日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这么狮子大开口!”  

  “对了,飞流去查查明天我们要见的人。希望尽快。”离开前小璃子说会帮她查的大概也有消息了,“五皇子那边不日就该有消息了,记得立马通知我。”他的实力她不得不惊叹!  

  “是小主子,明日应该就可以给您答复。”飞流恭敬地答道。  

  静待明天吧!等等...  

  “木薇给我干活先!”舞依炫一个大嗓门冲着一来就躺下来的某人耳边叫到。  

  ———————————————————————————————————————  

  这边不平静,京都那边就更加的不平静了。  

  景裕宫  

  “皇儿?”德妃一进来就看见儿子的寝宫里全是打碎了的花瓶,推翻在地的桌椅一片狼藉。  

  “景儿!”德妃也顾不得什么礼仪风范了,小跑到儿子面前,“血?快,来人呐叫御医。”大概是刺伤的,凤沐景的手整个都被扎得满是血,触目惊心。  

  “不碍事的,母妃。”血却还是一直的滴下沿着手指一点一滴的。  

  德妃让一众人等先退下,“景儿,我已经听你舅舅说了。”德妃拿出手帕先给自家儿子简单的包扎一番,“这次的赈灾修筑水坝防洪的事情,听说由你监管之下却建的防御却轰然倒塌,导致死伤无数而被免职了。”  

  大概是触及了凤沐景的痛处又狠狠地踢翻了脚边的圆凳,“这次我没有监管不力,这明显就是有人陷害。”怎么他一到灾区没几天堤坝就裂开了?  

  梅雨时节来了,锦国雨水较多的地方已经又出现洪涝的现象。凤沐景奉旨去赈灾监工防御之事。所以这些天不在京都。  

  “你舅舅说,这次随你去的几个官吏有不少都是叶家阵营的。你舅舅刚刚来报已经查到其中有个监工部下是刑部的,不过这次防灾失误一出现就自动请辞告老还乡了。”  

  “叶宏那个老狐狸!”凤沐景眼里满是恨意。  

  德妃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景儿,这次到底是你大意了。”  

  “若是你留心的话,怎么会让人有机可乘?离了京都耳目不会少的,这一点你会不知道吗?”  

  凤沐景攥了攥满是血的手,“母妃教训的是。”  

  “这次的事情,你父皇龙颜大怒,因为堤坝严重受损受灾人数急剧增加。不过倒是不敢有人去灾区了,朝中上下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怕自己做不好又怕自己会遭殃。这让你父皇更加的盛怒。”  

  凤沐景倒是露出一抹邪笑,“母妃,你说三弟的本事可否足以?”  

  “不过若是再加上一个七弟的话,不是更加的完美?”他既然遭殃了那么其他人还想着闲坐与宫的看他的笑话?“若是赈灾监工的过程中一不小心的失足了,意外发生了!母妃不知意下如何?”  

  “相信你舅舅的人明天在大殿上会有些事情要提议的。”德妃说的很是云淡风轻。  

  “娘娘,太医来了。”宫女在殿外说道。  

  ———————————————————————————————————————  

  凤栖殿  

  “头好疼啊!”凤沐清躺在床上真的不大舒服,一大早的觉得晕眩不已,而且身体有些...不适。  

  “听书,我怎么回的宫?”他记得他昨天是在宫外的花街(青楼那边)的满香楼的,昨天的事情他怎么没什么印象了?  

  听书站在一边实在是有些尴尬,他实在是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啊!“主子,你昨天去追踪那个叶家二少爷叶梓耀听书便大意的和您走失了,所以大概一个多时辰前属下在满香楼的一个房间找到您的,而且主子您衣衫不整。”  

  “叶家二少今早也在花街那边的一个胡同被人带回叶家了。”  

  知道这一点之后听书这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主子终于和女子有了合欢之礼。这个大情报他得让其他三个求着他来!  

  “您是中了催情药而且是难得一见的醉梦。”  

  “醉梦?”这是难得一求的迷情药,无药可解只能男女合欢,不过这药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女子非常的受罪了(大家懂得),不论是男子吃了还是女子吃了都是。不过二人都会如同登临仙境一般就算是你的硬件条件再差也无碍的。所以这药也是为人所追捧的。  

  “据...说,这药是宁城玉家所制的。”听书说道。  

  “那女子是谁?”凤沐清现在只有这个问题。他这刚刚想清了和舞依炫的感情这么快就和别的女子有了鱼水之欢?他现在的心情还真是难以言喻。  

  听书低头答,“属下不知,属下去的时候只有您一人在床上。”  

  凤沐清扶额却鄙见身边的枕头边有一块玉佩,“这是谁的?”  

  “不是主子的吗?我是在主子边上找到的,以为您的,难道是那个女子的?”看到主子的裸体还是有点不大好意思的。  

  这块玉佩......他怎么觉得这块玉佩是他见过的,不是近期的,而是...很多年前,“看来是那个女子的。”  

  “她应该不是青楼女子,而且是京都的大家闺秀。”他知道处子之身的,他昨晚还是有点记忆的,那个女子还是处女。他晃了晃这块玉佩,“没想到还会再见到这块玉佩!”  

  突然他笑了出来,真是命运捉弄!  

  听书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主子怎么就就这么确定呢?不过看来主子没有很在意这件事。“主子,二皇子之前的赈灾事情算是让锦皇陛下大怒。而且今日的早朝主子没去,据回报没有人愿意去灾区,所以锦皇又大发雷霆。”  

  “那个官吏处理好了吗?”凤沐清自然知道这次的凤沐景让父皇失望至极了。  

  “处理好了。他已经告老还乡并且让人护送他的家人去了北国。主子,这一次死伤加剧了。”听书知道主子最在意的还是最后一句。  

  “虽然我们只是推波助澜,把所有推给了叶家,但是那些灾民是无辜的,补偿是难免的。”凤沐清虽然让鹬蚌相争但是害了无辜的人这违背了他的原则,可是做大事的他需要狠下心。  

  “主子,那我现在着手去办了。”听书准备退下。  

  凤沐清喊着,“不用急,明天就有人给我们这个机会了。”这正好他不用去费事了,“先出去吧,让人准备沐浴。”他有点私事。  

  “是。”  

  凤沐清一等听书走掉,赶紧看看全身上下。  

  天哪,他到底做了什么?一向淡定的他也冷静不了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 推波助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