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个女人

    224  

  “怎么哭了?”  

  一条崭新的手帕出现在舞依炫的面前,接着为她拭去了眼泪,可是这中间还是犹豫了一番。  

  “你叫什么名字?”舞依炫抓住了东方莫君的手,她对这个曾经差点害死她的陌生人竟然一点排斥都没有。  

  她认识这个人吗?  

  那天他们几人在夜里倒是聊得甚开,她说让他补偿,口说无凭后来她要了那条手帕过来,而他这次也一口答应。怎么也想不到这条差点害她魂归的手帕竟然又落到了她的手上?怎么会呢?  

  她不过是随口说说。可是那个东方莫君的眼神坚定的让她觉得只要她开口要了,他必会给。  

  “我想听你真正的名字!”  

  东方莫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选择沉默。  

  舞依炫捏紧了手帕那绣着“夜”字的一角,“你是不是叫做...君夜?”这句话带着三分怀疑七分肯定,不对,更加的肯定些。  

  东方莫君的手帕不由得滑落了,“你...”她记起来了?为什么?他还没有来得及让她...  

  “你怎么会知道的?”谁会让她记起来,明镜?不可能,他不会这么做的。“难道有谁找过你?”他收到了消息那么一定还有别人,会是谁?  

  舞依炫感觉得到这个人的恐慌,似乎这件事情她不该知道,可是却又觉得那么奇怪,他担心的似乎又不是这个。“这么说你是君夜。”他没反驳!可是也没承认...  

  “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东方莫君也不打算狡辩了。  

  “梦里。”她的梦里有很多她看不见脸的人,你就是其中一个。  

  梦?东方莫君明显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有人告诉她的就好。“那或许是个荒诞的梦。”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什么,她会梦见他的名字,那么她还梦见了谁?是否只有他?那么他可要拼一次机会?  

  “是很荒诞。”舞依炫破涕为笑,她仔仔细细地看着东方莫君的脸,想要找到和她梦里那个叫做君夜的人相似之处。  

  她又看了眼手帕,磨蹭了一番,“还给你。”她突然觉得不能和这个人扯上什么关系,或者说她不想打扰他。  

  “我的梦可能跟这个手帕有关,大概是这上面有个夜字,而你的名字又有个君字,而我也因为这手帕遭了很多的罪。”  

  东方莫君接过手帕,这一看才觉得那手帕竟然这么旧了,“你,除了梦见过君夜这个名字,还有别的吗?”难道这个越字她想不起什么吗?  

  舞依炫摇摇头,“没有就是只有这个名字。我也只是一时想起来了,毕竟这也是梦里面的。”她笑笑,表示真的微不足道。  

  她还不想说,她那些梦。  

  “是吗?”东方莫君的口吻不知道有失望还是松了口气,“或许这只是别人的梦,淘气地跑到了你的梦里。”  

  “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的确在她的梦里她置身事外,可是却又感同身受。她也希望这只是别人的梦。与她无关,便好了。  

  “你不觉得你我很亲近吗?”东方莫君很想要靠近她,但是...她主动地把手帕还了回来.  

  舞依炫扯扯嘴角,“我们不过是受害者与加害者的关系。”她阐述这这件事,“不过我想我们两清了。”的确感觉他们很要好很亲近,可是她内心深处却不想打破这份陌生,因为内心深处告诉她若是为了他好,那便远离他才好。  

  “我现在活蹦乱跳的已无大碍,我想你也不用补偿了。”  

  东方莫君立马拧起眉,“为什么,不是说好了的吗?”  

  舞依炫别过头去,“因为,因为我不想要了。我也没什么想要的东西。”  

  “可是我想给。”脱口而出,而这话也惊得舞依炫心里一晃。  

  “可是我不想要,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可是给不给是我的自由。”  

  “但是接不接受是我的自由。”  

  舞依炫态度很坚定,可是东方莫君却失了神,就像是多年前的一幕啊!  

  “你应该还要准备去南国吧。路上注意安全,我就先走了。”东方莫君不给舞依炫多说一句话的机会,怎么离开的舞依炫也不清楚。那身影很慌张地逃跑了,也显得那么的落寞。  

  他怎么知道她要去南国?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她搞不懂的事情?她骚了骚头发,她不喜欢这种被包裹在蚕茧里的感觉,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不知道?  

  她往桌子上一趴,只觉得胳膊一凉有什么东西隔着她。  

  “我送你的平安符。希望你喜欢。”没有落款,但是舞依炫也知道这是东方莫君送的了。  

  一块很扁的很薄的玉佩,若是说只有指甲大小倒是小了,但是绝对要比正常的玉佩小上个好几号,而且构造很不同,里面竟然有着漂浮的红色物质,有点像是柳絮的东西,看不清楚形状不过一直在游动像是在找到最佳的形状一样。  

  手上拿着不多时就觉得有股暖暖的气流传递到手心里,一直沿着手开始蔓延一样。  

  “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一定是世间难求的宝贝,而东方莫君竟然这么轻易地送给她了。她是否该收下?  

  “小舞,你在哪?”是木薇在叫她。  

  “来了。”她收收好这东西,抹了把脸就出去了,“我们也该走了,木薇。”  

  ———————————————————————————————————————  

  当大家发现舞依炫和木薇不见的时候已经是快夕阳落下。  

  蓝若昕一脸的无奈,对着拿着信的凤沐璃说,“五皇子看来你要习惯了,依依正常就是这么的不告而别,所以大家也都习惯这样。”  

  大家还是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抱怨和在哪里问她们俩去了哪里怎么不告而别的?大家各司其职,舞依炫去办一字阁的事情,她们也不能坐等吧,毕竟这次京都的一字阁也是运走了不少的物质调动了人员,这里是主,万不可出了差错。  

  “恩,我知道的。”舞依炫其实和他昨夜就说过了,而他也因为有事情而没来得及赶回来。不过飞流这次跟了去倒是也还好。  

  出了一字阁,凤沐璃便打道回府了。  

  璃府  

  “说。”凤沐璃坐在书房的正中,而下方则是飞扬和飞星。  

  飞星先开了头,“主子,据探子回报,北国那边天下阁主并没有回去,之前不过是去往北国的途中不过中途改道了,被跟丢了。前几日查到天下阁主专用的传信术在京都被探子发现。所以那位应该就在锦国京都。”  

  “其次,在京都的传信术是被用来传到北国的信,至于目标则是北国舞家名下的一家学堂。”  

  接着飞扬说道,“源城那边的情况,和小舞主子想的一样,是背后有人在推手,而这幕后之人牵涉到南国官吏——户部尚书。但是这户部尚书本是礼部小官,但是一年前就被提拔成了尚书。”  

  “而南国皇帝年幼而太上皇已是作壁上观,所以大权——大家心知肚明的在那个摄政王南宫相的手上。而摄政王似乎近年来因为南帝已经成人,所以慢慢地收敛了不少,对于六部的管辖倒是松懈了,只在表面宣称掌管了礼部和工部两个紧要不大的部分。”  

  “所以那位官员应该是摄政王的人。”  

  凤沐璃在桌面上点了点指尖,这木桌上的花纹倒是别致,纹路也是细致的雕刻的,这璃府里面的家具大概要不被炫儿翻了新要不被换掉了,不过大部分还是保持了原样只不过加上了点睛之笔。  

  “记得把南国那边的消息传给飞流,巨无细致。”  

  “飞星,你随我去趟天下第一阁。”  

  凤沐璃起身,“还有一件事,你们再去查一个人。叶家的二夫人。事情办得越快越好。”  

  “是!”他二人应道。  

  “殿下,唐萧姑娘来府里了。”管家没有靠近书房而是有了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确保房里人听得见他的传话,也保证了他不会听见他不该听见的。  

  凤沐璃出来说,“去请唐萧姑娘到书房来。”看来她是特意找了唐希去了唐家的时间来找他的。  

  管家低头回道,“是。”  

  “你们先下去吧,记得把唐萧姑娘来的事情对唐希保密。”凤沐璃让那二人先出去。  

  二人有些疑惑,毕竟唐希少爷是主子最信任的人,“知道。”  

  不多时,唐萧推门进来,“怎么,我听说小舞姑娘出了远门?”满面的笑容待关上门,唐萧的面纱也被她取了下来。  

  姣好的面容,没有十四五岁少女的灵动,有的是历经沧桑的成熟。却同样的光彩照人,她有着真实的自己,那是人们一样看得出来的。  

  “好久不见!”  

  凤沐璃攥紧了手,“恩,好久不见。”  

  “你说什么时候知道的?”唐萧看起来并没有讶异他的知情,“看来应该是最近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是不是你和小希刚刚回京都的时候?”  

  凤沐璃保持了好一阵的沉默。没错,就是那次他开始起了疑心,是什么让唐希分了心而成了那个样子。十年来他没有见过这样的他,十一年前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所以他不得不怀疑,去追查。  

  “怎么,是在怪我没有和你们说吗?”唐萧叹了口气,“小璃~”  

  “唐希他眼见为实了,所以他相信了。但是我没有,所以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查了。”  

  “我不怪你,这当中的苦衷我知道,当初不了解,现在我...也明白了。”凤沐璃同样深深地叹了口气,“而你最应该担心的不是我,而是唐希。”  

  这话也让唐萧垂下了眼眉,显得有些暗淡。  

  “姐姐,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想你的离开最受打击的是唐希。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  

  “不过,我想他会原谅你的。毕竟...”  

  “他爱你。”以前的凤沐璃如何也不会会说出这种话的,可是有些话他也明白了需要说清楚,否则后果只会与你的预想背道而驰。  

  唐萧会心一笑,摸了摸凤沐璃的脸,“看来我家的小五真的是长大了,也知道情为何物了!”慈爱的眼神让凤沐璃回到了许多年前。  

  “一转眼,你就长大了。已经不用姐姐的保护了。”唐萧满眼的暖意,顺了顺凤沐璃的头发。  

  “碰”地一声,书房的门被打开了,那道身影站在了门前,直视这二人,“姐姐?”  

  “什么时候这里有了姐弟?”他不知道是怒气还是什么了,出乎意料的事情摊在了他的面前,如此的直白。  

  他,措手不及!  

  十一年前,世人都以为唐家九公子因为大皇子的逝世而哀伤至极,为其守孝。在皇陵里面,十日有余,最后被人发现差点命丧黄泉。  

  十一年前,唐家奉命诛杀逮捕十恶不赦的山贼,却毫无收获。唐九公子却在一夕之间,血洗人海。那日之后,唐九公子的名声响彻整个锦国。  

  十一年前,唐九公子消失了。在大皇子的丧期间,有人看见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衫,乘马出了京都。世人以为那是那一日,他穿着那件血迹不可枯竭的“战衣”。  

  可是世人不知道,唐九公子因为一个女人,一个他守着多年的女子香消玉殒了,而他的魂、他的心也随着她墓碑旁的吹响了风铃的那阵风,也离开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个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