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 九黎

    223  

  再后来南宫傲就被木薇抱住了,抱着玩具熊or枕头的那种。重点是大个儿的!  

  这后半夜,他的头就枕着无比“柔软的枕头”睡了一觉,虽然有点呼吸不畅,不过那种奇妙的感觉还真是无法形容。原来女子的那个部位如此的神奇!他有点...上瘾了!  

  “喂喂喂,我说,你这是在害羞?”木薇踢了踢那位正在拿手捂住脸的仁兄,这明显就是想到了什么啊!难道这孩子想起了什么?她对这个小不点干了什么!  

  “南骄弟弟,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姐姐可半点没有想要那啥你的想法(其实有点),真的,我发四!”  

  这四根手指竖起还真是让人“信服”,“姐姐我不过是睡相不太好罢了。真的真的!”完了,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她到底做了什么?  

  南骄对这个弟弟的身份很是适应,“这个我不好意思说。”这是实话。反正她误会就误会好了。  

  我嘞个去!这一脸的“娇羞的模样”,看的木薇这叫一个沸腾啊!可是理智还是压制了,毕竟真是个乌鸦男!(给她带来厄运的)  

  “总之你别胡说就行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我可以我能做到的我愿意做的。”封口很有必要,“要是出去乱说,还是那句你的下面可能有点危险。”她瞟了眼他的下方。  

  南骄弟弟举起手,“我只有一个问题。”  

  “说。”  

  “下面是哪里?我的下面似乎是土吧,我踩着的东西有危险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家伙不是装的吧!还是故意装的来坑她的!还是这明着来调戏她的!好吧,这口气姐姐先忍着,谁让她是先有罪的人,吸气呼气。“就是你传宗接代的地方,懂了吗?”这礼仪小姐的标准笑容给个满分。  

  “(⊙o⊙)哦,懂了。”南骄弟弟真的没装,这话还真是没人对他说过。  

  不过这房顶上的家伙就有点滑脚了,这谈话的内容还真是别具一格。  

  “你家保镖来了。”这动静大的鬼也醒了。  

  “保镖。”  

  “就是护卫。”  

  “初一下来吧。”他早就知道初一来了。  

  房顶上有些一轻的样子,唰的木薇的房间的窗户就窜进来一个人影,“少爷。”  

  “要是我房顶他了,你得付双倍价钱来赔。”木薇指着初一说。  

  “为什么?”南骄疑惑了,初一同样。  

  木薇解释道,“因为你是故意弄坏的,性质在这里还有你偷听我们说话,不要你三倍已经算不错了。而且姐姐可能好几天不能住这里了。”虽然她也快要不住了。  

  “初一,给钱。三倍。”  

  主子这金口一开,初一就傻了。这女的明显就是在坑咱们呀,主子,能不能不这样花他的钱(请把“他的”这俩字读得重一点),要站出来和这女的据理力争啊。  

  “是!少爷。”南骄话不过一秒,初一这货立马从鞋底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木薇。木薇也是一脸的嫌弃不肯接,“你就不能换个地方的钱给我吗?”  

  “这是在下最后的了。”  

  “不会吧?”混的这么惨。  

  “真的。”假的,初一想着他的鞋底夹层还有几张。  

  “那你先放在桌子那边吧。”看来这南骄也是个“败家子儿”。  

  木薇环抱着手,眼神一凛,“你俩可以圆润的出去了(滚了),多谢,记得跳窗走!”  

  初一:送了钱竟然还被不待见的被赶走了,主子,你到底做了什么?  

  “那么木薇姑娘下次再见了。”  

  “后会无期。”她可不想再见了。  

  南骄和初一两人跳了窗走掉了,不过这南骄手上倒是拿了什么东西,木薇也没看见。  

  ———————————————————————————————————————  

  一字阁  

  不得不闲话一句,今天的一字阁高朋满座,尽管一字阁一向人满为患不过今天格外的多!  

  而大家想看的主人公现在只待在地下室里好一番沉思,而手上拿着一方手帕,和一个她从小挂到大的挂饰——那个红色的奇怪石头。  

  她摸着上面出现的崭新的裂痕,想起了昨夜。  

  她和凤沐璃腻歪了一番说了晚安,接着大力的把这个学坏了的小璃子踢回房间,差点又和他亲上了。再等等吧,她还需要点准备。毕竟第一次有点太过火热了,这个坏小子学东西太快了。  

  她要收收东西准备了。就在她准备把剪刀放好的时候却不小心划到了手,血顺着流下来滴到了她脖子那块挂饰,而她也才发现竟然有了一道裂痕,而接着她便晕了。  

  直到她醒来,本来准备入睡的她晕倒在了桌子前的地下,只穿着白色里衣。大概是冻醒了,太冷了接着她爬上了床,“噩梦后遗症”还在她一时间也睡不着了。  

  就像是之前一样,她无端端的闯进了一个地方,从没见过的地方,别人依旧看不见她,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一次那是个多么美丽的地方,山清水秀这种词完全不够形容。那里明亮,温暖,似乎在这里就是极乐。她看见很多的动物,她没看见过的动物,至少不是她活着的世界会有的。凤凰,独角兽,麒麟,青龙...  

  幼年神兽围绕在父母身边磨蹭,与伙伴在一起嬉戏。它们不同种族却毫无隔阂。  

  这里看来是神兽的地盘。  

  可是风云变幻之间,一切都变了,那里开始变得阴冷,大雨滂沱,雨水几乎要淹没了这块仙境,神兽们四处逃窜,无处安置。  

  似乎有那么道声音传来,“这是你们不肯臣服的代价,你们本就属于神界。”  

  “妄想脱离神界,独居在此真是无稽之谈。”  

  雷电像是雨点一样来得频繁,击中的树木,参天大树压死了不少的兽,幼兽们只能依靠父母叼起而去避难。但是天灾来得太残酷了,幼兽们不少被水冲走淹死,成年兽则是为了保护孩子而牺牲。  

  转眼之间这是地狱。  

  从天而来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九黎的主已经被我等制服,最后的挣扎你们已经没有必要了。”那九黎山上的天空,光芒四耀的东西似乎让它们放弃了这最后的挣扎。  

  嚎叫,怒吼这是这些神兽唯一可以做的,它们要妥协了,子孙后代必须要繁衍下去。  

  它们的王,它们的主不会放弃它们的。它们屈膝于人,向那个自以为清高至上的神界低头。但是它们九黎的子民从来不会属于神界,它们从来都是高贵的,它们种族的诞生是与生俱来的、是天赐的。它们只会向它们信服的人低下头颅。  

  总有一天它们的王会回来解救它们的。多少年它们都可以等。因为它们相信。  

  舞依炫震撼了,或许那些神兽的眼神,它们的别无选择,;又或许是神,他们的残忍。这是为什么?几乎毁掉了一个种族,这么些鲜活的生命对他们来说难道微不足道吗?难道他们不懂这么做永远不会得到忠诚吗?  

  场景再换  

  耀眼的金龙,在九黎山上盘游不止。而九黎山,那里到处充满了吼叫,那是欢呼,那是盛大的欢迎,欢迎它们的王归来。  

  而这一次,依旧是一场恶战,可惜两败俱伤。  

  “吾,九黎之王,金▪九黎,在此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  

  “吾之龙身化为这九黎的川流永不停息;吾之龙骨化为这九黎的群山绵延不绝;吾之眼,左为日,右为月,与神界的日月无异,耀吾子民之光辉。”  

  “吾之爪化为这九黎周身的顶柱,九黎则永存于世,外人永不可涉足侵犯。”  

  苍劲有力的龙之吟,那便是金九黎最后一次龙吟。惊天地泣鬼神,毫不为过。  

  “落落,吾之角...”  

  浑身浴血的女子几乎走不了路,一路爬了过来,“小金,我在的,我在的。你别死,别死...”  

  “你不可以先走的,你还没看见...”  

  “不可以的,你不可以走的...”她会撑不下去的。  

  女子喷吐一口血,气息几乎没有了,悲伤席卷了她,“小金,不能连你也要丢下我。”为什么要替她受那一击?不要走...  

  一路的血迹,她爬到了那巨大的金龙身边,金九黎似乎还有话要说,“落落,不要自责。这本是我九黎的事情,把你卷进来本是我的错。”  

  “落落,记得帮我守护好九黎。”  

  “落落,帮我和巫娉龙女说,今生是我负了她,若有来生我会迎娶她,一定。”  

  “落落,安好。”金九黎给了她抹微笑,而沉沉的睡去。  

  那些人,那些她身边的人,那些她珍重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了,眼泪几乎没有了,她哭不出来了,她也不想再哭了。  

  “小金,落落一定会帮你的。你的东西只会回到九黎。”她勉强地站了起来,看着一点一点变得透明的金九黎,她的眼中没有半点泪水。  

  九黎山群兽的嘶吼,天地之间无一处不在,无一处不可闻见。它们的王守着九黎,而它们的家园将只会属于它们,只会存在它们。  

  “你的九黎谁也不可以侵犯。”这是她,落越的誓言。  

  舞依炫站在一边早已流泪满面,而声音已经发不出了,那是不受控制的。她看见了神界来的一些人,她也看见了那个和叫做落越女子在星空下闲谈的男子——冥冲,还有那个长大了的少年——君夜。  

  “落落?”  

  君夜和冥冲直冲到落越身边,“小金他...”女子没有接话。  

  “带我去魔界,冥冲。”说完落越虚脱了,倒在了冥冲的臂弯里。  

  ......  

  舞依炫从昨夜脑海里一直是这件事,而她脸上的泪,每每直到落入她的口中尝到了那抹苦涩她才惊觉。  

  她很不正常!

第二百二十三章 九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