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纨绔子弟

    215  

  “五皇子。”叶筱柔又喊了一遍,“不知道你们在玩什么,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加入?”  

  “东西不多。”凤沐璃言下之意就是没你们玩的份。  

  叶筱柔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小舞姑娘身体可好,听说你已经恢复了,所以这一次特意让下人去邀你过来,想着见见你。”  

  你不是和小璃子聊得正嗨吗?怎么又有她的事儿了?“看得出我身体棒棒的。”要是真的有心就不会去打扰一个重伤初愈的人,还大老远的让她坐了那么远的马车,是想让她重伤恶化直说就好了!  

  “那就好。”她拍了拍胸口一副幸好的模样,“小舞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借你吉言了。”小舞随口一答,“小愚儿,过来这东西...”小璃子烂桃花自己解决,她这儿忙着呢。  

  这意味深长的一眼啊,看的凤沐璃一脸的无辜。  

  叶筱柔正准备和凤沐璃再说上几句话的,一个丫鬟小跑了过来,“小姐,要放礼花了。”  

  她刚准备有些不悦的情绪,不过听见要放礼花了这心情也暂时搁置,“知道了,让他们现在就放吧。”  

  “是,小姐。”丫鬟匆匆地又跑走了。  

  “妹妹,要放寿辰礼花了。”叶梓荣可真是好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在那边听着那些个官吏说的天花乱坠的也是烦死了,终于逮找个机会逃出来了,还有他想要看看他的小师姐。  

  “哥哥,我就在这里看了。”叶筱柔说道。  

  “这里还不错。”他就顺道呆在这里好了,他的那个小师姐呢?  

  “嗯哼!”像是个长辈的咳嗽声,那种为了引起注意的那种。  

  “师姐,好久不见啊。”叶梓荣一听就知道是他那个老道的小师姐。这一脸的呆样果然还是那个小师弟,“恩,梓荣你长高了。”舞依炫现在就差一把胡子没黏上,看她这一副摸胡子的老头样,装的一副世外高人的老人家,再拿跟挥杖就跟那太白金星没区别。  

  听听这话说的,就跟叶梓荣是她孙子一样。  

  叶筱柔一众人就知道小舞这个孩子真的是没教养果然如此,但是哥哥还随着她闹!她是他嫡亲妹妹都没这待遇。  

  “这年纪上去了,身高可不得上去吗!”憨厚的一笑可是老实人了!  

  “师傅没来吗?”他左看右看也不见他那个风华绝代的师傅,“唐希师傅没来吗?”  

  “你唐希师傅正在泡妞...额不是,正在外头和人家攀交情,没来。”舞依炫答道,“你回来可是还没去看过我啊?”她佯装生气。  

  叶梓荣连忙说道,“师姐,你可冤枉我了,我这因为五国盛典从军营赶到京都的,这些天一直是在巡逻护卫的,这回家算上也没呆上一天,今个刚刚才给放假。这使臣差不多也都要走了不是。真不是忘了去看你的。”  

  “那就原谅你吧。”舞依炫也只是装个师姐的样子,哪里会和他生气,“听说你都混到校尉一职了,不错啊。”拍了拍他的肩膀,她现在也是能够到人家肩膀的了。看不出,还挺有料的,肌肉不错啊。  

  “嘿嘿!”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没什么的。”骄傲的小眼神早就撩起来了。  

  没什么你笑个不停!“你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啊?”这军营的生活枯燥又到处都是大老爷们的,这小子不知道**了没?不对呀,她怎么想这等事儿了,这不是木薇的版权吗?(围观者:明明就是你把纯洁的木薇小羊给带成饿坏的食肉动物)  

  “有是有啦!”这下可真是害羞了,这糙汉子的脸上一朵黑红黑红的色彩浮了出来。  

  “来来来,和师姐说说是谁啊?”舞依炫这就带着叶梓荣去一边详谈了。  

  木蘭一众人喊道,“依依你去哪啊?不玩了?这待会还有礼花看。”  

  她现在哪有功夫啊,朝他们摆摆手,“东西等我下先。礼花你们先替我看着,就来。”看不见她的样子但是就她那“矫情”不成样子的手就知道这孩子没干什么正经事儿。罢了,待会再玩吧。  

  “嘭嘭嘭嘭...”一朵朵绚丽的礼花在叶府的上空绽放,的确很好看甚至不输于之前的结花节那次的烟火。看来花钱如流水。  

  舞依炫就没那个心思看了,又不是给她放的,没空看。“来来来,小师弟和师姐说说怎么回事儿?是哪家的姑娘?你喜欢人家多久了?怎么遇到的?她对你有什么感觉?”  

  “恩...让我想想先。”叶梓荣很认真地在想,“我和她是在军营见面的,她对我好像...拳打脚踢算不算。”  

  “......”  

  “你是不是在逗我?”舞依炫热情的心一下子冷却了了下来,“这时候不是讲笑话的时候。”  

  老实人就是老实人,“没有啊,真的。”  

  “她是我的头儿,她是参领,虽然是个女的但是这军营里没有哪个男的不服气她的。”叶梓荣说的时候立马神采奕奕的,跟刚才的大傻个儿还是有那点区别的,满眼都是崇拜。  

  “你喜欢她?”她怎么觉得这不是喜欢的感觉呢?  

  “也不算是吧,我觉得我现在看得上眼的女子就俩人了。一个是她。一个就是师姐你了。”  

  哎呀呀,这师弟一如既往地很上道。“不错不错,评价很中肯。”舞依炫示意老实人低下一点,摸了摸他的头,“师弟啊,师姐没看错你。”  

  “谢师姐夸奖。”  

  旁人只觉得这叶家大公子傻得不轻啊,虽然没听见这二位在说什么,但是显然这叶家大公子是被忽悠的那一个。  

  “巾帼不让须眉很不错。那姑娘哪的?”听叶梓荣这么一说这姑娘应该不错,要是合得来没准真能在一起。  

  叶梓荣小声答道,“她是端亲王家的郡主。”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她也在京都混了不少年了,怎么好像没听说过哪个郡主是将领?  

  叶梓荣压低声音,“这事儿除了皇室和几个大臣之外没多少人知道的。凤参领不喜欢用这个身份招摇过市所以军营里面除了几个将军高位者其他士兵也都是不知道的。这是最让我尊敬的了。”  

  “这姑娘挺好。”不要家里面的照拂,自己拼闯。她一看叶梓荣眉眼有些沉下来了,“是不是想到自己以前了?”  

  “什么都瞒不过师姐。”确实想到了他自己以前。“实话说纨绔子弟以前在京都那可是我叶少的名头,我称第二那个敢称第一。”  

  “你还骄傲上了?”  

  “不是。觉得当时你的话真的很正确,我要是没去军营估计这锦国最大的纨绔子弟就是非我莫属了吧。”  

  “那是,你师姐说话哪有不正确的!”她大拇指一撇小鼻子那叫一个骄傲!  

  叶梓荣笑笑,“其实刚去军营里面大家都对我还是客客气气的,上级也是对我照顾有加,但是也不过是一时的。我笨但不傻,大部分人都是当我透明的,遇上了就客客气气的背地里都看不起我。他们都知道了我爹向军营的人打了招呼所以我的待遇是特殊的,其实那些个收了我爹好处还是被下压的那些将领都一样看不起我。”  

  “所以刚开始我觉得军营里也没什么苦的。可是后来我渐渐感受到了大家显而易见的排挤和冷漠,讽刺的话越来越多,我也是个直肠子的人我就和他们吵了起来最后打了起来。”  

  “我们几个打架的被处分了,而我们头儿正好是刚刚分过来这里受命监守我们的人。她说在军营里只有士兵和将军,只有上级和下级。她说每个人有着什么样的父母是改不了的事实,而军营以外的地方有着强烈的阶级事实。但是这里是军营,士兵唯一要知道的事实就是服从。服从上级下达的一切命令。”  

  “我还记得她看着我,很是严肃,我当时的的确确被那个女子吓到了。她说身份地位的拥有是要靠自己打拼来的不是依靠父母或是任何人的。想想人们如何称呼你,是叶家大公子还是叶丞相的令郎?亦或是你成为了参领将军称呼你为叶参领、叶将军来的痛快?”  

  “她说在这里我们都是一样的。身份在她这里只算个排泄物,屁!懂么!我们都是一个身份,她的兵。她不会对任何一个人手下留情,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特殊照顾。也不会有人希望。”  

  “她说现在我们的任务是训练,跑步,操练。将来的任务是保家卫国。她是这么对我们说的。”  

  不知道是不是看花眼了舞依炫觉得旁边那个家仆的眼神很是赞扬。  

  舞依炫觉得叶梓荣真的成长了不少,“所以她这番话是使你改变了?”  

  “不能说是改变了可以说是点醒了我。她说的没错,男儿志在四方靠任何人不如靠自己,她一名女子有此觉悟真的很了不起,她可是比我要小的。的确甩掉那些过往的大少爷习惯和脾气真的不容易但是做到之后感觉很不错,觉得自己开始真正的被接纳,被称赞,被批评,被处罚。大家一起操练受训,吃饭睡觉。我有一年都是自己吃饭喝水的...现在才觉得自己活得有血有肉。”想想有些日子真是不可思议。  

  “那你们头儿什么时候成为你们头儿的?”  

  “大概是我进了军营的一年多之后。”  

  舞依炫回道,“那还真是万幸,不然你就可在军营里面孤独而死了。”  

  “恩。”叶梓荣也感叹,“”  

  “她叫什么名字?”舞依炫问。  

  “她叫...”叶梓荣还没说出口就被一个家仆撞到了,“对不起大少爷。”  

  “没事的,人多而已。下去吧。”叶梓荣这一下也没怎么样。  

  “多谢少爷。”这个高高的家仆随即退下。舞依炫特意看了看他的脸,很平淡普通扔在街上绝对认不出,但是就她而言就这样才奇怪。那双眼睛是和那张脸最不匹配的,带惯了人皮面具的她还是有点了解的。  

  舞依炫倒觉得这这个人奇怪的很,她感觉这个家仆似乎在他们旁边很久了,而且这语气怎么也不像个家仆有的,虽说是道歉和敬语但是语气完全没有家仆的恭敬和歉意。  

  “炫儿,怎么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 纨绔子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