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变成可能之木葵篇

    213  

  “你叫什么名字?”  

  “不好意思现在你还说不了话,那会写吗?可以在雪地上写的?”  

  她沉默了,面对这个女孩的问题,这个如此简单的问题她都回答不了。  

  “没有名字吗?”小女孩问,她点头。  

  小女孩莫名其妙地开口,而且语气很高兴,“那很好啊,可以自己起名字多好啊!”  

  “有些人觉得名字不重要,不过有时候名字就是一个人标签,我想好名字也会给人带来好运气的或者是什么积极的东西。”  

  “其实我就是给自己起名字的,我是不是没告诉你我的名字,不好意思啊。”小女孩憨厚的一笑。  

  “舞依炫,是我的名字,好听不?”小女孩笑不见眼,站起了圆滚滚的身子一脸的骄傲。  

  她点头。  

  她指指小女孩又指指自己,小女孩很聪明说道,“是不是你让我帮你取名字?”她连续点了好几下头。  

  “不太好吧,我觉得取名字很重要的。要不你习惯说话以后自己取一个?”小女孩觉得不大妥,毕竟这算是一种烙印。  

  她还是固执的摇摇头,指了指小女孩又指了指自己。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小女孩负手在后一副老派的样子,“这个,这个,需要好好想。”  

  这次,她笑了出来。  

  后来她有了名字,叫做木葵。  

  那个叫做舞依炫的小女孩说,她是来自一个雪岭的人,白雪皑皑,那么闪亮的地方似乎应该有个闪亮又温暖的名字。所以舞依炫她取葵,向日葵是一种追逐着太阳的植物,就连是外观也如同太阳一样温暖入心,希望她摆脱从前的寒冷拥有如今的温暖。  

  后来她木葵有了伙伴,叫做舞依炫、蓝若昕、凤沐心、木蘭、木莲、木薇。  

  后来她们都变成了她木葵的家人。  

  后来她木葵学习了很多,拥有了和喜欢上了这个世界的一些色彩。  

  但,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又觉得一些东西在她的生命中抹不去。  

  “巧的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是我最大的优点。”  

  男子自信醇厚的声音把她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这才惊醒自己居然在回忆过去,她从遇见舞依炫那一年后几乎就没有再回忆过去了。  

  瞧她!真是可笑,没用的人才会回忆过去去让别人同情自己。  

  大概...她真的喝醉了。  

  她听到了那句话,她看着那个男子,或许是月光太柔和,或许是灯光太朦胧,或许是酒香的醉人,又或许是这个男子真的很迷人,一瞬间她真的觉得他们之间是可能的,她不想要放手。  

  可她要说的是,“但你我之间你的优点或许是个缺点。”她感觉到她在打转,她觉得喝醉了她才可以和他说明这些。  

  因为她要说假话,对他。  

  “那为何不试试呢?证明这是优点还是缺点。”他想要拉住她,抱住她。  

  她还是推开了他,“噢!”她跌倒了,跌在绿茵茂盛的地方,不是多么的痛!“哇,这里好舒服啊!”她顺势躺在了草地上,感觉还不错。  

  “没事吧?”他想要拉起她,不过反而被拉下去了,“当然没事。很舒服的。”她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  

  他也躺在了她的身边,头碰头、肩并肩的那种。  

  他转过头看着那个正在仰望天空的女子,少见的面孔,带着新奇和喜悦。  

  她快速地转过头用手指着天空又快速的回过头去,“你看,那颗星在北国我也看过。”  

  “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颗星星,它是不是很亮?”少见的孩童笑颜,他自然喜闻乐见。  

  小时候?她是北国人?“很亮,我也喜欢它。”  

  “当我看不见其他星星和月亮的时候,它像是永远都会在的,那样我觉得还有陪伴的。呵呵~~”她少见的傻笑,然后一直咯咯的笑不停。  

  赫连曦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震撼”那是这个女子给他带来的感觉:你遭遇了什么可怕的经历,有的唯一却是那种触手不可及的陪伴。绝望和悲伤刚才几乎淹没了你,就像是你几乎失去了了所有的生命力,像是要随时离他而去一般。  

  他看着她,很想要去抱抱她,可是怕她抗拒。就算是喝醉了这样的烂醉如泥的她也是自我保护的很好,理智像是不仅仅存在她的心里脑海里更像是蔓延了她的全身每一个地方。她很警惕,从第一面起他就知道这一点。  

  她停止了咯咯笑,侧着头明亮的眸子看着他,也凑近了他一些,他们没有如此的靠近过除了在皇宫那一次。  

  她温柔的一笑,让他也笑了起来。  

  她就这么看着他,很安静,时不时地露出那少见的温柔一笑,似乎很享受这一刻。  

  她闭上了眼睛,吐息在他的颈窝里,提醒着他和她如此的亲密无间。  

  “你很好。”  

  那为什么不接受我?赫连曦暗道。  

  好一会儿过去才听见,“是我不够好,我配不上你,赫连曦。”  

  他想要开口反驳,接着听见了一连串均匀的呼吸声还夹杂着一点均匀的浅呼声。她睡着了?他今晚不知道失笑多少次。抚了抚她的头,“你知道你多么的想让人去保护吗?”他轻轻地把她的头放在他的颈旁,轻轻地一吻在发间。  

  而窝在赫连曦颈间的某个人悄悄地挂起了笑容,看起来很享受很舒服。  

  草地上相拥的两人看起来很甜蜜恩爱,至少在旁人看来是的。  

  “...在你的身边让我想要微笑...”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  

  这句话太轻了,似乎风一吹就带走了,何况这是步入秋时的季节?  

  ———————————————————————————————————————  

  叶府  

  宴会还未开始,不过来的人倒是蛮多的皇宫贵族,达官贵人。  

  “皇兄,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宫?”凤沐心简直无聊至极,听这些大小姐们说着无聊的闲话她可受不了。  

  “等等吧。”凤沐清觉得他这个妹妹真的生错了人家,这宴会还没开始呢。  

  “三皇弟,气色不错。”凤沐景靠了过来,紫玉发冠,黑色金钱蟒绣于胸前加上金丝滚边,腰间挂着上好的白玉羊脂玉佩,挺拔俊伟显得他整个人是那么的凌厉有气魄。  

  至于他身边略高些的凤沐清,修长的身躯,青玉簪束发于间,一枚白青玉指环在手中时不时地转动一圈,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看似平易近人却也让你觉得高贵难以靠近。他立身于此,并不多言也无需动作,清华高贵,这就是人们所看到的。  

  平心而论二人都是无法忽视的,做一个比较如何。  

  凤沐景更像是战场上的先锋领将,风光无限英伟不凡,立下汗马功劳人们看得到他的能力和威严;凤沐清更像是那个在大帐中运筹帷幄的人,调兵遣将、风云变幻之间改变的局势,往往喜欢隐藏和蓄势待发。人群,他只给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  

  一切只待号角吹响之时...  

  “不及皇兄的气色好。”凤沐清答道。  

  舞依炫走进叶府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凤沐清,哪怕清雅朴素!  

  “三皇子你好啊。”舞依炫假意的行礼。  

  “别闹了。”凤沐清丢了个白眼,看得一旁的大臣和他们的子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那个温润有礼的三皇子。  

  “你们怎么来了?”凤沐心跳了出来,“之前没听你们说。”  

  “噢!”舞依炫眼睛往上翻了翻,“人家都追到家里来了,不来也不行啊。”她看了看身旁的凤沐璃,别以为她不知道叶筱柔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看上凤沐璃吗?  

  凤沐璃听出了弦外之音,“我说了不来的。”  

  “是我的错行了吧。”她撅了噘嘴,看了眼木蘭。木蘭无奈的笑着摇头。  

  “长公主,很高兴见到你。”凤沐景要注意的很显然不会是舞依炫那些人的。  

  赫连娜习惯性的端起公主的仪态,高贵优雅,“很高兴见到你二皇子。”  

  “赫连太子没有一起来吗?”  

  “哦,这样的。皇兄因为有事故此来不了了。”  

  “这样啊。”  

  “二皇子,小舞(木蘭)有礼了。”虽然不情愿但这种场合还是要做的。  

  凤沐景不是没看见这个孩子,反倒是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站在他五皇弟身边的孩子,“小舞姑娘你好。”  

  “五皇弟好久不见。”凤沐景原以为他这个被丢弃多年的皇弟不会回来了,没想到他依旧活的很好,不过也可能是表面。也没想到他还会来叶府。  

  凤沐璃像是没看见他,自顾自的理了理舞依炫的面具,就怕它脱落。  

  凤沐景满脸的友好笑意没有那么小气的褪去,只不过眼中的结霜正在一点一点的凝聚。  

  “长公主,大驾光临实属叶某的荣幸。小女的寿辰有诸位皇子及公主的莅临在这里叶某人表示万分感谢。赫连太子没有和长公主一道来吗?”叶宏作为丞相自然是大臣中的中心不过在皇子公主来了,自然要过来问候。所以看到赫连娜来了他也现身到这边来。  

  “因为皇兄有事要处理所以让本公主代表前来向令千金道贺生辰之喜,也万分抱歉不能亲自道贺。还希望叶丞相海涵。”赫连娜大国公主之范尽显。  

  叶宏连忙接话,“长公主能来已是叶府上下的荣耀更是小女的福分。也请公主代表叶府上下向太子道谢牵挂之礼。”  

  “凉儿,拿过来。”这是她让暗卫就刚才来的路中准备的礼物,凤沐璃任性不准备她是北国公主不可以啊!  

  “一点心意。”  

  “多谢公主。”叶宏弯腰行礼,“来人把礼物放好。”  

  “微臣见过五皇子。”叶宏说道。  

  凤沐璃没有冷漠以待,“舅父多礼了。”  

  “臣子还是臣子不能废了规矩。不过这一声舅父我亦是很欣慰,希望今晚在叶府过得愉快。”叶宏倒是一副慈爱的舅父样子,看着让外人觉得倒是舅慈侄孝的情景,但是心里又有多少人想呢?  

  “自然。”  

  叶宏也多看了眼舞依炫一眼,“这是小舞小姐吧,又见面了。”多年前在何府的一面他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  

  “叶丞相好记性。小舞见过叶丞相。”舞依炫说道。  

  “柔儿也提起过你,既是柔儿的朋友希望今晚过得愉快。”倒还是个勇气可嘉的孩子。  

  “自然。”  

  不知道是不是叶宏看错了总觉得这孩子语气和凤沐璃如出一辙。  

  “这位姑娘是?”叶宏觉得这女子有点眼熟。  

  木蘭低头答道,“小女是一字阁的管事,木蘭。见过叶丞相。”  

  “一字阁的管事,又是一位奇女子。本相倒是想要见见你们的阁主了,是什么人能够集结这么一群年轻有为的奇女子。”叶宏摸了摸胡子赞扬起来。  

  “丞相谬赞了。这是我们一字阁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叶丞相笑纳。”木蘭做的很漂亮让舞依炫觉得以前倒是低估了她,“木葵管事和木薇管事因为身体抱恙没能前来感到遗憾,还请叶丞相谅解。”  

  “无妨无妨。总会有机会见到的。”会有的!  

  “那就多谢叶丞相谅解了。”木蘭说话真的是很官方。  

  舞依炫倒是觉得刚才叶宏那句话让她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有点莫名其妙了。  

  一个家仆跑了过来,“老爷,大小姐来了。”  

  “好,知道了。”  

  “诸位皇子公主,恕叶某先告辞了。”叶宏大步地走向后面。  

  叶宏一走,舞依炫立马换了张脸,“妈呀,终于走了。这装的一本正经还真不是偶的菜。”  

  凤沐景看着叶丞相一走这孩子立马耷拉着,笑出了声。这孩子挺有意思的。自然其他人也是。  

  “依依!”蓝若昕眼尖得看到了小伙伴们。  

  之前都行过礼了所以蓝若昕他们也不必和凤沐景行礼了,或者说她都没有把他看在眼里。“你们怎么来了?”俨然这就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小舞。”舞舜粲似乎急于表现在舞依炫面前的存在感,接着又打趣起凤沐璃,“嗨,表弟。”凤沐璃脸臭了起来。  

  “说来话长。”舞依炫叹口气。  

  “见过长公主殿下。”这是蓝石和蓝夫人。  

  “多礼了,很高兴再次见到二位。”赫连娜不同刚才的疏离较之前更显得真心相待一些,“皇兄有事没来。”她冲蓝家夫妇表示暗示性的一眼。之前已经拜访过蓝府了,对于皇兄的事情还是了解了一点,所以这一暗示懂得。  

  “见过五皇子殿下。蓝家夫妇很冷漠的打招呼。凤沐璃也是客气地点点头,不过是皇子和臣子的见面之礼,旁人觉得这对亲舅侄还不如那对假的舅侄。讨论着那个很久之前的话题但是只浅不深。  

  “依依,你也来了。”“木蘭也在。”  

  舞依炫很久没见到这两位了,立马好孩子样,“蓝伯伯,蓝伯母好久不见。”  

  “蓝大人,蓝夫人。”木蘭显然有些表示生疏。  

  蓝夫人夸到,“这孩子好久不见,长高了不少。”舞依炫很享受这个夸奖,她就知道她长高了,长高了,长高了...丢了个得意的眼神给凤沐璃,凤沐璃笑而不语。  

  “越长越水灵了,快是大姑娘了。”蓝石揉了揉她的头,像是父亲。  

  “隔着面具也能看见水灵?”和蓝父对着干的补刀的自然是蓝若愚,就是这货走路发出了一点细微的声响。其他人不知道,这是蓝父特意嘱咐的,以防止这孩子乱跑又惹出什么祸来。  

  凤沐心得意地笑道,“当然水灵了。你不知道...”话没说完就被蓝若昕塞了块糕点在嘴巴里。  

  怎么了这是?  

  “出来了,叶家大小姐出来了。”  

  “来了来了...”  

  这些略微激动地声音都是那些公子哥的,看起来叶筱柔真的很受欢迎,也难怪毕竟是京都第一美人又是大才女。  

  不过在舞依炫听来,这些男的说话的迫不及待的样子和话语就和急着看青楼里头牌没两样,“(*^__^*)嘻嘻……”不好意思她真的不是故意没忍住的。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变成可能之木葵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