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九章 你真的很容易让人去保护

    209  

  “最近沐清应该很忙,你自己别给他惹什么麻烦。”  

  “你少出点事儿,咱们就都安心。”  

  凤沐心撅个嘴,“若昕,不要说的我像个小孩自己一样。”生气的不理她了,别过头也不看她。  

  “哈哈哈...”蓝若昕连带着大家也都是忍俊不禁,这样子要不是小孩子,谁是?  

  “时间不早了,太阳要落山了,木薇咱们今天先回去吧。心儿,皇宫的马车这时候应该也停在了璃府门口了一起回吧。”舞依炫说,“木薇?”人呢?平常这么一说第一个报到的可不就是她吗!  

  “今天这么早!”凤沐璃装的一副讶异,看样子还是不爽昨天的事儿。舞依炫也不理他,也不答他的话。  

  木薇在哪儿?在...那边的桌子边睡着了,这是有多累?  

  “嗬,这黑眼圈是有够重的,怎么了这是?”舞依炫今天都没好好看看她的脸,敢情是这样的!“昨晚怎么了,你们很迟才回去吗?”  

  木葵坐在一边,淡淡地说,“没有,只有她回去的迟,你知道的!”然后就没有了。  

  舞依炫也不指望木葵再多说什么,“木蘭。”  

  “本来是大家一起要回去的,你知道木薇吃夜宵有多么的爱好尤其是那家鹤城汤面,她不吃个几碗觉得不尽兴,所以她就自己一个人去吃了。我昨晚睡得迷糊也听见她房间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时候是子时过后了。”木蘭补充道,“赫连太子和公主后来送我们一起回来的,木薇一个人回来的。”  

  “这家伙最近很奇怪。”  

  “你怎么来了?”蓝若昕看着旁边冒出的蓝若愚。  

  “听见要回去了就来了。”他端着脸色,“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木薇很奇怪?她最近都没心情调戏我了。”  

  “啪!”蓝若昕敲了敲他的脑袋,“就属你最奇怪。昨天回家半路你窜哪里去了?”  

  “是你和粲哥聊得太火热,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俩你侬我侬的识趣的走了。这还不高兴!”立马变鸵鸟的窜到舞依炫的身后,“你自己没眼力见,还怪我一番好意!”他可是瞧见粲哥这眼色使得就差把眼珠子挤出来了,他这姐姐没心眼,说白了就是笨(这话想想就好,不敢当面说。)  

  “混蛋,看老娘不剁了你...吧啦吧啦(字幕君阵亡)...”  

  这边蓝若昕还没发作,木薇就开始“嚎叫”了。  

  “这孩子是说梦话了?”  

  估计是场面太激烈,这孩子一下子惊醒了,搓了搓眼屎迷瞪着眼,“大家都在啊!什么时辰了?”是不是天黑了?  

  “我们准备回去了。”木蘭好心说道。  

  “回去了!”噌的一声立马飙到大家面前,“还等什么,走吧。”  

  “不就是等你吗?”舞依炫一副大家看看这孩子的样子,这以后怎么嫁的出去?“你刚刚做的什么梦杀伤力这么大把你给弄醒了?”  

  “别提了,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拍大腿可见是气坏了,“我梦见那个衣冠禽兽啊就简直了,虽然衣冠楚楚但的确是个人面兽心的人模狗样!这个这个...”  

  “停,咱能不显摆你的成语学的有多好吗?”舞依炫喊停,看向凤沐璃,表示她真的无语了。  

  “那也别扫兴了,回吧。”木薇也不想说了,怕待会她忍不住满大街的去找人,然后给他胖揍一顿。“走走走,回家。”推搡着大家从后门出去。  

  嘱咐好事情,一伙人刚刚出了门,蓝若昕就提了,“我本来想去你那边的,可是今晚得去叶家。”这事儿她可提不起兴致,蓝若愚同样的不愿意。  

  “怎么了?”叶家?  

  “那个叶家大小姐生辰,今天派人送了请柬到我家,后来丫鬟送口信来说娘亲让我和若愚早点回去。”蓝若昕不喜欢那种场合,可是请柬都送到家了,娘亲肯定不会拒绝的,她和若愚也不好驳了娘亲的脸面。叶家就是看她娘亲好说话!  

  木葵悉悉索索的从身后拿出东西,看上去是请柬,说,“你不说我也就忘了,今天有人送来的是叶家的人我没当回事。”  

  所以搁到现在!  

  “看来这个叶家大小倒是挺好客。”舞依炫打开请柬,字体看起来是个女人的字,清秀娟丽。  

  “倒是写得好字,不过这内容我就不大感兴趣了。”立马上手撕了个粉碎,“没有人要去的吧!”  

  你这是容许他们回答了吗?不过还真没有一个人应声的。  

  “可怜的若若,你就和小愚儿相依为命吧。”幸灾乐祸的口吻可是让人火大,不过木薇还是没停,“对了,舞大公子陪着会陪着去吧。”  

  “相信舅母不会介意的。”舞舜粲看蓝若昕的眼神真的是要化了,引得众人纷纷侧过头去呕吐一番,消化系统最近都特别差。  

  “那咱们就分开了,舜粲哥,好好照顾我家若昕,可别让她受欺负了。”舞依炫记得叶家大小姐那几个闺蜜可是对蓝家姐弟不友善。  

  望了眼捣鼓着手上的小玩意的蓝若愚,“把你小舅子看好了!”  

  舞依炫觉得这个妹妹真是值得交,“自然。”随后满意的带着他的媳妇儿和小舅子离开了。  

  “我们也走吧。”  

  木蘭看着赫连兄妹说,“赫连太子今天还要送我们回璃府吗?”和着木薇舞依炫两人挤眉弄眼的。  

  “人家就是想要送某个人回家而已,咱们都是顺带。”木薇小圆脸凑到木葵面前说,结果遭到无情得一掌推开。  

  “要不我们先撤?”舞依炫也起哄说,“小璃子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吧。娜娜,木蘭,木薇闪人!”  

  凤沐璃点点头表示你随意就好。  

  五个人就和变魔术一样的刷刷的不见了,就是赫连娜稍微慢了点,  

  “哥,别说做妹妹的不给你机会。”说完唰的就闪人了。赫连曦第一次觉得这妹妹不是来花他钱折磨他的。  

  这后门人少,现在可就剩下这俩人了。  

  剩下两个人赫连曦倒是拘谨了起来,“小葵,走吧。”木葵一如往常的没有回答自顾自的走起来。  

  赫连曦倒是一副痴汉脸,跟着后面,没说不就是同意了他和她一起回去。这不排斥他送她回去就是表示他的心意她没有拒绝;这不拒绝就表示他有机会,她也有机会同意他们的关系;这不就表示他可以...  

  “你傻愣在那里干什么?”木葵走着走着发现后面怎么没有脚步声了(没错,她听着呢。),只看见他一个人在后面痴痴地笑也不走。  

  “哦,这就来了。”赫连曦意识到自己出糗了,立马抬腿跟上去,“嘻嘻,小葵。”  

  这下轮到木葵停下来了,“你干什么一直喊我的名字?”她其实很奇怪,这个北国太子似乎见到她,说什么话都要带上她的名字一样。  

  “因为这个名字很好听,也很适合你。”他也停下诚实的说。  

  木葵没有任何表示继续默默地向前走,赫连曦也紧跟着,与她并肩。  

  她悄悄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很高大,她需要抬头才可以看见他的整个样貌。  

  “不用偷偷看,我会低下来头给你仔细地看,不然你会很累的。”那张英俊的脸低了下来,确实如他所言,她不用再仰着头。  

  她依旧没有和他说话继续走着,她瞥见整个英俊的男人挂着灿烂的笑容。他有时候让她感觉很傻,但是她的任何动作和想法西湖都逃不过他的眼一样。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安,毕竟这事情几乎很少有发生,即使是舞依炫她们也不能够完全地做到。  

  “我很想要和小葵说话呢!”赫连曦突然出声了,吓得木葵赶紧把思绪收一收,但是没来得及别人下一句话就来了,“虽然很喜欢和你说话,但是更想要知道小葵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是不是也会再想想我呢?”  

  兀地,木葵心里羞红了脸,可脸上依旧白白净净的。  

  “你的鼻子微微有点红还有些冒汗,看来我是猜对了。”赫连曦凑近木葵,指着她小巧的鼻子说道。  

  “...”木葵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是被看穿一样全身赤裸着在赫连曦面前。她现在只想赶紧离这个家伙远远地,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葵?”赫连曦被她突然地举动一惊。  

  她大步地跑,看得见的路她就往里面走往里面跑。“不长眼的,怎么走路的!”粗鲁的声音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对不起,是我莽撞了。”木葵道完歉就想走人,不想纠缠。  

  一只粗壮的手挡住了她的去路,是胡同所以木葵一时走不开,“撞了人就先走,什么态度!妞长得倒是个美人。”  

  木葵拍掉向她脸伸过来的手,“注意你的举止。我道过歉了,你也没受伤。两清!”木葵冷冷的视线倒是让大汉缩了一下。  

  可是那黄牙一露,“哼,这小妞倒是想撇清事实。你怎么知道本大爷没受伤,我这伤你也没看见,我可是感觉不对。你摸摸。”这大汉死皮赖脸地要去抓木葵的手去往自己的胸口上靠,“我这心倒是给你撞得很痛。你摸摸...”这话语说的这是恶心至极,大汉给后面的小喽啰使了个眼色,小喽啰立马会意。  

  木葵早已冷若冰霜,“可以。”大汉一听立马心花怒放,可惜等着他的是一脚朝着他的胸口来的,“可以给你狠狠的一脚。”  

  “大哥!”几个小喽啰忙去扶住那个壮汉,那个会意的小喽啰说时迟那时快朝着木葵撒了一把白粉,“哼!”脸上挂着奸笑,“大哥这女的中了药了。”  

  “咳咳,做得好。”看来木葵这一脚踢得不轻,大汉说话有些不畅。“把这女的抓起来。”  

  木葵也是这商场上混的人,商场上什么牛鬼蛇神没有。自然知道这撒的是什么,“滚开,别碰我。”她有些无力的感觉,四肢软了许多,但多年的练武不说强身健骨这点抵抗力还是有的,所以她再不济也能够解决得了这几个人。  

  随后踢翻了一个人她也就没力气了,还好身上还有着之前若愚给的小玩意,说是会爆炸的那种杀伤力没有火药强不致人命,但伤害力不弱。秉着她良好的射击手法,扔出几个在他们的嘴里或是衣领里。  

  “真是不知死活。”胡同里被“尸体”堵住了路,所幸没有人看见。木葵拖着疲惫的身子靠着墙,药效发作了。  

  “小葵~”  

  “赫连曦,我在这儿。”她喊出最后的声音,只此一次赫连曦,她没有第二次力气喊出来了。  

  这里小巷胡同是著名的错综复杂,她是因为想要避开赫连曦才跑进来的,没想到倒是栽了自己。这里多得是流氓地痞,也是她脑子一热跑进来,希望别再遇到什么人了。  

  一双有力的大手托起了她的肩膀,她眼睛已经看不清谁了,只知道攥紧了手上最后的弹药,“你...”  

  “小葵,是我。”赫连曦握住了她那只手,“对不起让你遇险了。”不过她还真是厉害,这模样一看就是中了迷药、剂量还不轻,这到倒地的五六个男子看来是没少遭到惩罚。  

  赫连曦喂木葵吃了颗药丸,木葵的眼睛也开始清明起来,“好些了吗?”  

  “恩。”还好,是他赶来了。  

  “看来你真的很需要保护。”赫连曦说,木葵看向他再示意他看看这一地的人,“你没瞎吧。”  

  说话不和往常一样,软绵绵的、轻柔极了像个如水的女子该有的声音,就像是他在皇宫那次见到她的时候。他抿了抿唇,“你真的很容易让人去保护。”一把抱起了她,“别挣扎,你也没那个力气。”第一次赫连曦很强硬的对她。  

  骨子里就不是需要别人的她,而她的表现更不会是,怎么会让人说这种话?她错愕!  

  不过他说得对,她的确没那个力气使了,也罢就安静的呆着吧。何况...他的怀里也不赖!赫连曦低着头看见她舒心的靠在他的怀里,嘴角不由得扯开弧度。  

  阴暗的胡同,木葵也没有那个心思再去看了,所以她错过了那个胡同突然出现的黑衣人。  

  “他们动了不该动的人。处理干净。”  

  “是!”几个动作统一的黑衣人答道。  

  不多时,这条胡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二百零九章 你真的很容易让人去保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