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八章 没什么大事

    208  

  “打人是不好的行为。”玉无双立马指着舞依炫“谴责”。  

  舞依炫看着这货,也是朽木不可雕也,“别吃了,那是放了好几天的都快坏了。”这间小房间有几天没来了,也没什么人打扫的,这货就抓起小茶几上的水果就吃。  

  那货砸吧砸吧嘴,一脸自信的说,“没有啊,味道挺好!”  

  算了,算了,不予计较!“把他搬到马车上去吧。”  

  “大晚上的把人家叫过来,免费给你看病了,还叫我给你当苦工。”这汁水迸发的,看起来是没有坏!  

  “少说废话,快点搬。”  

  “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好好,无双哥哥大人,麻烦帮你妹妹抬一抬呗。”等你搬了,她就把手抽走。玉无双点点手(嘴巴正在进行时,点头不大方便),“孺子可教,以后就喊这称呼了。”  

  想得美!  

  俩人就这么抬着架着把人搬出去了,自然主要是玉无双来干这事儿。“这家伙看着挺瘦的怎么这么重,两个人搬,我这都出了一身的汗。”玉无双叫马夫搭把手,他可是累着了。  

  “是啊是啊!”舞依炫自然和着。暗地里早就乐呵着了。  

  “路上慢点,别颠着人了。”她嘱咐马夫,转眼又对卷帘后的人说,“无双,你记得给他吃药可别忘了。”  

  玉无双放下帘子,手上还拿着身下的水果撑不住帘子了,“知道了,知道了。”  

  “走吧!”  

  她退离几步看着马车远去。  

  接着拍拍自己的脸,“好了,开始干活。”关上了后门。  

  所谓前有树后有阴,这一字阁的后门可不就有着一棵大树吗?说来也怪这一片地儿都长不出大树尤其是参天大树,这棵快有一字阁这五层楼之高。不过这树一向作用之大,乘凉纳阴可不止与此。  

  “这棵树长得真好。”明镜站在粗壮的枝干上说,看来她的灵魂完整了,这天赋还是在的。  

  唐萧看望四周,的确这棵树长得真是好,其他的不是发育未完就是止于此均是一人高些的树,有些只能说是小树苗,“看来又是个奇妙的存在。”  

  “说得好...”  

  “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说说话了。唐萧,你我相识应该已有八九个年头了吧。”  

  唐萧靠在了树上,“都这么长时间了,时间真是如白驹过隙。”多亏了这棵树,这里看得到京都的美景,家家户户灯火辉映。  

  “看来在这里才是你归属的地方。这么多年的流浪应该也足够了,该回到那个人身边了。”他了解唐萧,她需要那个人。  

  唐萧扯下面纱,“是啊。”她笑的静谧美丽,“明镜,这么多年来我很高兴可以与你相识一场,我想你真的教会我很多,也帮助我很多。不然我也不会成为今日的唐萧。”  

  明镜回道,“成为唐萧是你的选择。”  

  “不,我也自己能够做到只是改了名字和身份;我想,让我脱胎换骨的是你。”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或者说不是和我们一样,仅仅是个人而已。人们说皇族血统高贵,你拥有怕是比这更加高贵的血统,只是这幅皮囊与人无异而已。”她叙述着,“不论你是神,是魔,是妖,是人,我都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  

  “我也是。”明镜并不惊讶唐萧会这么说,“你和我曾经的那个挚友很相像,你和她说了很是相似的话。”他笑笑。  

  “是吗?不过我可是看不清你的模样,虽然七七八八。想来那个人占据的位置一定很大,在你心里。”唐萧自然听说过明镜的那个朋友,不止一次,但也只有只言片语。而他也从来不说她的名字。她一直觉得缅怀一个人这么多年,而且那是个女人,他们之间不会只有友情;可是明镜却坦然的说他们是朋友,像是家人一样的朋友。  

  记得她第一次问的时候,明镜竟然笑出了声,那是觉得荒诞的笑。那时候她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没有男女之情。  

  “我们经历了很多。”  

  “你还看不清不是我不把你作为我的朋友,而是像你说的,因为我和你不一样。”直白,现在的他很少说话闪烁其词。  

  “而我前些天找到了她,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说她很清楚的看见我笑了。”  

  唐萧扭头看向明镜,“是吗?我倒是也想看看你笑的时候真正的样子。”她看得到他的容貌,可也只比旁人清楚几分。  

  明镜泛起了苦涩,“最好不要有这个机会,到时候你可能就成为了我和是一类的。”  

  “和你是一类的也不错,似乎能力都要比人强不少。”唐萧觉得这个真的不错,她知道明镜的能力有多强。  

  “还是做人好一些...萧,有能力有时候并不是好事。”他宁愿做一个人。  

  “或许你是对的,看你这么多年都是孑然一身的,看来和你一国的八成是不能有另一半的。我已经浪费了这么久了,可不能放手了。”唐萧的话语倒是让气氛缓和不少,明镜的嘴角没有刚才那般绷紧了。  

  “看来我们要在京都分别了。”  

  “这么伤感又伤心的话题提出来真的好吗?起码我也是世人公认的大名鼎鼎的明镜公子的红颜知己,你就这么说出来让我这个红颜知己情何以堪?”  

  “哈哈哈...”明镜大笑起来,“这话还是不要让那个人听见的好。”  

  “听见又如何,只是公认的又不是我们承认的!”唐萧口才一向好,明镜是知道的,不过听着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又是一片沉默,好一会儿...  

  唐萧先开口了,“你是要去找那个挚友了吗?”  

  他一身清华,立在前方显得有些孤寂,“是也不是。我没有多么的刻意去找她她还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此生她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算是圆了多年前一个期盼。当然,我不可否认我不会去找她就是了,毕竟是她。”  

  唐萧点点头,“那个君皇东方莫君,又是如何?之前你去往君国都是孤身前往的,所以你和他的关系很好我并不惊讶。不过他一向没有出席任何场合,这一次突然现身是有什么特别吗?”  

  明镜敛敛心神,薄唇启开,“他是为了一个人而来。”  

  “那个人于他一定很重要。”唐萧看望他,他似乎有些烦恼的样子,她鄙见他的手紧了紧。  

  “恩~”  

  唐萧觉得那个东方莫君,那个君国的君皇或许和他们也都不一样。明镜看起来也不想深谈下去,那她也不会自讨没趣,欣赏景色就好,毕竟他们的座谈在一起的时间或许真的不多了。  

  ———————————————————————————————————————  

  进门的那一刻,舞依炫才发现胸前的挂饰亮了起来,和上次一样是红色。她真的要找个时间好好地看看这玩意了,她觉得她这一次去南国或许可以借机去一趟月国。  

  了解了解那个传说。  

  第二日  

  舞依炫通宵把她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主要是名牌标记改变的事情,还有就是她写了几个问题和方案关于人员排查的事情以及她的一些设计稿等等。她不在的日子得把她该做的事情统统准备好,总店这里她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她的这些都是二手准备以防万一。  

  显然蓝若昕她们来的时候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心里还是惊讶这个孩子的能力和能量,她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至于凤沐璃自然是很生气的来了,单独把她领走然后向她展示独一无二的埋怨责怪,还有关于变相的奖励。  

  他是这么说的,因为她对他“下了狠手”,所以作为惩罚的话,他是个谦谦君子更不是个会打女朋友的男朋友,所以用奖励代替惩罚。  

  所谓的奖励,舞依炫当然知道是什么,可是人家说的头头是道的。不过她的态度是坚定的,在大庭广众之下绝对不可能。  

  凤沐璃自然逮着机会说,“可以,顺便说一下,你欠了我两个奖励,上次的奖励我可是还没得到。”他的记得可清楚了!  

  “色胚!”小脚一跺,立马跑开了。害羞是一部分,觉得他无耻是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她不敢和他单独呆着。  

  “落荒而逃的样子真是可爱!”凤沐璃环手看着跑远的舞依炫。  

  暗处的飞流对着嘴角已经出现羊癫疯状态抽搐的飞星,压低声音说,“你听见了吗?”  

  “...”  

  “说话呀!”飞流再次问,“你倒是...”一回头就懂了,飞星不是不说而是说不了嘴巴抽的回不来了!  

  “啪!”最清脆的大嘴巴子抽的可响亮了,差点就有人听见了。  

  飞流对着口型向他说,不用谢!  

  飞星捂着嘴巴,多谢!  

  下午,凤沐心因为就在璃府所以特意把源城来的信送来了一字阁。  

  “信来了?”  

  舞依炫拿着信,只是轻声嗯了一声,视线没有半点离开信。  

  “说了什么?”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赶到舞依炫那边。  

  舞依炫起了身,把信递给她们,“大致情况在之前已经说了,而这次的是源城周边的城池的确也略受到影响,南国的店铺也是,源城还是最严重的。”  

  “信誉受损,而且传播的速度有点快,让我不得不确信这就是有人蓄意做的。”一连牵扯了好几座城池。  

  蓝若昕跟着说,“昨日按照小舞的分析,我托了父亲帮忙去查查年初到现在有哪些官员出入南国以及近来我国朝中与南国的贸易往来的记载事项和相关人员,估计很快有结果。”  

  “相信蓝伯伯的能力,明天应该就有结果。”  

  不多时,会议室的门开了,凤沐心正无聊的开始数着珠钗上面有多少的碎钻了,“你们终于出来了。”  

  “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昨天她也在璃府呆了很久,但是一直到天黑了她也没见她们几个人回来,皇宫的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她也等不了。  

  “没什么大事,你不用瞎担心。”她们安抚道。  

  “别想骗我,昨晚我等了那么久你们都没回来。而且昨日哥哥还特意的来了一字阁。”皇兄那么忙不管是朝中还是宫里忙的不可开交,她瞧见过。这几晚听掌灯的宫人说他们都是陪着皇兄到天明的,抽了空过来肯定有什么大事。  

  “有事是有,但是我们这么多人还能忙不过来?”蓝若昕拍了拍她的肩膀。

第二百零八章 没什么大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