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七章 很简单

    207  

  凤沐璃能够确定的是他身上是连舞舜粲和赫连曦都分辨不出的血腥味。“炫儿?”  

  舞依炫很平淡,“我今夜并不准备回去了,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你回璃府吧。”她攥紧了木葵交给她的账簿,里面夹着她写给她的纸条。  

  掠过凤沐璃走出去,等到了上去的通道说,“后门走吧,那里出的去。”  

  接着又说,“如果你考虑清楚了是否告诉我你的事情,再来找我说话。我舞依炫不能接受一个什么都不告诉我的人。”  

  “我的要求不多,我不奢求你对我毫无保留,可不是什么都无可奉告。”  

  她一直以为,她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存在,没想到其实一样,一样的拒之心房。  

  “炫儿...”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无从说起。  

  轰然倒地的一声,惊得舞依炫跑了回来,通道里都是她重重的踏着楼梯的声音,“沐璃!”  

  ......  

  她花了好一番力气才把他挪到床上,一字阁她有时也会在这里过夜所以什么都有。她花了钱雇了个人去璃府送纸条。等着来人把他送回去。  

  “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舞依炫还好见不到他那一出流了血或者受伤,这么一来确定是别人的血了,但是不排除是不是受了什么内伤。  

  “呼~”舞依炫重重的叹了口气。  

  望着床上的凤沐璃,“安静的时候最惹人爱了。”看着这般精致的面孔舞依炫还是忍不住抚上了,他的额头,他的眼廓,他的落下的长发,他充满迷人味道的嘴唇...  

  “我们不应该吵架的。”舞依炫说到这自嘲笑笑,“但那就不是情侣了。”  

  “感觉得到你还是那般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似乎和你相识相熟的人都不了解你。其实很让人心疼。告诉我会是造成什么困扰吗?”她见过很多因为一些误会因为琐碎的事情而分手破碎的,她不愿意这样,这些并不值得但也不能不面对。  

  她眼睛盛满爱意,愈发的温柔  

  “我觉得我比想象中要更加的喜欢你。”舞依炫停驻在他的脸颊,如果有旁人在看得到她笑的很快乐。  

  “那为什么还要和我生气?”本应该昏迷的人,那张迷人性感的嘴巴却开了口。  

  舞依炫立马要收回手,可是凤沐璃那里允许,按住她的手在他的脸上,“我喜欢你这样的轻抚我,感觉很温暖。”虽然他也觉得害羞和有些冲动。  

  “炫儿,我们好好说说好不好?”  

  舞依炫来不及收回的何止只有手还有那管不住的心意,他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一直是你不好好说。”她别过头,声音很轻。“该面对的我们始终要面对的,逃避问题没有任何好处。”  

  “我同意,我也不愿意和你这样。因为这里会很痛苦。”凤沐璃带着她的手从他的脸上移开来到他的心房所在。  

  “我也是。”这句话更是声不见闻。咳嗽了一声,她说,“那你愿意告诉我什么?是你这十年的事情,还是唐萧姑娘和你的风流韵事,又或者是说说今晚你这样子又是怎么了?”  

  凤沐璃皱起眉,“不要这么说我和唐萧姑娘,这不尊重她。”  

  她这一听立马噘嘴,所以,他听了她的话重点是纠正她的措词?“哼!”  

  凤沐璃像是大悟一样,笑笑,借力把她拉坐在了他的身边,“我都忘记我的炫儿是个小醋坛子。唐萧是我很尊敬的人,她和我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不可能发生也不会发生。”  

  “尊敬!”他竟然用了尊敬这个词,“我信你。”这就足够了。  

  “这么简单?”凤沐璃显然有些觉得这过程真的很草率。“对!就是这么简单。”她与他四目相对,“看,只要你和我解释了误会,就是这么简单的解决了这个矛盾。”  

  “重点还是你抓住了要点说了。”值得夸奖!舞依炫暗喜,尊敬这个词可是不适合用在前度或是知己身上的。大不了用上尊重,尊敬太过了!太过了!  

  “是吗?”凤沐璃也跟着笑起来,她都高兴了他有什么不高兴呢?  

  “那接下来...”  

  “咚咚咚,开门!”  

  “外面是不是有人敲门?”舞依炫问,玉无双来了?这离着门口那里有点远她不确定是不是听错了。可是好一会儿之后又没有声音了,“不管了,那你可以继续和我说你...”  

  “咚咚咚,开门,小舞!”  

  “是玉无双。”凤沐璃说,舞依炫刚坐下又起来,“这敲门的方式也是没谁了。”气死了,能不能让她问完再来啊!  

  “我去看看。”  

  凤沐璃也要起身,可是一动在发现身上不少处真的有些痛,“我陪你去。”  

  “别了,我去就行了,你好好呆着。”舞依炫坚决不让他去,眼神很是恐吓。这才凤沐璃没去。  

  玉无双在后门那里以每五秒的间隔敲一次门,乐此不疲直到舞依炫来了,“干什么呢?这么迟才开,哥哥我手都敲断了。”  

  “你才在干什么呢?大晚上的,你这种敲门是要吓死谁?”舞依炫这才看明白,这家伙手上拿着不少的吃的,看来是受到一路小贩的诱惑,“马车呢?”  

  “你看不见啊!”玉无双指着他的右边,不由分说的要进去,“找我干什么?木蘭她们都回去了。”  

  “那个赫连曦烦死了,八成是看出来我带了面具,木葵不理他了一直追着我。”  

  舞依炫看到了马车也就放心了,“你还真以为你伪装的很好啊!”来过璃府的那些人,大都是人精,所谓人精之间必有互通。那些男的估计差不多都看出来了。  

  “怎么和长辈说话的!”就他一副白米面小生的脸一横,舞依炫也随了他的脸面,“是,小舞不懂事。”要不是大晚上的把他交出来,哪凉快儿呆哪里去!在他后面办了个鬼脸!  

  “来来来,无双哥哥,给小璃子打把脉。”舞依炫一副喊请的样子活像个拍马屁的小二,不过马屁股很乐意拍!  

  “就知道你有求于我。我要是走了,你这怎么办一天到晚伤痛不断。”玉无双拽的很自然,“带路。”  

  “你要走了?你要去哪里?”舞依炫知道他一段时间就要去游历,无非是采药和多多见识些病例。怎么这话说的像是他不会回来了?玉无双一向说话直,不会有多少的拐弯抹角的,更何况和她说话。  

  “你不是知道的吗?”玉无双笑的很傻,讽刺着她。她还想问下去,可人家已经换了话题,“沐璃,你说你怎么又睡到了床上?”  

  这话,让他们两个人何以作想?  

  “手拿出来。”  

  凤沐璃越过他看向舞依炫,顺便拿了边上的丝绸之类的给玉无双擦手,“炫儿?”  

  “你刚刚晕倒了,我本想着让无双给你看看再把你送回去璃府的,谁知道你先醒了。”她耸耸肩。  

  “好了,拿来吧。”就这小屁孩事儿多。冰凉的指尖搭上他的脉息,“内伤,严重的内伤。”  

  果然!舞依炫急着问,“可伤及心肺之类的?”  

  “还好。之前因为心有郁结(说着舞依炫感到有些自责),不过似乎现在没有了。沐璃内力深厚所以伤的还可以。”玉无双说着,但还是没有收回手。  

  “还可以?”两人面面相觑。这要不是认识的,他们俩一定把这个大夫先打一顿,这话说得什么鬼?  

  “上次给你搭脉没看出来。”玉无双面色一沉,“你的体内与两股真气相撞,因为这次受了内伤的缘故你自己应该也调息了吧?”  

  凤沐璃点头。  

  玉无双接着说,“一般来说,内伤虽需要药物辅助,但是主要的还是靠本人内力的调息会好的快些也会让自己更精进。”  

  他也觉得奇怪,明明这次已经快速地打坐调息但是全然不见好反而内息更加的紊乱了,“我这次刚好情况相反。会不会是那气息冲撞的缘故?”  

  “是了,所以你需要尽快的消化外来的那股真气,让他为你所用否则再遇到这种情况性命难保,外部的冲击越大你体内的反噬也会越大。你体内的那真气不是你自己的,应该是旁人传输给你的,所以和你会有排斥。况且我所探到的是股强大的真气内力,不是你这个年纪能够快速消化,当然也难以承受。”  

  “不过好在你原先的内力也算是深厚助了你可以支撑到如今,也好在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内伤所以没什么大碍,这次的引子让你的问题显露了出来。”  

  “我会给你用药,一是让你的内伤可以快些,而是让你更快的调节你体内的真气内力。不过少不了你自己去好好调息。”  

  这般,玉无双才收回了手,从身上的背袋掏东西,你能够清晰的听见瓶子霹雳呯啷的声音。这是舞依炫特意为了玉无双做的背袋,内里置了很多的小口袋就是为了方便他各种瓶子,“找到了,你先吃一颗,回璃府再给你找别的出来。”  

  又自顾自的说起来,“你们说说一天到晚的让人不省心,看来我得多弄些东西了。”  

  “哈?”舞依炫有点听不懂。  

  “好了吧,回去。这会子我放在炼炉的东西差不多好了。”玉无双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凤沐璃也下了床,“恩,走吧。”望着舞依炫。  

  看舞依炫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样子,“我就不回去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们回去吧,马车就在外面等着。”最后一句话特意说给凤沐璃听得。  

  玉无双显然已经习惯舞依炫这种做法了,“那好,咱们走吧。反正还有看门的大爷在这里,小舞很安全。走,回去给你药吃。”  

  “额~”这孩子说话怎么就和怪蜀黍一样的猥琐,却长了一张被猥琐的脸!  

  “可是...”他不放心。  

  没说完就是一记手刀!

第二百零七章 很简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