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五章 闯进她的生活

    205  

  “嘿!瞧这个珠钗。”木薇捡起刚刚加工修复的东西,“木蘭,你的手简直巧极了。这些东西在你手上简直起死回生。”她可没有这么好的手艺。  

  “用得着每一次都这么惊讶吗?”每一次都大惊小怪让她都不觉得享受这稀奇了,“收起夸张的表情,过了。”  

  “你不承认是你的事,我是控制不住的。”木薇摇了摇手中的首饰,话了还做了“哇!”引得木蘭还是笑了。  

  “的确很巧手。”舞舜粲和蓝若昕走了过来,可惜木薇白眼以对,木蘭微笑致谢,“舞公子谬赞了。”  

  “这些珠钗珠宝上的宝石之类的,应该不会是贵价货,反倒是廉价品。”舞舜粲说的蓝若昕表示这家伙还真是火眼金睛,接着舞舜粲又说,“这些应该是十文钱之内的东西。”  

  他拿起一个廉价的和一个昂贵的,“所以以你的技巧使得这些东西保养修复加以固定装饰之后两者无差别。这两个不是真正的行家根本分不出来价值。”  

  “所以这是称赞。”舞舜粲显然分析的清楚明白,不过木蘭到看不出多么的开心。  

  木蘭匆匆地拿好这些已经修缮好的饰物,“我先去那边摆上架了。”  

  “看样子某人的男朋友不大会说话。”木薇幸灾乐祸中。  

  蓝若昕瞪了她一眼,转眼对舞舜粲说,“木蘭就这样,不大喜欢别人夸奖吧。所以你的独具慧眼以后就默默地摆在心里,知道了吗?”  

  “恐怕不大可能,毕竟我的独具慧眼才捡到你这个宝。”  

  “哦~你们两个可以去找个安静的角落慢慢说吗?姐的眼睛污秽了。”木薇简直受不了这两个了,随便就开始秀恩爱。  

  “哦哦哦...”  

  若昕和舜粲还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就听见木薇犹如猴子样的哦哦叫了。  

  “那边的小情侣似乎情况不大对。”显然吵了有一会儿了。  

  若昕,“这兴高采烈的表情,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不想他们两个好呢?”舞舜粲眨眨眼,不会木薇看上凤沐璃,等等不会!难道是舞依炫?  

  “收起你的肮脏思想。”若昕一眼看穿,“别乱想,她是受刺激了,现在找找反刺激。否则你以为我们这么会知道这么多八卦的,比如璃府的三儿早就和十五早成一对儿了,还有隔壁店铺家的猫生了三十多胎这种诸如此类。”  

  舞舜粲恍然大悟,“这姑娘嫁不出去还真是稀奇。”蓝若昕表示赞同。  

  木薇赶到了“战场”,细细聆听。  

  “你是不是和那个唐萧姑娘认识,看你的回答应该不会是不认识?”  

  “...”  

  “哈,不回答,看起来是默认了。所以你要谈谈你们两个的关系吗?”舞依炫瞄着精光,不过脑子似乎不大灵光了,凤沐璃似乎有些为难。  

  不知道是为难这里有人还是什么,是这个的话这里不过几个人,又不是在外面的人来人往。“你们认识多久了?”还是不会交往过吧,什么红颜知己之类的?显然那个唐萧姑娘的确是个让人不由得去瞩目的人,她是个女的也是。  

  凤沐璃降低了声音,“她是我很重要的人。”显然不想让别人听见,尤其是那个在偷听的某人。  

  妈呀!这是要把她活吞了。木薇缩手缩脚的回到了原位,这太吓人了,还是去瞧瞧别人吧。一眼看去,哦,这两货绝对不要!去找别人玩去。  

  留下若昕和舜粲面面相觑。  

  “你说什么?”不好意思,她是不是耳朵有问题了?“你再说一遍。”  

  不过没等凤沐璃说话,舞依炫再次开口了,“就这样,没有任何的措辞了。说这么长时间你只是最终给我这么一个结论,不加解释?”  

  “炫儿...”凤沐璃有些无力。“别这么无理取闹好吗?”  

  “你和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对你而言很重要,所以我不能知道过多了?好吧。你要是这种什么都不想说的态度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让一下,我要去做事了。”是啊,算是她无理取闹。她抬手离得他远远地甩门离开。看样子他们两者之间一定有着亲密的关系。  

  “炫儿,炫儿...”凤沐璃追了出去,  

  这十年间她不知道的太多了,而他似乎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她什么都告诉他了,但是他一点分享的意愿都没有现在又冒出一个她都觉得完美的女人和她的男朋友有瓜葛而且他男朋友还自称是他重要的人。难道她没有一点权利知道吗?对,她就是无理取闹怎么样!  

  “炫儿!”凤沐清刚刚走进一字阁就看见舞依炫气冲冲的从后面的房间出来,“怎么了?”  

  舞依炫顿下了脚步,“毒舌,走,咱们去枫山。”不由分说的拖着凤沐清的手臂走了,很快,不过凤沐清更快,显然之后是他拖着她了。而他也窥见后面那个急急忙忙的身影,不过正好他是被动的,这次。  

  “啊~~~”  

  空旷的山谷,满山的枫树,不过秋分未至枫叶似乎迫不及待地穿上了此生最美的红妆。这次的山谷似乎还有着有点变化,女子干脆的喊声响彻山谷。舞依炫不喜欢拖泥带水更不喜欢心中束有郁结,这些年很好地学到这点。不过喊过之后嗓子还是有点疼。  

  “重伤初愈,看来你这身子真的是不想要了。”凤沐清嘴上是这么说接着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小包就是用手帕叠着的,拿出一个药丸递过去,随后又好好的收起。看来像是特意带着的。  

  舞依炫毫不犹豫地扔到嘴里,“凉凉的。”  

  “我说,毒舌,我要去南国了。”她不打算瞒着,一字阁的事情她也一向没有瞒过他。  

  “恩,我知道。”其实他很想念那几年他和她一起在外奔波的日子,“我来也是为了这件事。”虽然一字阁基本上是属于舞依炫的,但是他的心血也在里面。  

  “这次我和木薇一起去,你也知道了凤沐璃告诉了我们天下第一阁的行踪所以木薇该告诉你合作成了。”她现在还真不想谈及那个该死的名字。  

  “恩。”他只不过慢了一步,他也知道到了“天下”的行踪,本想着狩猎之后就告诉她的,可是还是被捷足先登了,又发生了那些事。  

  那天夜里,他拖着满身是伤的身子赶到了璃府,可是未见到她的人,因为他那个皇弟将他们都拒之门外。他本想着告诉她这件开心的事,可是当他听见木葵提及她将单独会去见天下第一阁的管事的时候,他除了苦笑还能如何。  

  那日,妹妹想要在璃府住下,他原没有想要阻拦,可是他不争气的身子在离开璃府的那一刻还是倒下了。妹妹因为送他出门而大失惊慌,还是随他回了皇宫,确切的说他被送回了。  

  狩猎的那时,他中了埋伏,他知道是二皇兄做得,他知道那是个警示。他知道这个圈套可能更多是针对凤沐英的,谁料到凤沐英并没有参加,所以凤沐景便把气全部撒到他的头上,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她知道与否都无所谓了,总之这个仇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沐清,你是不是在筹备什么?”望着前面的繁华,舞依炫觉得京都的确很美。  

  他并不错愕,毕竟她是个聪慧的女子,“恩。”他不想瞒她,也没必要。  

  “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舞依炫移开风景望向凤沐清,其实这是个不可能被埋没的人,无论哪一点。“前方路途凶险,于你于我。但是你的命最好留着,否则日后我斗嘴的时候可是有人要缺席了。”  

  “好。”这是他的承诺。  

  “对了,凤沐心今早急急忙忙地回去是怎么了?”舞依炫想起来今早淑妃娘娘一早派人来把凤沐心接回去。  

  凤沐清吐了口气,“是联姻的事情。”  

  “不会是...”不可能的!  

  “不是沐心,是凤沐桐。”他也算是安了心,“总算是躲过一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向父皇的神情,看了眼凤沐桐又看了眼妹妹,又落到他的身上而最后落到了母妃的身上,直觉让他觉得父皇似乎看穿了他们之前的把戏,而且落在母妃身上的落寞他记得清清楚楚,不过母妃似乎并没与抬起头故此也没有看见,或许...  

  舞依炫也长出一口气,“那就好。凤沐桐,就是那个年纪小的八婆,嫁掉也好。”省的祸害人。  

  “...”凤沐清不想作评论。  

  “现在轮到我问了,你刚刚为什么急冲冲地跑出来了?”  

  舞依炫闪烁了几下眼眸,“没有,就是想来这里看看风景了。”  

  她在说谎!  

  “好吧,无聊是你的强项。”  

  “死毒舌。”舞依炫想一脚踩过去,哪知道人家躲过了!该死!  

  “八岁的圈套,你就不要再耍了。真是光长个子不长脑子。”凤沐清坏笑,很少见。  

  舞依炫也炮制地邪笑,“是吗?”走近一两步,狠狠地跺脚下去,“如何?”  

  这次擦边球,显然踩到了但是面积不大,“很好。”凤沐清忍着,果然是她的作风。  

  舞依炫整整衣衫,望着远处不怎么大的一字阁,“毒舌。”  

  “说!”  

  “你知道唐萧吗?”  

  “你知道明镜吗?”  

  “你知道东方莫君吗?”  

  “他们三个像是无端的闯进来,闯进了锦国,京都,这里...”她的生活。

第二百零五章 闯进她的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