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三章 来信了

    203  

  “隔个面具嘴巴都停不了!”重重的敲击桌子的声音。  

  木蘭从后面走过来端着托盘放在了舞依炫的面前,面容是多么的慈眉善目,“来吧,喝下这个可以堵上你的嘴。”  

  瑟瑟发抖,舞依炫总觉得木蘭没有说完话,还有这句,你逃不掉的!  

  “如果这是毒药我会毫不犹豫得喝下!”伸出食指轻轻地推走面前的托盘。  

  “哦,是吗?”一双魔爪按住了悄悄被移动的托盘,“猜对了,对你来说这就是。”  

  “小璃子,木蘭好凶啊!”舞依炫指着凤沐璃告状。  

  凤沐璃现在倒是眼光看着那边。  

  那边,  

  “你好!”  

  “大家好!”  

  “早上好!”  

  三个人一起出现还真是不想注意都难啊!  

  显然一大早就在“卖弄”自己的骚年看到同是一袭红衣的唐萧秒变绅士,至少举止上是。“唐姑娘,早上好!”  

  看着唐希走过去去迎唐萧,舞依炫不由得扑哧一笑,“不知道还以为唐希哥哥你和这位姑娘是要成亲呢?”  

  还别说,这两个都是一身的大红装,虽然那女子看不到脸但是就他们看来绝对的天生一对。不过相比在座的调笑,两位红妆的反应也算是好玩了。  

  唐希倒是一脸的羞怯一样,至少那挂在脸上的红晕应该不会是腮红才对。至于唐萧,倒是云淡风轻,没有一般女子的害羞扭头更没有手帕忸怩,看那弯眉应该是在浅笑吧。  

  “一把年纪了,还在一群孩子面前害羞,真是丢了老脸了!”  

  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嗨了,玉无双竟然破天荒在没有人和他“抢食物”的时间闲聊起来。  

  “哈哈哈,说什么大实话!”唐希做笑仰天长笑接着秒变严肃脸,“哥哥还是大好青年!吃的包子!”把手上原先没放下的包子朝玉无双扔过去。  

  紧接着玉无双一个狼狗扑食,叼到了包子,“多谢!”又一个!  

  “啪啪啪啪...”一阵拍手鼓掌,欢呼叫好。  

  玉无双虽然还是装模作样的戴着面具,但是显然除了吃货本性绝对暴露无遗,其他应该也没有什么能这样的了,毕竟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这货。  

  真是装的一手的好逼!看迷妹小沐心简直要把手拍掉的节奏!  

  “你好啊,明镜公子!”舞依炫打招呼,明镜同样回答,“你早啊,舞姑娘。”  

  “唐萧姑娘你好啊!”  

  “你好啊,小舞姑娘。”  

  舞依炫转而看着那个期盼她和他打招呼的人,这眼神觉得还真是像小狗狗,“你也好啊,欠债的。”  

  “欠债的”那位立马兴高采烈地应道,“你早啊!”  

  这纯真无害的笑容还真是迷惑人心呐,至少在场的诸位女子都油然产生一股想要抱抱他的冲动。舞依炫则是被他那个弧度过大而露出隐藏的小虎牙晃了神,靠之!“是不是后遗症!”舞依炫嘟囔着。  

  本来还好,现在天大亮,他那张雌雄莫辩的脸清楚的可以,她真的有些晃了心神,真的很像,这个笑容,那个可爱的小虎牙。  

  “小夜?”她轻声吐出这两个字,完全的下意识。  

  东方莫君像是舒了口气,看着舞依炫的眼睛更是发亮不止,她喊了...身体上前走向她而嘴巴更是诚实的要回答,“是。”但被制止了。  

  明镜暗地传声给东方莫君,“夜,不要。”  

  明显东方莫君闪过一丝不快,但还是照做缄口不言。  

  “你怎么又来了?”凤沐心这些天完全算是住在璃府了,昨夜还和木葵木薇他们挤在一个园子了,看到东方莫君走了高兴地不行央求凤沐清住在这里一晚。  

  她还以为这家伙听到小舞醒了应该可以走了,没想到还真是厚脸皮的出现在了小舞面前。“我说,你又要干嘛?”连忙走到舞依炫身边,小鸡护犊似的。  

  东方莫君不恼,其他人和他没关系,只要她不讨厌她就好,况且现在他有一个很正当的理由,“本皇伤了舞姑娘,所以我也应该对其补偿,所以舞姑娘算是本皇的债主,直到舞姑娘觉得本皇的补偿足够了。”  

  舞依炫点点头,说的不错。  

  这...也太奇怪了吧!一个是君国的帝皇,一个是锦国的普通少女,而那个君皇居然可以对她做到如此吗?  

  凤沐璃眼睛没瞎,那个东方莫君很显然别有所图。“问题其实很简单,你被刺一剑应该就能补偿了。”他可不希望一个看着炫儿眼睛会发光的男人在炫儿身边左右。或许是直觉,他就是觉得不妙,  

  舞依炫又再次点点头,果然小璃子是最懂她的,她也想这么做来着。  

  但是,“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宽容才是最大的救赎。”  

  “还有就是,他的命我要了也没用,再来重伤或是死亡我想我们也该不会被君国放过吧。”  

  “所以说本着慈悲为怀的善良之心,我决定换一种方式。”让他交出珠宝金银,让他给出君国的通行权,哇哈哈哈,她绝对发了!  

  “看她笑成这个样子,八成是想着怎么掏空人家的国库吧!”木薇就是有着一针见血的能力,“妹妹,把嘴巴合上在意淫好不?咱们还在这餐桌上陪着你呢!”  

  “多说无益。”漂亮的一声脑后勺击打,蓝若昕放下手腾出的手,“好了,大家吃早饭吧。”  

  乌鸦飞过,一排一排的很整齐。  

  暴力昕!舞依炫合上嘴巴乖乖地喝起粥,哦不,“毒药”,“呦,真是难喝。”  

  “你才喝了半勺。”木蘭再次温柔地提醒,很温柔。  

  “那是因为这比毒药还要恐怖。”舞依炫做恶心样,“况且我已经没问题了,要不然我喊两嗓子戏剧给你听。”  

  “嘿,那个...”说唱就唱一向是她的风格。  

  “不要!”木薇,木葵,蓝若昕等人就连蓝若愚都有点忍不住要制止了。  

  “一大早的,咱们最好还是不要弄出人命的好。”木蘭及时地堵住她的嘴巴,抱歉地笑笑,“这孩子估计大病初愈,大家吃饭,吃饭。”  

  “喝药!快点。”  

  “凶什么凶,喝就喝。”一把抓住隔壁隔壁的人儿,“好好喝啊~”  

  “咕噜咕噜...”这水流声就知道木蘭用了多大的碗。  

  “小愚儿,你受苦了,姐姐会记得这个恩情的,下次见到叔叔(蓝父)我会给你说好话的。”舞依炫边倒边拍了拍小愚儿的肩膀。  

  可惜蓝若愚呆滞了,只知道点点头。  

  “来来来,无双把把脉。”舞依炫走到玉无双身边把手递过去,为了不在喝药一定要证明一下,况且她也想知道昨晚是不是错觉的,现在她还有那种获得新生的感觉,骨子里都透着清新。  

  “瞎叫什么,我叫十三(璃府的家丁婢女共有二十余人但是十三名字的这个人因为年纪大了就退休了),十三!别乱叫。”玉无双感觉纠正舞依炫的错误,一脸的干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说谎一样。  

  舞依炫心里喊道,是啊是啊,你要不是十三估计也没有人是了。  

  其他人也配合的干笑,尤其是赫连兄妹,舞舜粲这几人。玉家的这孩子以后真的要成为家主吗?没问题吗?  

  再次搭脉大家也是吊着心的,“如何?”  

  舞依炫倒也有一点紧张。  

  “恩...”玉无双收了手,一脸深意的看着舞依炫,“身体恢复的不错,不过还是要好好调理,木蘭,小舞不用再喝这个药了,你就准备一些补身调养的东西好了。”  

  舞依炫显然知道玉无双还有话没说。  

  “好,这次就饶过你了。”木蘭说,虽然同情若愚,但她可是准备再煎一碗药的。  

  舞依炫噘嘴扬起,哼!  

  “小姐小姐,源城那边来信了。”三儿拿着信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小姐,源城那边来的信。”  

  源城?那是距离南国最近的城池了,“给我。”舞依炫接过信,快速打开,凝重的表情浮上脸面。  

  看不到舞依炫的神情,所以大家也着急。蓝若昕问,“怎么了?”  

  舞依炫收起信,“没什么?木莲来信了,她前些天去了源城这是她从源城传来的信。”木莲来信了,这就是信号,情况不太好的信号。所以木蘭她们四个脸色都微沉下来。  

  “大家快吃早饭吧,耽误这么久也快凉了。大家待会也有事情吧。”木蘭说道。  

  就这么木蘭让人也添置了几双碗筷让那三人也加入了餐桌中,一顿饭吃的大家各有心思。赫连曦和舞舜粲对明镜倒是不是向其他人一样的陌生反倒是有几分熟稔。让舞依炫倒是注意了几分。  

  一字阁  

  “说吧!”木葵开门见山,木蘭关好门也坐在桌子边。  

  木薇紧张问,“难道木莲姐终于要成亲了!”可惜惹得众人鄙视这花痴女。  

  “你脑子里就只有这种事吗?”恨嫁女啊!  

  “不是你说木莲姐在阳城和一个男的抱上了吗?想歪了,怪我喽?”木薇摊摊手。  

  舞依炫撇撇嘴,“别闹了!”  

  “木莲说源城那边的货源出现了问题,基本上瘫痪了。本来和定好的物件因为原料的不足延迟交货,而且现在也得不到缓解,重要的是订单还不小。那边的事情也是脱了近一个月才通知木莲的。”  

  “现在顾客不仅要求退款而且在店里大闹,并且分店的声誉和信誉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声誉急转,客人拿不到货,所以伙计就拿次品的原料顶上了结果被查了出来。”  

  “不过所幸的是次品只有几件说是急于拿出来展示给客户的,但是不巧被看了出来。其他的东西,幸亏脑子还在没有作假了。”  

  其他几个人在看寄来的信,木葵说,“事情不是表面这么简单。还记得盛典之后我和你说的南国长期供给我们一些布料的老店吗?”舞依炫点点头。  

  “这次又是南国那边的事情,而且稀缺的主要就是布料,虽然原料短缺不止一种但是布料的的确确就是南国那家老店的。”  

  “说没有问题怎么可能?几天前我和老板谈过了,他们说可能无法再供应大量的布匹给我们了,我问他原因本来说是这种布匹难以编织而且说绣娘也不够用了,说毕竟这是百年手艺要做好不得急于一时所以没有办法供应。”  

  “是吗?他真这么说?”舞依炫冷笑,真是笑话!  

  木葵嘴角讽刺也盖不住,蓝若昕勾唇一笑,“我让凤沐清去查,那个老板是接了一个大客户,出手不菲高价购买他们的布料,出手阔绰而且很是紧急,南国大小那家老店的分店里,我们所要的布匹几乎都被买走了。”  

  “我也问过了父亲,父亲说了他似乎也收到消息南国最近的出现了大手笔的买家。我问了,父亲提到的几样东西,而那些大都是我们在南国所需的原料。看来这是针对我们一字阁的。”  

  木薇似乎也想到什么,“记得三皇子来说过,你们记不记得,他说南国派往锦国的各大商户货物有不少不是被抢了就是被烧了。不过事件发生在两个月之前,但是按照实际的只有三家商户被抢了。”  

  “谣传被抢的其中有南国商界大户而且镖局也是一等一的所以被放出有十几家都被抢了,最后大家也不知道到底是那几家被抢了,毕竟被污蔑的人自然极尽竭力的证明清白而受害者也就是放出谣言的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木蘭问,“那三家中就有我们合作的那家老店吧。”说完她似乎更加的害怕了,眉心紧蹙,手上的茶几更是被握的像是要捏碎了。  

  木葵搭上了木蘭的手,“你怎么样,你看起来不大舒服?”她在发抖为什么?  

  “没事,只是近些有些着凉。对了,木莲姐有没有说这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木蘭给了一个木葵宽慰脸,让她别担心。  

  “那你要注意身体。府里的事情量力而为,一字阁里还需要你帮忙!你可不能垮了。”舞依炫打趣儿,“这些天你照顾我还要照顾那些来府的人想不累坏都难吧?这几天你就好好歇歇。”显然她也看出来木蘭真的不太对劲,看起来真的不舒服。  

  “好。”木蘭应下。  

  蓝若昕拆开信件,抽出一张,“木莲姐说了,她现在极力补救。几个大客户其中只有一个不是熟客,所以还好。希望让我们这边调货送过去补救,而客户也答应等得及。自然价钱方面削减不少。”  

  “那个新客,木莲姐说很可疑,背景需要我们调查一番。再来就是说源城这边可能有奸细或者是叛徒。毕竟一切来得太凑巧了。”  

  舞依炫沉思,不错大家说的是事实。这件事明显是个导火索,而且尽头就是直指一字阁。南国有什么新冒出来的富商大户吗?变相的收购是需要花大价钱的,竟然不惜血本看来来头不小。  

  小舞嗤鼻,“自古以来,不是只有商贾才会如此,在位者谋权者也需要金钱上的支持和满足。何况政治上得到满足,经济上岂会止步不前。纵观古今,哪个高官权势会是两袖清风?”  

  高官?一定是了,没错了!她不敢想了,会不会是他做的?  

第二百零三章 来信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