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骚包色

    202  

  舞依炫惊落了手上的枪支。  

  这个热是不是说了什么?她分明听见,“落落,我很高兴。”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口吻,可是她却觉得这就是应该属于他的口吻,简单直白,但多了她不能理解的情感。  

  舞依炫猛地推开他,“你刚刚...唤我什么?”这不可能!  

  “他只是有些激动。”明镜拉住了东方莫君,不再让他说下去,冲东方摇摇头示意不要。  

  舞依炫看不清两人的互动,只当自己或许听错了,或许...“言归正传,你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  

  “明镜公子尽管听说你救了我,但是不代表你就能够随意地闯入我的房间。那个君皇,且不说你是有些神经分裂,于情于理你出现在我的房间是不是不大妥?”要知道她可是随时想在他的身上捅个窟窿,毕竟她喝药之前的肺确实有种被人捅了一刀的感觉。  

  “额...”明镜和东方莫君视线实在是移不开这孩子手上的东西,很奇怪似乎也很危险,上下轻敲还真是让人有些在意。  

  “其实,为了表示歉意,我们只是想要补偿一下。毕竟因为东方你才受的伤。你现在醒了但是身体应该未痊愈。”要不是有人整夜的在旁边守着也不至于她现在才醒。  

  明镜一向说话云淡风轻,今天说话倒是有些不同。舞依炫虽然没和他接触过不过和之前宴会上的感觉大有不同,似乎,似乎略有亲近讨好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至于那个东方莫君则是看起来很高兴,而且头点的像个宠物,有些滑稽可笑,不过就这张脸估计也是笑不出来的,笑得出也是花痴脸。  

  “然后...”补偿,还真是...“所以你们准备怎么补偿?”  

  所以这孩子关注点是这个?  

  “先让你的伤痊愈之后再说也不迟。”明镜答道,一如既往的不会吃亏。  

  舞依炫扬起右眉,“你是大夫?”她相信就五国之内玉无双的医术应该算是顶尖的了,不过这是明镜公子啊!  

  “OK。先说明你应该不需要给我喝什么药或者吃什么药丸吧?”今天算是受够了,一大碗的药被木蘭全部灌进她的胃,接着晚上进食之前又是一大碗。  

  明镜很高兴舞依炫没有让她有多少距离感,看来对他还是有些深层的记忆存在的,至少现在这个情况她也不会在房间里甩着手自娱自乐了。  

  “没有你说的。”明镜笑笑,回头看看东方莫君,“你来还是我?补偿?”  

  “就他吧。毕竟错误是他犯得。”舞依炫指着东方莫君说,看起来他也很乐意,至少接着光还能看见他的表情。  

  “乐意之至。”东方莫君说,走到舞依炫的面前,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双手有些无处安放,“恩...我想就之前对你的造成的伤害表示抱歉,对不起。”真的很抱歉,如果可以他希望时光倒流,宁愿受伤的是他。  

  “还有就是对擅自进入你的房间,我和明镜都表示抱歉。”因为担心又开心,想要见你一面,亲自看到你是否真的醒来安好。  

  他的手似乎出汗,至少两手不停地攥紧又放开,“还有就是,为刚才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拥抱你表示抱歉。”原谅他的冲动,但是再次拥抱你的感觉让他觉得这才是真的!  

  他弯腰了,这鞠躬道歉的弧度应该是标准的九十度吧!她真的没想到一国之君竟然向她一介平民道歉三次,虽然很有必要。不过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礼貌。“原谅你了,但是不放过!”她是要安抚金的!  

  “自然。”能够有瓜有葛他自然开心。  

  “那现在开始吧。怎么疗伤?”虽然玉无双的药不错,说话也不是那么费劲了,但是还是有点疼,处处。大概是她被甩出去的时候弄得。  

  无双说她的肋骨有些裂,身上淤青明显要处他就已经看到不少,之前洗漱的时候她自己也检查了,果然有不少处都是乌青瘀紫,不碰还好一碰只想跺脚。  

  沐璃一看到那些手臂上的伤痕眼中的自责她看的很清楚,他眼下的乌青眼圈也很明显,所以在她的万分坚持下让他今夜不要再在这里守着她了。所以在晚上喝茶的时候她让木蘭特意加了点助眠的东西进去,好让他安心睡觉。  

  看起来效果不错,至少现在他没有听见她这边的声响赶过来,也说明了他有多困了。  

  “我会手掌触碰到你的背部。”东方莫君很是小心的说,不知道是怕她介意还是怎么,总之一改之前。  

  舞依炫点点头,只是碰到背部,没关系的。  

  其实东方莫君是不需要触碰背部的,一则是怕舞依炫有些怀疑,二则也算是有私心了。反正现在他的手是放在了上面。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舞依炫只觉得全身上下一股暖流划过,犹如初生一般的,新生!流动的血液重新换上了新的,骨头愈合的清脆声音似乎清晰可见,她若是能够窥探她的身体一切,想来必会见到一番奇景。  

  “好了。”他的手心似乎还有留有她背部的余温,有些不舍。  

  舞依炫松了松筋骨,还真是舒服,灵机一动,“你有这么好的手艺要不来我的店我开间店给你?”绝壁堪称魔术,神奇之手!  

  明镜抽了抽嘴巴,这孩子!东方莫君倒是一脸的笑意,“好啊!”完全舞依炫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一样。  

  舞依炫也被愣住了,尴尬一阵,“我开玩笑的。”这男的真奇怪!转身背过去,“明镜公子啊,这里没什么事儿了,要不你们就先走吧!”她可不知道小璃子的药效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明镜这才看到舞依炫胸前闪着一块光点,那块东西原来在这里,难怪!明镜扯出了较为大的笑容。  

  “你笑什么?”舞依炫问。  

  明镜立马换上了别样的面孔,讶异,“你看得到我在笑?”转而便是欣喜。  

  “你的嘴角就快挂到耳朵根了,感谢月光还算皎洁!”这都看不见她不如去换眼好了!  

  “我是在看你的挂饰。”  

  “怎么,你认得?”  

  “没有,只是很适合你。”认得,那本就是你的。  

  “有眼光,这种古老的东西我倒是很喜欢,像这些文字蛮有感觉的。我觉得和我很有缘。”  

  “恩,看起来不错。”当然,这是他用了另外一种语言亲自写下的。  

  东方莫君打断了两人的话语,“我,明天还能来看你吗?”  

  舞依炫觉得这个人一定是和她有什么关系,否则前后态度也差太多了。之前像是要取了她的性命,现在倒是有些小心讨好的味道。  

  “为了补偿!”东方莫君慌张地补充一句。  

  “可以。”舞依炫觉得她并不讨厌他,甚至于有种要和他亲近的感觉,不至于东方莫君还有那个明镜公子。“明镜公子也是,明日见。”她大概重伤未愈!  

  “好。”明镜的笑意直达眼底。  

  语毕,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看来是有些被吵醒了。  

  舞依炫慌张地回头看看那两个人,这才发现那二人早已不见,“出鬼了。”窗户和门没有的过的痕迹。  

  “炫儿,你怎么了?”果然是凤沐璃。  

  “来了。”  

  推开门,一身素白亵衣,凤沐璃显然挂着担心,“怎么发生什么了?”他听见有声音的。  

  凤沐璃显然很有绅士风度没有踏进房门,舞依炫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没有没有,你听错了。我睡太饱睡不着就自己自顾自的说话咯。”  

  “你看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赶紧的回去睡觉,在家里我没事的。”舞依炫推搡着他去睡觉,被那个东方莫君治愈一番还真是全身轻松,感觉活力十足。  

  “恩,你也早点睡,身体没痊愈还是不要熬夜的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炫儿似乎精神百倍,和他睡觉之前看到的明显不大一样,脸色不再是苍白反而红润极了。和“天下”合作的威力这么大?  

  “好的。”舞依炫也乖乖的点头。  

  ———————————————————————————————————————  

  “我舞依炫又回来了!”  

  一大早的,璃府的餐桌上人满为患。  

  “看起来你好很多?”问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哥八个九个挂着问号但一共十二个人,第十个人是埋头苦干在餐桌的玉无双,剩下两个是舞依炫和凤沐璃。  

  这可是昨天与她说话恨不得夺门而出的人,额~人们,“你看起来气色比小愚儿脸色都好。”木薇说道,“小愚儿的小白脸还真是无人能敌!”  

  “谢谢夸奖。”蓝若愚龟速的说了句话,显然很多人已经淹没了这句话。  

  “葵葵,跟我说说昨天的详情。”昨天她就只被告知了这件事,细节完全无所知。“有没有见到阁主,长得怎么样?我想想,会不会是那种财大气粗的,喜欢穿着骚包色的!”  

  舞舜粲差点烫到舌头。  

  “no、no、no不要对号入座,骚年,大红色不是骚包色而是唐希专属骚包色。”  

  “葵,说说他是不是穿着紫色,带着大金链子的,其实紫色和黄色配上没问题的。不过他是不是特晃眼?”  

  舞依炫这话匣子一开势不可挡。  

  穿着紫色衣衫的舞舜粲这次真的烫到舌头了,“...”  

  “舜粲,你没事吧!”蓝若昕现在可不再喊他舜粲哥哥了,至少在人面前不会了。“六六,那杯凉水。”  

  六六应声去拿了凉水给蓝若昕,“给你。”  

  “谢谢。”该死的滚烫的粥。  

  凤沐璃少见的在众人面前嘴角弧度扯开而且百分之一的人能够看得见,“表哥,这种颜色挺适合你。”  

  “咳咳咳...”该死的冰凉的水。  

  “没事吧!”蓝若昕拍了拍他的背让他好受一点。  

  “你好!”  

  “大家好!”  

  “早上好!”  

  三句不同的问候,三个不请自来的人。  

第二百零二章 骚包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